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处世何其难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你回来了?”杜惠瑶进了屋,看见杜兰真阴着一张脸扎马步,“扎了多久了?脸色这么差?”

“不要你管。”杜兰真冷冷的说。

杜惠瑶理东西的手一顿,皱了皱眉,没有说话,顾自看书去了。杜兰真见她不搭理自己,不知怎的更加生气了。

“你今天怎么回事?对我什么态度?”晚上杜惠瑶实在忍不住了。

“我就这个态度,你不想跟我说话,去跟黎会欣她们一起呗。”杜兰真本来想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最终还是没忍住。

杜惠瑶沉默了一下,“你听到了?”

“我听到了啊!”杜兰真冷笑了起来。

“那你跟黎会欣她们去发脾气,干嘛对我发火?我又没说你。”杜惠瑶觉得她简直莫名其妙。

“你明明知道我平时很努力,你怎么能看着她们那么说我呢?”

“那岑苒苒跟你说我资质差又不是特别勤奋的时候你怎么不反驳她呢?”杜惠瑶火气也起来了。

“我什么时候……”杜兰真刚开了个头就忽然响起杜惠瑶在说什么了,之前她和岑苒苒几个人一起玩的时候确实听她们说过杜惠瑶,只是她没想到被杜惠瑶听见了。而且……那是挺久以前的事情了,居然一直没有听杜惠瑶说起来。

她只觉得一下子很没面子,“你本来资质就差嘛!”她尚未开口就知道要糟,她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可她只觉得下不来台,哪里顾得上这许多。

“那她们说你没被权田真君收为徒弟不也是事实吗?”杜惠瑶针锋相对。

杜兰真气得浑身发抖,“总比你们这种一点机会也没有的人好,花了七八个月才引气入体,也不害臊。”她只知道拣最刻薄最伤人的话来说,哪怕本心里是没有恶意,一番夹枪带棍的也足够恶毒了。

“你倒是几天就引气入体了,那又有什么用?”杜惠瑶显然也寸步不让。

“呵。”杜兰真只是冷笑,两人不欢而散,各自躺在床上生气。

“兰真,你跟我过来。”早课的时候,江师叔把她从静室里叫出来,杜兰真知道是要教她术法,一骨碌爬起来,兴奋的跟了上去。

“师叔,我想过了,你说的有道理,我以后还是都练着吧。”杜兰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勇于接受建议。

江师叔闻言满意的笑了,“你能这么想再好不过了。我打算教你一门御水诀,等你熟练了再教你别的。这些基础术法是修士神通的根基,散修可能是有一门神通就学一门,我们极尘宗传承悠久,不是这样的。门下弟子唯有将基础法诀学熟练了才可以学神通。”当然,那些外门弟子、杂役弟子也就比散www.njhsdk.com修好点,所以这条规矩仅限于内门弟子,但这些就没必要告诉杜兰真了。

会先教御水诀,不得不说是江师叔用心良苦了。五行道法里面,御水诀最好掌握,但属于易学难精的法诀,杜兰真学会了威力也不会很大,不至于误伤他人。而且金生丽水,以她九成五的金灵根,学起来应该事半功倍。等到掌握了御水诀,再学御火诀,也就不至于把房子给烧了——就算真的烧着了也能及时灭火。

“师叔……”杜兰真犹豫了一会儿,“我能不能也学一门偏向体修的法术?我觉着,扎马步对我效果不大了。”

“我对体修的法术没什么研究……”她有向学之心,江师叔不可能不愿教的,“这样吧,我去帮你问问韩管事,你先学御水诀。”

“看我的手势。”江师叔伸出手来,掐了一个法诀,“嗖”的一下一道水箭就飞了出去,杜兰真看了很是兴奋,也跟着伸出手来。

“姿势不对。”江师叔一点点帮她纠正,“一开始肯定有点不习惯的,但是掐的多了,你的身体自然就记住了,也就不需要每次都在意手势了。好了,然后慢慢平推,调动周身的水灵气,推!”

杜兰真在江师叔帮助下聚集了一个小水球,兴奋极了。

“这还是我手把手帮你,水灵气也是我帮你调动的,可别得意,要你自己来还远着呢,再来。”江师叔赶紧给她泼冷水。

还别说,小孩子学的就是快,没多久手势摆的就似模似样的了,江师叔很满意,“不错,就这样慢慢练。”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杜兰真和杜惠瑶闹翻了。

“资质好了不起啊?真君还不是不要你。”伍童彤忽然开口,“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可别说了吧,小天才要不高兴了呢,我们这些资质差的,哪有资格和人家交往啊。”高小霜也笑了起来,“没得比呀。”

“你说什么呢?”岑苒苒有点看不过眼。

“你老是帮着她,人家领你的情吗,四灵根?”伍童彤冷笑。“人家可是说了,七八个月才引气入体的都该害臊。”

杜兰真看向杜惠瑶,后者没有说话。杜兰真怒从心头起,她是真没想到两个人的口角还被杜惠瑶拿出来说了,被背叛的感觉又涌上来了,她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想也不想的就伸出手来,手势一摆,一提一推,一个水球就盖在伍童彤脸上了,“一天到晚阴阳怪气的,欠你啊?”

大家都给她这一手震住了,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伍童彤给她浇了一头一脸,呆在那里,很快回过神来,一把抄起桌上的汤盆,杜兰真想躲来着,可惜没躲过,也成了落汤鸡。这下恩怨可就大了,两个小姑娘谁也不让谁,扑到一起打成一团,高小霜还趁机拉偏架,暗戳戳给杜兰真两下子。杜兰真哪里吃过这样的亏,当下使出浑身本事,一拳一个,把两人掀翻在地上。她已经炼气中期,灵气内蕴,身体素质到底比两人要好。

杜兰真只觉得畅快无比,“你们下次再胡说八道,我就再打你们。”果然修仙世界,实力为尊,此言诚不我欺啊!

她抬起头,却发现小伙伴们都用一种控诉而不赞成的眼神看着她,愣了一下。

“我觉得,打架不太好。”岑苒苒犹豫了一下,小声的说道。

“明明是她们先说我的!”杜兰真觉得委屈。

“但你也不能打她们呀,还威胁她们……”岑苒苒越说声音越小,杜兰真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忽然灵光一现,“你怕我打你?”

不必谁说话了。忽然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她被大家排斥了,就因为她资质比她们好。

“随便你们怎么想。”一时间,她只觉得心灰意冷,一转身,跑了出去。

跑到半路上,她忽然给人叫住了,一回头,原来是江师叔。

“我听说你跟同窗打架了。”江师叔从闹哄哄的食堂得知了消息,用神识找到了杜兰真,赶紧赶了过来。

“是她们先说我的。”杜兰真觉得自己太冤枉了,竹筒倒豆子似的一连串把从岑苒苒说杜惠瑶、黎会欣说自己到食堂斗嘴打架全都给抖出去了,“我明明没有看不起她们,她们却非那么说我,还对我说那么过分的话!”

江师叔听的想笑,点大的孩子心眼不少,都不是什么老实的。杜兰真这儿的还心眼多点,听着好像很客观,实际上在带着她跑圈子呢。像是高小霜、伍童彤的谎扯得,一听就是瞎编的。

“你说你没看不起人家,那你为什么跟人家说她们资质差?”江师叔板着脸问她。

“我就是在气头上嘛。”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我也了解了,别的我也不多说,我只能跟你说,兰真,这人和人的关系都是处出来的。你一心修炼,在人际关系上未免有些欠缺,这也很正常,别人待你自然就不如待别人亲近了。没有谁是天生就该喜欢你的,你想要朋友,就应该自己去主动付出。”

“可我对杜惠瑶没什么不好。”杜兰真很不服气。

“那岑苒苒说杜惠瑶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帮她说话呢?”江师叔问她。

“我不好意思反驳岑苒苒啊。”杜兰真自知不占理,但还是有点委屈,如果反驳了岑苒苒,岑苒苒不高兴,觉得自己不跟她好怎么办?

“那你就不应该埋怨杜惠瑶。”江师叔平静的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是愿意跟一个会为了朋友反驳你的人做好朋友,还是跟一个听到你说她朋友坏话也不吭声的人做好朋友?如果岑苒苒真的因此不跟你玩,说明也不值得跟她做朋友。”

“可我这么做,别人不一定这么对我啊!”

“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收获的,你忘了吗?”江师叔朝她微笑,“不努力一把,不付出一次,谁知道结果呢?”

“你要知道,在人际关系中,没有什么亏不亏这一说。别人辜负了你的好意,那你就知道dpstextile.com他不值得做朋友;若是别人能不辜负你,那当然更好啊。你这么做,不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你的朋友,而是为了你自己。你的行为、品行让人尊敬。如果为了不亏就做一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羞辱的是你自己。”

“我觉得,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和同窗和解,而是学会和你自己和解,和世界和解。”

江师叔走后,杜兰真一个人在院子里晃悠,耳畔还不断回响着江师叔的话语。她忽然听见小树林里传来笑声骂声,忍不住凑了过去,这一看就有点不高兴了。

“你们在干什么?”杜兰真老大不高兴,自己不过是事出有因的打了一架就被江师叔说了一顿,眼前的这群人可是比她过分的多啦,不仅好几个在打一个,而且还拿石块砸人。

“杜兰真,不要你管。”为首的男孩杜兰真也认识,就是现在浮生小榭里另外一个双灵根穆弘志了。

“欺负同窗,还是五打一,你们也不嫌丢人。”杜兰真既然开口了那就一定要管到底,否则穆弘志叫她不要管她就www.178gou.com不管,她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再烦我连你一起打。”穆弘志扬扬下巴,有点不屑的看着她。

“真好笑,一个炼气二层扬言要打我这个炼气四层,你来啊。”杜兰真其实还是有点怕的,手背在身后偷偷掐了个御水诀,谁要是冲上来就浇他一脸。

听了杜兰真的话,其实几个人也都有点怕,但想着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刚刚到炼气中期,能有什么本事,就有人走上前两步,“资质好又怎么样?照样打你。”

杜兰真现在可最听不得“资质好又怎么样”这句话,怒从心头起,一口气掐了三个水球,个个有脸盆大,“嗖”“嗖”“嗖”,气势汹汹的就朝那人脸上飞去,把那人拍了个头晕眼花,杜兰真踏出一步,一把扯过那人的胳膊,往他腰上一拍,膝盖再一抬,直把人摔了个大马趴。

“还有谁想打我?”杜兰真学着穆弘志抬了抬下巴。

几个男孩子面面相觑,显然是没想到杜兰真一个小丫头居然还是把打架的好手,再看摔在地上的那人,居然都鼻青脸肿了,法术的威力居然这么大!

“一个小废物,你护着他做什么。”穆弘志撇撇嘴,“给你这个面子,走了。”

杜兰真看着穆弘志这样子真是手上痒痒,恨不得也让他尝尝自己的御水诀,可是刚才那三个水球威力不小,快把她的灵力用完了,再加上,她也知道自己赢得侥幸。刚才那人不过炼气一层,穆弘志可是快要炼气三层了,又是男孩子,她未必打得过。而且,杜兰真也不是什么打架好手呀!要不是刚才在食堂打了一架,一路上都在琢磨怎么样打的更干脆,她也不至于胜得这么干脆利落。

“他们走了,你也回去吧。”杜兰真看了看地上的男孩子,衣服脏脏破破的,头上脸上都给石头砸破了,流出殷红的血来,实在很是狼狈。女孩子们都传说韩管事是不阻止男孩子私下里打架的,杜兰真一直以为只是小道消息,并不可信,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她有点同情这人。其实按照她本来的性子,见到这种事情也不会管的,实在是今天脾气不好想挑事才出手相助。

她忽然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哎呀,你是那个、那个……何平书!”怪不得穆弘志会叫他小废物,他不就是那个废灵根吗!

“不要你管我!”仿佛是给她刺激了一样,何平书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多管闲事!”

这人怎么这样!本来杜兰真想着,好歹是同乡,有点渊源的,她能帮就帮了。以她的性子,虽不说非要人家对她感激涕零吧,可你也不要来骂我呀!她扁扁嘴,觉得什么事情都很不顺,仿佛全世界都在和她作对一般。

这时,江师叔的话又在她耳畔响起了,“没有谁天生就是该喜欢你的。谁要是辜负了你的好意,只能说明他不值得做你的朋友。”

她只觉得豁然开朗,一切烦恼啦、困惑啦,全都迎刃而解。我只管做我自己就好,别人愿不愿意接我的好意,那都是他们的事情。如果因此而刻薄了,反而是在羞辱自己。

眼前这个废灵根的家伙不识好歹,那就随他去,反正她本来也不是专门为了帮他的。由此可见,权田真君不愿意收她,那也随他去,反正她有的是元婴真君可以拜师。元婴真君和一个还没有引气入体的小男孩,不过都是些陌生人,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杜兰真一下子什么都看开了,只朝着何平书微微一笑,“那你小心一点,别再给他们撞见了,我就先走了。”

何平书愣愣的看着她远去,夕阳给她做陪衬,万丈华彩里,仿佛她也会发光。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