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鹿贤山遇卫衔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后来杜兰真回忆起刚住到宜中岛的日子,总觉得时光快的叫人猝不及防。https://www.25shu.com温海蓝仍是那副冷寂的模样,却在一日复一日里显出她一颗柔软的心。

    杜兰真每日上午跟着温海蓝学阵法,下午就学法术,晚上自己一个人在思鹿馆静室里修炼,日子平和又安宁,就是偶尔有一点无聊,但很快又沉浸到修炼中去了。几个月下来,她在宜中岛上窝着,除了去请教须晨真君,一步也没踏出去过。温海蓝也不是只顾着叫她修炼的,让她修炼之余出去玩一玩。

    “我们这种名门大派的亲传弟子,何须一口气就闷在那里修炼?修仙也注重财地法侣,你时常出去玩玩,修养心性,认识些朋友,修为不会耽搁,反而于以后有益。”温海蓝说。

    杜兰真听了,却有些话不好意思开口的,她还想着二十岁之前筑基呢。不过人温师姐单灵根修为也只是二十二岁筑基的,她总觉得自己有点痴心妄想的,不好意思告诉温海蓝。

    “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温海蓝也不瞎啊,便开口问了出来。

    “哎呀。”杜兰真扭捏了一下,安慰自己心怀大志没什么好丢人的,“我还盼着,自己能二十岁前筑基呢。”她说出口来,又觉得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谁不希望二十岁前筑基?”温海蓝果然没什么反应,“听我的,一心闷头修炼不可能二十岁之前筑基,修炼讲究张弛有度,不是死工夫就行的。”

    温师姐都这样说了,杜兰真还能不捧场?况且,杜兰真也不是真的就不想出去玩了。她到底年纪还小,极尘宗又这样大、这样有趣,她怎么会不好奇呢?能够抑制自己的本能而坚持修炼,已经是她向道之心坚定之极了。

    杜兰真尚未筑基,不能飞行,也没有趁手的飞行法器,只能乘坐杂役弟子往来的渡船,借来一艘,悠悠的漂荡在海面上,输入灵气,渡船就加速向前驶去。杜兰真站在船头,感受着微风徐来,只觉自己仿佛过上了神仙一般逍遥的日子。

    她不知道去哪里,想到鲁化跟她说的鹿贤山风光秀丽,便起意去看一看。鹿贤山距离宜中岛算是最近的了,杜兰真却走走停停,几度没灵力驾驶渡船,可算是知道什么叫望山跑死马了。

    杜兰真恢复了好几次灵力,终于摸到鹿贤山脚下,将渡船停在山边,徒步上了山。

    鹿贤山上很幽静,尽是草木葱茏,不见人影来去,鲁化当时曾说人们闲来会来鹿贤山看看风景,若果真不是假话,便可见修士得闲该有多难了。

    就连杜兰真本人,不也是偶尔才得闲出门玩耍么?

    杜兰真顺着苔痕缓缓的往上爬,要是她还是未修仙的杜三丫,此时早已倦了,唯她现在修炼小有所成,才能这样自由自在,泰然爬过没有修过山道的鹿贤山。

    杜兰真出门玩,穿了件茜色曲裾,难免为枝桠勾扯,她只好提起裙摆,扶着松木,慢慢往上走,其实也不是一定要到顶,但她鲜少出来玩,一时间没有什么目的,也就无可无不可的往上走,竟在不知不觉间登了顶。

    “谁?”杜兰真推开眼前的树枝,刮过地面,带起一阵轻响,耳边便响起一声问来。她循声走去,终于在又推开重重枝桠后看见天光,正对上一双含着光彩的眼睛。

    青影落在白皙的脸庞上,漾开无限清光,提着裙摆的少女忽然看来,即使狼狈仍遮不去的美貌,落在少年眼里,仿佛有一阵和风,轻轻在他心上拂了一把,但这感觉很快褪去了,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那一瞬间,卫衔以为自己真的遇见了传言中风华无二、年纪尚小的鹿女。

    “这位师兄,在下杜兰真,打搅师兄赏景,实在对不住。”杜兰真赔礼道,她给卫衔弄得一惊,很快便反应过来对方也是前来赏景的弟子,年纪不大,修为比她稍深些,想是快要突破炼气八层了。

    “师妹你好。”卫衔回过神来,朝她笑道,“我叫卫衔。这地方也不是我开的,没有说打搅的。”

    杜兰真闻言就是一笑,走上前几步,放眼看去,满目都是碧水青天,遥遥地仿佛有个宜中岛的影子,也不知到底是不是。

    “之前仿佛没见过师妹?”卫衔与她并肩,看了她两眼。

    “难道极尘宗子弟千千万,师兄哪个都认识不成?”杜兰真也不回答,只是反问他。

    “别的不敢说,极尘宗筑基期下的亲传弟子,我是个个都认得的,包括大部分内门弟子,却并没有师妹。”卫衔颇为自豪的说道。

    “师兄的人缘这么好?”杜兰真听了有些惊诧。

    “资质好修为高背靠元婴身家富裕相貌堂堂谁不人缘好?”卫衔有点得意的笑道,“看来师妹是今年刚来本宗的了,你的师尊是须晨真君,是不是?”

    杜兰真承认他说的有道理,但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师兄说对了。”

    “哈。”卫衔轻轻笑了一声,“在下卫衔,比师妹早三年入门,现在忝为云石真君门下。“

    云石真君是极尘宗的老牌元中真君了,年纪比杜兰真的师尊须晨要大上一轮。

    “那以后有赖师兄多多关照了。”杜兰真半开玩笑的说道。

    “好说。”卫衔爽快的答道,“我看师妹修为不凡,下次若是有任务可以一起行动。”

    “任务?我听说亲传弟子筑基前不必做门内任务?”杜兰真问道。

    “老是闷在门内,不嫌无聊么?”卫衔说道,“修炼也不是一味埋头打坐,出去适当的历练也是一种途径,况且,门内也是又秘境的啊。”

    “秘境?”杜兰真觉得自己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不是要比试之后才能拿到名额吗?”

    “你说的那是林城秘境,在林城,是修真界共有的秘境,不归宗门所有。”卫衔解释道,“一般来说,宗门的亲传弟子都不会去林城秘境,倘若别派恶意猎杀就不好了。”

    “恶意猎杀?”杜兰真虽没开口,实际上带着点不以为然。倘若亲传弟子这么容易就给人打死了,那亲传弟子也没什么本事吧。

    “你别以为我说的是在秘境里被杀,我说的是在秘境外面,有的金丹都会出手。”卫衔一眼就看穿了她的不以为然。

    “金丹?”杜兰真有点惊了,“这样没规矩?”

    “规矩肯定是有的,但未必谁都守规矩,往往越是名门大派越守规矩,那些破落户的才不要脸面呐!”卫衔说道,“师妹看上去对修仙界很不了解啊。”他带着点坏笑,“欸,我猜,你是不是一直埋头修炼,到现在为止还第一次在宗门逛啊?”

    明明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见了他这模样,平白叫人觉得有点丢人的,杜兰真想着,脸上难免带了点恼羞成怒,卫衔看了,“哈”的一声笑了出来,“看来我是说着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杜兰真还没见过这样刚见面就能笑话人的人,偏偏他这么一出没来由的叫人觉得跟他好像要好起来了一样。

    “我只是没想到。”卫衔又笑了,朝她摆摆手,“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埋头苦修不知玩乐的呆子。”

    “什么呆子!”杜兰真老大不高兴,“刻苦修炼怎么了?”

    “没没没,我就是佩服师妹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静,原来师尊让我不要分心他物我还道只是忽悠,谁想到世上真有师妹这样一心一意的,佩服佩服。”卫衔见她真有点不高兴了,连连拱手,只是他笑意不减的,一听就是打趣了。

    杜兰真虽见他递过来台阶给她下,心里还是挺不得劲的,但再纠缠下去倒是有点没脸了,默念着“得饶人处且饶人”,便一笑了之,“算了吧,我知道自家没见识,以后就多赖师兄为我解惑啦!”

    卫衔虽还笑着,其实也冷眼看杜兰真的反应。他生性跳脱不羁,心眼却是实打实的明白,虽与门内弟子多为友善,却也并不是每个都能给他看得上做朋友的。倘或杜兰真不能接受他的行为处事,两人日后也不过就是点头之交罢了。他看着杜兰真还算大方,言语也还算对胃口,便把她归类为可以进一步接触的朋友里去。“小意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