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思鹿馆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黄昏时,鲁化来同杜兰真说庭院已经建好了,温海蓝与她约好每日清晨见面教授便让她去了。杜兰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www.shu28.cc次拥有自己的院子,哪怕只是暂时的,也仍叫她足够兴奋了,故而她带着点期待跟在鲁化身后。

“杜师姐,这就是新建的庭院了。”鲁化指着山脚的院子,“进去看看?”

“好。”杜兰真立刻答道。

“师姐既然是刚刚入门来的,想必还没有单独住过?我自作主张,找了两个杂役弟子来,若是师姐有什么需要的,尽可以吩咐他们,只要允他们在这院子里修行,一月给他们十个灵石就行了。若是不合意,也可以换人,宗门内门弟子多是这样的。”鲁化殷勤的为她推开门。

杜兰真没立时答应,“我听说我是有份例的?”

“是这样的,师姐是元婴亲传,炼气期每月会有二百灵石,另外修仙所需丹药阵法都由宗门报销,师姐若是想学辅学,每个月可以报销二百灵石的材料。”

“那就这样吧。”杜兰真点点头,如果是这样,她应该还是请得起杂役弟子的。

“杜师姐好,我叫狄宣。”见二人进了院子,站在庭院里的两人都望了过来,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孩子自我介绍道。

“杜师姐,我叫辛安怡。”另一个是个小姑娘,细声细气的,两人看上去都只有十三四岁模样,同是炼气三层。

“你们好,以后就要麻烦你们二位了。”杜兰真根本没雇过人,哪里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怕给人小瞧了去,下意识的抬头挺胸,“我现在手里也没灵石,等到执事堂把份例送来,我再发给你们,一月一结,就这么办吧。”她还没发现,当她自己心里没谱的时候就会显得特别强势自信,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是很让人信服的。

庭院虽只用了几个时辰就建好了,质量却是一点不差的,杜兰真跟着鲁化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只觉得庭院深深,精致又绮丽,很有点贵气,“这建造的人倒是很有匠心。”

“他们都是做惯了这个的,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细节上有些不同罢了。”鲁化听了只是笑,“否则,光是设计,这几个时辰也不够呀。”

“也是。”杜兰真受教,俄而便随着鲁化上了楼梯,登上了她要求的露台,一望而去,视野开阔,远近皆是海水,碧波荡漾,黄昏下闪着金光,慢慢的荡开,又远了。

杜兰真抬起头,漫天的霞光,照在她心里,化开所有疑惑和烦躁,只留下满怀的欣悦。她忽然想起江师叔,想起杜惠瑶,想起一别三年的母亲白氏,她和她们大概不在一个世界了吧?人shu17.cc越往前走,是不是就要认识越多人,作别越多的朋友?走到最后,会有人在她身边吗?她现在认识了温师姐,是不是有一天也要和她作别呢?

“那是哪里?”她忽然指着远处几乎看不见的一个小黑点问道。

“那是鹿贤山,风景秀丽,只是占地不大,就和咱们宜中岛上的山差不多大小,也就没人在那里另置洞府了,那里风光独好,若是师姐得闲,可以去那里看看。”鲁化顺着她所指看来过去。

“这样。”杜兰真闻言点点头。

“说起这鹿贤山还有一个传说呢。”鲁化想着她一个小女孩,恐怕喜欢,就说给她听,“这鹿贤山本来是一片青林,有仙人去赴宴,路过,在林中遇见一美貌少女,虽年纪尚小、身量未足,其中风韵秀美,难以道尽,问她是谁家女儿,姓甚名谁,只答她姓陆,再问也不说话了。仙人为她芳姿所倾倒,约定好归时再见,谁知这一赴宴,正遇上仙界芳姿无二的仙子,神魂颠倒,乐不思归,直至幡然梦醒,方觉自家一颗心实是着落在那陆姓少女身上的,急忙赶回这儿,却只见一座小山丘,怅然若失,四处追寻,才知道那位陆姓少女本是林中一头鹿化形,遇见仙人之后苦苦相守却等不来,恰逢妖魔横行,林间燃起大火,便舍身止了火势,自己也修为耗尽,化作一座山丘,永远的守护这片土地,故此,命名为鹿贤山。”

“那正是各得其所了。”杜兰真听了,点评道,“仙人既慕芳姿,日夜相陪,也算得偿所愿;鹿女舍弃儿女私情,追随心中道义,舍生取义,也是不枉此生。”

鲁化没想到她年纪小小,给出的评价却如此冷酷,愣了一下,便复又笑了起来,“倘若少女不舍了修为性命,不也就能长生逍遥、有情人得以相聚了吗?”

“倘若连自己的故乡也不愿出力,总会有愧,何来逍遥一说?会为了仙子芳姿舍去信义的人,又谈何有情呢?”杜兰真不知鲁化何出此言。

“能舍生取义的究竟只是少数,我辈凡人,实在难以企及,只能苟且了。”鲁化沉默了一下。

“正是因为不及贤人,才该以贤人为模范,事事思贤、向贤才是。”杜兰真不赞同鲁化的观点,却再听不见鲁化发话了,她转头看向鲁化,只见他对着自己笑,忽而想到自己交浅言深了。

“鲁师弟为我费心了。”她沉默了一瞬,笑着说道,“这个院子,我很喜欢。”

“师姐客气了。”鲁化说道,“不如师姐也为院子起个名字?”

“我一时想不出,先不起了吧。”杜兰真想了想,也不知道起名有什么讲究。

“那等师姐想到了再起,也不急的。”鲁化立刻顺着她的话说道。“师姐可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麻烦你了。”杜兰真摇摇头,想到许多有家底的修士都会给为自己服务的人打赏的,鲁化跟在温海蓝身边,应该也是见过世面的,她要不要打赏他什么呢?要是打赏,她该给什么呢?

“既然这样,我就先去了。”鲁化不知她一肚子疑惑,只是道别就走了。杜兰真松了口气,望着他的背影,心里还想着要不要打赏的问题。

露台上便只有她一人了。杜兰真印象里很少有这样既不修炼,也不是和人在一起的时候,一时间也不想打破,信步走到露台边上,倚着栏杆往下看去,正看到那个皮肤黝黑的少年狄宣在施法浇花,他伸手掐了一个御水诀,推开一片迷蒙的水雾,落在枝叶上,留下无数的露珠。

“狄师弟。”杜兰真忽然唤他。

狄宣听了,抬起头来,正好看见露台上的小姑娘低头看他,“杜师姐?”

“这是什么花?”杜兰真问道,“红艳艳的,跟火一样,还挺好看的。”

“这是烛心兰。”狄宣答道,“等到花落的时候香飘十里,还挺金贵的,亲传弟子大都在院子里种这个,花心还是一味灵药。”

“那它什么时候才落啊?”杜兰真问道。

“春天。”

“你什么时候入门的啊?”杜兰真忽然心血来潮。

“我?我是上一届入门的,入门已经六年了。”狄宣有点吃惊,但仍是作答了。

入门已经六年了啊。杜兰真想不到自己入门六年还只有炼气三层的感受,光是想一想她就觉得害怕,同伴一个个的往上升,只有自己原地踏步……能承受这些的人,一定都有一颗强大的心吧?

“那鲁师弟呢?”

“鲁师兄已经入门有二十多年了。”

“这样啊。”杜兰真只猜测鲁化入门的时间不短了,没想到竟然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如果我二十多年还只有炼气三层,会是什么感觉呢?杜兰真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无言的悲哀,她想起鲁化的话语,忽而觉得一点也不奇怪了。她是衣食无忧、修炼不愁,自然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肆意点评,可以心怀道义和天真,活在美好的世界里,可那些不那么幸运的人呢?凭什么就是她享受这一切呢?凭什么她就是双灵根呢?

杜兰真知道少有人会像她这样质疑自己的资格,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所有的同情、悲哀、不解,全都来源于她的恐惧,不是求不得的恐惧,而是对于失去的恐惧。

但反过来想一想,虽然她不能解答自己的困惑,但她可以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匡扶道义,不负平生所学、不负师长所授、无愧于心。鲁化是因为生活太艰难,难以追寻道义,她这样衣食无忧、修炼不愁的,难道还不能舍生取义吗?

她享受了这么多,难道不该做点什么吗?

“以后这个院子就叫思www.shu29.cc鹿馆了,你待会儿做个牌匾挂上吧。”杜兰真摆摆手,“我去修炼了。”

思鹿,思鹿,追思鹿贤。她虽然不是圣人,却可以见贤思齐。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