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古城故梦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你们遇见的那个摊主,未必是人。https://www.kan121.com”待卫衔把所见所闻说给臧成弘听了,他沉吟了一会儿,“要么就是修为高深的前辈施法,要么就与这消失的紫阳古城有关了。但听他的话语,后者的可能比较大。”他皱眉想了一会儿,“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找失踪的娄小郎,其余的都不重要。只是万一这紫阳古城里有什么存在对修士怨气很大,确实不利于任务。”

杜兰真承认臧成弘说的很对,但她仍不免想到那摊主似苦痛似愤恨的眼神,“那些仙人只管着自己快活,谁管普通人死活?叫他们一声仙人,他们谁还真配得上了!”

十丈软红里,谁也都只是凡人。

如果忽略头顶上灿烂燃烧着的骄阳,沙漠一行还可以称得上很愉快。灿灿黄沙沉默的层层伏着,在烈日的炙烤下相映生辉,一望无际的沙海,尽显庄重。

“以前听人说黄沙古道,无垠沙海,还觉得心向往之,到了沙漠才知道,这儿就只有黄沙古道无垠沙海!”祁易烟抹了抹额角的汗水,愤愤的抱怨道。

“师姐说的太对了!”杜兰真一下子笑出声来。

“我现在收回我之前的话,那些师姐外出准备花伞绝不是闲得慌!果然还是有用的啊!”卫衔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里的太阳怎么会这么毒?”祁易烟抬起头,喃喃道。“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啊?”她转过头看向臧成弘。

“在前面。”臧成弘手里托着一个罗盘,闻言答道,“再走走,应该就到了。”

“真的没有搞错吗?”祁易烟忍不住问道,“这手段准不准啊?”

“家师所赐,怎么会不准?”臧成弘手里的罗盘是柏云露元君赐下的高级货,足可以用到金丹境界的,这四人来做任务,不是为了赚取资源修炼的,反而花出去大把大把灵石,只图个见识经验,若只是寻常修士,只得无头苍蝇般乱寻了。

恰娄小郎留下一滴精血,以罗盘引了,四人本拟轻轻松松找到人的,谁知道用上了罗盘,他们还是在沙漠里乱晃了好几天,一时竟怀疑起罗盘来。

“恐怕这紫阳古城有古怪。”臧成弘明白祁易烟的质疑,但除了相信罗盘,一时也想不出他法。

虽说都是同门,杜兰真和这几人也说不上多熟,祁易烟可以质疑臧成弘,而杜兰真若是想和臧成弘打好交道就不好轻易质疑,关系总是处出来的,需要时间积累。

四人无法,只能继续在茫茫戈壁上乱转,亏得他们家底颇丰,才能长期保持着灵气充沛的状态,又逡巡了几天。

这日,西方的天空忽改了颜色,四人还没有所反应,黄沙便呼啸而来,铺天盖地,戈壁仿佛真的变成了起起伏伏的海面,一个浪头迎来,杜兰真只觉一股大力迎面撞来,将她连人带灵符拍在沙面上,身下的寒潭鹤影符所化的仙鹤垫在她身下,细细的骨架膈得她生疼,背上已经覆上一层黄沙,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几乎是一瞬间,杜兰真收回了灵气,寒潭鹤影符又化为一张薄薄的灵符,安静的躺在了她的戒指里。她一运灵气,身后的黄沙炸开,她身上才一轻,还不待起身,又有黄沙落下,杜兰真只来得及换个更方便些的姿势。她再次运转灵气,趁着空荡站起身,来不及高兴,就觉得身上一股巨力使她扶摇而上,飞上九霄,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随风起起落落。

杜兰真长这么大,还从没有离开地面这么远,虽有新奇,不免为惶恐掩盖,只能随风起落,周身的灵气罩发出白色的清光,灵气不足时便取灵石补充,眼前一时漫天昏黑,一时流光溢彩。她慢慢断了思绪,神思不属。

等到杜兰真慢慢回过神的时候,她趴在地上已经很久了。

她慢慢直起身子,身下是青石板小路,她正趴伏在某条幽长的小巷里,四周尽是人家。

她怎么会在这里?杜兰真回过神,站起身来,发现自己浑身干干净净,并无一点狼狈迹象,一点沙砾也没有沾惹,全不像是从沙暴里逃生的模样,倒好似出来郊游的。

她惊疑不定,下意识的将温海蓝所赠的符箓捏在手里,沿着幽巷慢慢向前走,经过一户人家,房门大敞着,屋里陶罐木盆摆放得整整齐齐,唯有院中一个水盆里还盛满了水,水面上浮着皂角,水里还有似衣物的东西,一派城镇市井的气息。

只除了一样,这屋里没有人。

杜兰真才惊觉这儿似乎是太过安静了,交谈声、工作声、虫鸣声,都没有,这巷子里似乎除了她什么活物也没有似的,安静得叫人心里发慌。

她走出这家屋子,又走过邻家,一个小汤匙落在地上打得粉碎,旁边的破碗里还盛着半碗粟米饭。

杜兰真越走近巷口,心里越是忐忑,她仍是没有听见一点声响。快步走出幽巷,她一时沉默,叹了一口气,暗道一声“果然”。

繁华的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

杜兰真欲取出储物戒指中的飞行法器来,却发现自己竟无法调动灵力,运转调息却仿佛如常,她一身修为全系灵气上,一时竟束手无策,哪怕她是个镇定的性子,仍不免有些慌乱起来。她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有力量而使不出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如果变回凡人会怎么样。看似她已与凡人不同,实则褪去一身神通,她似乎仍与凡人无异。

然而她的心情能和普通凡人一样平静吗?她能和普通凡人一样平静的过完一生吗?

甚至不必思考,杜兰真能够肯定的回答,她不能。见识过,体验过,享受过,她不可能回到过去无知懵懂、一成不变的凡人生活中去。何况她本来就不是什么知足常乐的性子!

她刚刚修仙没多久,就要炼她的心吗?一时想的太远,杜兰真苦笑了一下,很快收束心神,顺着街道慢慢往前走,沉下心思索如今的处境。

她长年在宗门内埋头苦修,很多修士之间的共识都不知道,但并不是说她没见识了,实际上,论起对于修仙界秘闻知识,她甚至甚于许多积年的散修,名门亲传,绝不是只是一个称呼。

据杜兰真所知,她所见的这种情况要么就是误入了一处阵法或是奇地,要么就是她正处在环境之中,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不是炼气七层的她靠武力可以解决的,唯有去了解这里才能有一线生机。

看得出来,这座城市非常繁华,商业十分发达,一路上商铺或是地摊上的商品种类繁多,还有很多杜兰真从没见过的东西,她只是凑近了看看,甚至不会伸手去碰,诚恐犯了什么忌讳,路过一个卖点小玩意的推车时,她忽然顿住脚步,细细的打量起车上的一个小部件,那是一面小鼓,鼓的侧面有一圈极具特色的花纹,她隐隐约约记得之前在新阳城里那个捏泥人的摊主手里那个泥人的衣摆上有这么一圈花纹。

莫非……她竟是进了紫阳古城吗?

等到杜兰真走遍大街小巷,忽然听见人声,她的第一反应竟是警惕,循声过去,听得渐渐清晰了,原是女子调笑之声,这种荒凉地方,居然会有人在调笑吗?

“哎呀,来了个小妹妹。”杜兰真腕上一沉,一股力轻巧的把她拉了过去,她来不及惊骇,已与一群妙龄女子相对而视了,彼此照面,俱是一惊。

“原来还是个漂亮小丫头。”拉着她的女子笑了起来,“跟我来,小姐在里面呢。”

杜兰真不及问谁是小姐,为什么要叫她去见,就给女子拉着走过几条街,绕过两三栋屋子,进了街口的一栋大院,她也是炼气七层的人了,在这看似柔弱的女子面前竟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任她引着。

进了屋便是条宽阔的石板路,两边开遍了些不知名的花,见杜兰真看了几眼,女子便笑道,“沙漠里天气干,花了好大功夫才叫这点小玩意活下来,权且看个野趣儿罢了,让妹妹见笑了。”

走过几处回廊,女子站在屋外道,“小姐,客人到了。”

“进来。”屋里传来一道有些沙哑的女声。

“好妹妹,你且进去吧。”女子笑着在杜兰真身后推了一把,杜兰真只觉得自己仿佛一片纸似的,飘飘荡荡倏忽间就过了房门,定住身形时已经立在屋里了。

“你来了。”窗边的女子转过头来,杜兰真看过去,不禁悚然,她的半张脸尽是骇人的疤痕,完好的半张脸也只是平平无奇。“你身上好像有这里的东西?”

“什么?”杜兰真不信,她从没碰过这里一针一线呢。还不等她分辨,女子便伸出手来,杜兰真猝不及防,来不及阻止,便见这女子在她肩头轻轻一拂,摊开手,掌心里竟躺着个泥娃娃,正是新阳城里那个摊主捏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