第二十四章 玉简传阵法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和冯沛凝聊了很久,直到冯沛凝相熟的几个小姑娘找过来,她也笑盈盈的看着,她并不讨厌别人有心跟她交好,但自家眼界越来越高,也确实越来越难以接近了。https://www.kingho.net

“杜师姐不如跟我们一起进红春洞府吧。”

“这个就不了。”杜兰真轻轻摇头,“我已经和卫衔说好一起了,下次吧,下次我陪沛凝一起出去。”

冯沛凝笑着,淡淡的看了开口的那个人一眼,“我们修为低,还是不要给兰真添麻烦了。”她早就料到这些人想借自己为跳板接近亲传弟子,但也要看她们有没有本事,只是一味讨好,指望所有人都吃这一套吗?

忽然有人惊叫了一声,许多人都挤到甲板上去,杜兰真循声望去,只能看见人头攒动,船外是青山无限,不知道人们看见了什么这么惊讶,她和几个师姐妹站起身,也都往甲板上去。

杜兰真走到甲板上,望着船外的景象,一时也惊住了。

干涸的河床深逾百丈,河边的青山数重,其中一座已被挖空了,只留一副外壳,数十丈高的洞口,可容纳宝船进出。洞口设有阵法,从外面无法窥视里面的情状。

周围尽是人,一眼望不见卫衔的影子,杜兰真忍不住皱眉,她既然和卫衔约好了,必然是要一起的,眼下人这么多,怎么找得到?

“诸弟子依照次序排列整齐,不得喧哗。杜兰真、卫衔、令狐璇、方新觉、沙斌,且上二楼来。”金丹真人从屋里出来,对着一楼众人说道。

杜兰真听到金丹真人报出的名字,脸上有一瞬间变得有些古怪,她很快回过神来,向冯沛凝点点头,恰她在楼梯口,便老老实实的走上去了。其实她也可以直接跃上二楼,但不免对金丹真人有些不敬,且越过其他人的头顶,又有些失礼。

老老实实走楼梯的杜兰真成了最晚上二楼的那个,金丹真人见他们都到了,便递给他们一人一份玉简,“麟奂珠不用我介绍,这里是其他几个宗门元婴亲传的一些资料,你们拿去看看,心里有个数。”

杜兰真对面的小姑娘和她差不多大,生的娇俏可人,正眼不瞧她一眼,脸上尽是骄矜,杜兰真接了玉简,心里也不大痛快,待金丹真人转身去主持入山的事情了,凑近卫衔传音道,“令狐璇怎么也在!”

“都是元婴亲传的炼气期弟子,她怎么会不来找麟奂珠?”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杜兰真自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心里不得劲。

“你又没问。”卫衔无辜的说道,心里暗暗想着,要告诉你,你不是早就爆炸了。他有时候真不明白,杜兰真和令狐璇真个冤家似的,明明也没什么大冲突啊。

宝船慢慢驶进山洞中,杜兰真知道卫衔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只是瞧着他冷笑,心想不跟他计较。

一山中空,宝船安然驶进,杜兰真已阅读了玉简里的内容,随着金丹真人下了宝船,登上平台。

“你们极尘宗的可算是到了,就剩你们了。”刚登上平台,就有人呛声。

金丹真人只是笑,“怎么,开始吧?”

挤兑最后一个到场的差不多已经是六大宗门聚首的惯例了,其实大家到达时间相差不多,并不是真的生气了。

“红春洞府里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进不去,也没办法帮小友们解阵了,全靠各位小友的本事了,每个宗门各派一个小友来我这儿稍稍学学,进去也好为大家解阵。”最先抵达红春洞府的有六大宗门二十多位真人,甚至还有元婴真君坐镇,六大宗门敢把弟子往这里送,也是考虑了安全问题的。

极尘宗的金丹真人闻言看了杜兰真一眼,她师从阵道宗师须晨真君,想来于阵法上造诣见识不会低,杜兰真会意,当即从队伍中走出来,往刚才说话的真人那里去了。

“老夫戎林,忝为几位小友解惑。”那位真人很是和蔼的笑了,“进入红春洞府之后,阵法高深莫测,不是你们谁可以单独破解的,需合力同心方能寻到生门。”

他说完,几人会意,纷纷自报家门,赤霄宗的孔正谊、昇阳宗的燕泰、碧落宗的杭溪、明心谷的韦嘉言、六壬阁的曹浦和,其中唯有杜兰真和明心谷的韦嘉言是女修。

“由于技术原因,无法完整收录红春洞府外围的阵法,勉强用秘法刻下,只能允许阅读一次,且一份玉简里内容极其庞大,神识稍弱者很有可能无法读完。”戎林说着,杜兰真忽然觉得眉心一痛,一阵晕眩,她守住心神,尽力维持清醒,十息之后,那股感觉方缓缓褪去了,她只觉得精神豁然一振,向其他人看去,俱是脸色苍白,神采各有不同,她看了一圈,知道自己怕也是毫无血色的模样。

虽然都脸色惨白,神采却各有不同,彼此看了,高下即知。其中以杭溪最佳,韦嘉言、杜兰真次之,孔正谊、燕泰、曹浦和稍逊,但总的来说,相差不是很大。杜兰真看在眼底,心中暗暗称奇,她天生神识强于常人,自从紫阳古城归来后不知怎么的神识更强了许多,与这几人相比竟仍只是平平,六大宗门的元婴亲传,果然没一个普通的。

“你大概没问题。”戎林朝杭溪点点头,“其他几个人就要留心了。”

众人听了,俱是一凛,刚才戎林的考较大家都心中有数,竟然唯有杭溪一个人达得到要求,可见这玉简里内容有多大了。

戎林手一挥,玉简便飞至六人手边,“你们就在此地读取。”他就地下了个禁制。“千万慎重!”

杜兰真伸手接过玉简,心中有些凝重。连金丹真人都不断嘱咐“慎重”的话来,这阵法到底有多复杂?她慢慢放到额前,神识一扫,只觉得无数符号潮水一般向她涌来,在她识海里形成一个又一个看似相同实则不同的阵法,又一遍又一遍的用不同的方法解开、变换,人精神高度集中的时间是有限的,她一个个识记,一开始还游刃有余,慢慢的就有些吃力起来,勉力跟上罢了,时间一长,额前已满是汗水,身子一颤一颤,看着都叫人为她担心。

戎林看着眼前六个人,他们年纪都不大,只能算是孩子,玉简里的信息量他再清楚不过了,以这六人的水平,没一个能完整接受的,只要他们能够撑过四分之三就不算失败。事实上,哪怕他们全部都能接收,也未必能够应对里面变幻莫测的阵法。阵法一道,归根究底不是死记硬背的事情,还是要看破解能力。

等到孔正谊、燕泰、曹浦和三人几乎要晕过去的时候,戎林手里弹出三枚丹药,分别喂到三人口中,三人只觉精神一振,又有余力继续接受了。戎林本来就没打算全靠这几个小朋友,现在喂丹药,不过是想看看这六人的极限罢了。

等到他给杜兰真、韦嘉言也喂下之后,颇有些稀奇的看向脸色惨白的杭溪,低声笑道,“嘿,碧落宗这是找了个小怪物啊!”他有心看杭溪的极限,暂不给他服用丹药。

杜兰真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口中忽然一阵清凉,她精神一振,又有余力阅读玉简了,不由得大喜过望。她慢慢发现这红春洞府的阵法和之前温海蓝带她去的某个洞府里的阵法有些相像,只不过两者就仿佛是炼气期和元婴期的区别。但元婴期都是炼气期发展来的,总有迹可循,她揣着简易版的阵法就好像看了个总纲,阅读的速度更快了三分。本来她发现规律却无力为之,有了丹药相助便不一样了。但丹药也不是万能的。

人体何其神秘,常有乾坤大世界,人体小世界的说法,人总有极限,突破极限确实能有进益,但凡事都有过犹不及,严重透支不仅不会使人精进,反而会有损伤,像神识这种微妙的东西,严重者甚至会痴傻。丹药能为她续航,却不能提高她的极限。杜兰真就像是一力往终点跑的人,丹药能放慢她的速度,却不能使终点推后。

这时戎林发现杭溪终于撑不住了,怀着无限惊叹的弹出丹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修至金丹的人,谁没有一两项长处?戎林最出色的就是神识了,可他仍不免为杭溪的神识之强感到震惊,弹出丹药的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有些松了一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杜兰真的身体又开始一颤一颤的了,大滴大滴的汗珠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不断往下落,戎林叹息一声,又弹出一颗丹药,却是打算接住脱力的杜兰真了。

丹药入口,杜兰真拿着玉简的手却没有放下,戎林忍不住皱眉,这丫头在干什么?她不知道神识严重透支的下场吗?为了一点意气,就搭上自己的未来,这笔买卖划不来。他想出手拦下,又有些犹豫,万一她快读完了呢?元婴亲传绝不是傻子,想来也有自己的依仗。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杜兰真简直像是水洗了一样,身形摇摇欲坠,戎林终于决定拦下,就在他要出手之际,杜兰真手中的玉简忽的化为飞灰。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