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一次宗门任务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杜兰真和卫衔约好有什么有趣的任务就一道去,其实心里觉得和人也不熟,不怎么放在心上的,谁想到,不过短短两个月,卫衔就真的来找她了。https://www.kan121.com

“杜师姐,有位师兄找您。”杜兰真雇佣的杂役弟子辛安怡轻声说道。

“师兄?”杜兰真正捧着个阵盘研究呢,忽然听到,只觉得愕然。“他说他叫什么了吗?”

“他说他叫卫衔。”辛安怡回答道。

杜兰真私以为辛安怡比起狄宣来不太得力,见了她老是紧张的不得了,明明一句话就可以告诉她是谁,却非要等到她问了才说。不过她想到卫衔真的来找她了,又觉得十分惊异,犹豫了一下,收起阵盘便往外走。

“卫师兄?”她进了堂屋,真的见着了卫衔。

“杜师妹,你可真是叫我苦找啊。”卫衔故作叹息,“我跑到始宁峰,到处打听,也没个人知道杜兰真师妹到底是哪个,后来才知道杜师妹居然不在始宁峰上住。”

“我跟着师姐比较方便,自然就不住在始宁峰了。”杜兰真解释道,“怪我,没说清楚。这可真是对不住卫师兄了。”

“你和你师姐关系真好啊!”卫衔忍不住感慨道,看见杜兰真似有不解之意,“你师姐一定极疼你,否则怎么会把你接到自己的岛上住?”他想到杜兰真常埋头苦修,极度缺乏常识,也就释然了,“引师弟师妹入门的老弟子们往往只是负责教导,像你师姐这样把你带在身边的,我还没见过。”

杜兰真吃了一惊,她虽知道温海蓝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却没想到温海蓝对她竟然这么好。原来温师姐这么喜欢她么?

其实两人都误会了,温海蓝也没到非常喜欢师妹的地步,而是她根本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带师妹的。温海蓝从小就被须晨真君带上始宁峰,是须晨真君一点点看着长大的,故而在她心里师妹就该是这么带的。

“原来是这样,师姐确实很喜欢我。”杜兰真觉得心里暖暖的,一瞬间卯足了劲想更努力点叫温师姐高兴。且先按下这想法,她坐到卫衔对面,“卫师兄今日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万一我没事,怕不是要给师妹扫地出门了?”卫衔一脸惊恐状。

“那恐怕对不住师兄了,思鹿馆不留闲人。”杜兰真脸色一板,正襟危坐,肃容答道。

卫衔瞠目,半晌笑得不行,“杜兰真,你原来也挺会开玩笑。”

“有卫师兄珠玉在前,不敢落后。”杜兰真一本正经的摇摇头。

“叫我名字就行。”卫衔笑罢,“我有个朋友见着一个挺有意思的任务,邀我同行,我想到和你约好了,就来看看你有没有兴趣。”

“你说说看。”杜兰真说道。

“两百年前,我极尘宗门下辖区有个叫做紫阳古城的地方,影响力很大,占据了西域与轩辕岭往来沟通的要道,繁华无比,谁知道一夜黄沙漫天,这紫阳古城便再无生者了。本也不过只寻常事耳,谁知道自那之后经过那地方的人常有见到紫阳古城的,多不复生还,侥幸不死的,也多半疯的疯废的废了。离紫阳古城极近的地方有个叫断岳门的小门派,托庇在咱们极尘宗名下的,他家掌门的小儿子丢了,请宗门出手相助。”卫衔大略讲了讲,“一个凡俗城市,纵是鬼城,你我修为也足以应付了。”

“倒是有点意思。”杜兰真听了,略想了想,问道,“这断岳门实力难不成这么差劲,连几个炼气期修士也没有,需要极尘宗弟子出手?”

“你道这些小门派有什么厉害吗?”卫衔哂笑道,“说是修真门派,不过比凡间武学稍高了一筹罢了,自家掌门也不过炼气九层。”

“这样吗?”杜兰真不能相信这世上还有这样弱的修真门派,“这可真是……叫人怪惊讶的。”她思索了一会儿,“那还有谁去?”

“我那个朋友姓祁,叫做祁易烟,是凤致真君的徒弟,修为已是炼气八层了,她接了任务。另外还有一个臧成弘的,炼气九层,是柏云露元君门下弟子。”卫衔说道,“大致就是我们四个,倘还有,也不会多于两个。”

“我觉得不错,你手里有任务内容吗,我看看。”杜兰真这么说,已是八成应下了。

卫衔闻言便欣然递过一枚玉简,“我就猜你会答应,早准备好了。”

杜兰真略看了一遍,与卫衔所说不差,只是补充了些细节,“什么时候动身?”

“自然是越早越好。”

“那等我禀过师姐,收拾收拾就走。”杜兰真从来没有在无长辈陪伴的情况下出过远门,既有点兴奋,又有点忐忑,掐了个轻身诀就往松洛阁去。

温海蓝听了,只是问她,“身上物资够吗?”

“师姐,我还是第一次出门,不知道要带什么呐。”杜兰真想到卫衔说的话,觉得温师姐一定特别疼爱自己,感动之余更加有心亲近,腻在温海蓝身边撒娇。

“出门在外,无非就是符箓、阵盘、法器和丹药了,师傅在筑基前向来不给弟子东西的,你第一次出去,我给你备着吧。”温海蓝很自然的摸了摸杜兰真的头,“我上次说给你个大的储物装备,一直没给你,现在你拿着吧。”她说着,取出一个棕黑色的戒指戴在杜兰真中指上。

如温海蓝这样的金丹修士,也许缺法器缺灵石缺符箓,但绝不缺储物装备,盖因杀的人多了,储物装备也就多了。

“紫光雷珠是我一个故人炼制的,威力很大,若被炸到,筑基也要重伤,我现在用不着这个了,全给你吧。”温海蓝又取出一叠玉匣,每个匣子里装着一枚紫光雷珠,全塞进戒指里。“其他的还有符箓丹药,我也都给你备下了。”温海蓝看着杜兰真,“我看你还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就先给你准备了一把剑,只是中品法器,你用起来应该还顺手。”

杜兰真默默的把东西收下,心里感动极了,温海蓝的眼睛仍是凄凉又冷寂的,但她如今看去,想的便再也不是凄风苦雨,而是一笼弯弯的明月,照的人心头清明又温暖。

杜兰真家底薄,没什么东西好收拾,只除了日常用的,拾了温海蓝给的东西,轻装简行的就去见卫衔了。

“你已经收拾好了?”卫衔见她很快找来执事堂,不由得吃了一惊,“看来我猜错了,你是个极利落爽快的。”

“我莫非看上去拖泥带水的吗?”杜兰真欣然笑纳了他的评价,“不是你说要越早越好?”

“我可是受够了师姐师妹左一个收拾右一个整理的,东西带那么多也用不上,何必呢?”卫衔显然深受其苦。

“各人有各人的习惯,既然朋友一场,互相包容便是。万一用上了,受益的不也有你吗?”杜兰真看的很开。

卫衔摆摆手,不提这话,只问她,“你有飞行用的道具吗?”

“有一个中品法器。”温海蓝都给她备下了。

“那怕是不行。”卫衔摇摇头,“中品法器追逐或是逃命可以,长途奔袭不成。紫阳古城虽在宗门辖区内,也不是炼气修士靠法器赶得完的。”

“那怎么办?”杜兰真一听便明白了,这任务的奖励很一般,可取之处恰在于它的地理位置,属于既离宗门够远、足以开拓眼界摆脱束缚,又能够在必要时借助宗门的力量。

“炼气修士大都使用化鹤符赶路,这是一种二阶灵符,驱动之后会变成一只纸鹤,人坐在上面赶路。”卫衔介绍道。

“那何处有的卖化鹤符的?我立刻去买。”杜兰真听后,感叹仙家手段不凡之余,立马有心入手。

“这倒不必。”卫衔笑着递给她一张符箓,“我估摸着你头回出门,准备总有欠缺,为你备下了一份符箓,却不是二阶化鹤符,而是一张四阶的寒潭鹤影符,是我师兄的作品,上品灵符,能反复催发八次。”

“我见识浅薄,不知道四阶上品灵符的价格,但这里有一份我师姐制作的阵盘,也是四阶上品的,防御性的阵法,名字早已消匿难推了。你为我准备,我也不能占你便宜,就借花献佛了。”杜兰真向来不是个小气的人,该花钱就毫不吝惜,她自忖和卫衔还没熟到这么珍贵的东西也能白拿的地步,也就愿意交换。

卫衔也不推辞,顺手就接过来,“多谢了,正合心意。”

两人说话间,一男一女走到他们跟前。

“正好,他们来了。”卫衔给三人相互引荐。臧成弘年纪最长,待卫、杜便有照顾之意。祁易烟花信年华,生的俊眉修眼,顾盼神飞,举手投足便有一股英气。

三人相互见礼,因都是元婴亲传,又有卫衔做保,三人又都不是磨叽的人,便不多话,各自乘了化鹤符,径直往紫阳古城旧址去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