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选功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身化玉壶,有灵浆从天而降,自百会灌入周身。https://www.0dksw.com

    残破的身体好像冬眠刚苏醒的巨兽,饥饿得能吞掉天,将灵浆吞噬一空。

    昆仑玉壶诀一次又一次施展,灵浆一次一次被吞光。

    他明显感觉身体飞速恢复,甚至远胜从前。

    精神更壮旺。

    耳朵与嗅觉陡然变得敏锐很多。

    罗清澜悠长匀细的呼吸,老汪短促粗重的呼吸,旁边一个房间汩汩的开水,清风拂过小院的梅树梢。

    他心下暗喜。

    难道是不破不立?

    这才是昆仑玉壶诀的正确用法?

    他很快收拾心情,开始回忆,如电影一帧一帧回放。

    从四个执紫棍的中年开始,一直到打完二十鞭,到自己被抬进老汪院子,罗清澜救自己。

    一幕一幕化为一帧一帧在他脑海里播放,即使他昏迷后,周围的情景仍旧历历在目。

    好像大脑里另有一套系统仍在运转,驱动五官观察记录周围发生的一切。

    这套系统便是自己融合的超级计算机倚天了。

    通过回放,他清晰看到秦天南脸上的细微表情,闪动的眼神,还有那御刀使韩平川的神情。

    他隐约分析得出,秦天南是不想杀自己,但韩平川是想杀自己的。

    四个执紫棍与两个行鞭之人阴沉沉如戴着铁面具,难以分析其心思。

    他看到宋明华三人的担忧,孙归武随着鞭响一抖一抖,好像鞭子打在他身上。

    还有周忘川三个跟班在大呼小叫,双眼放光。

    他能清晰看到周围人们脸上的幸灾乐祸与兔死狐悲及行尸走肉般的冷漠。

    “吁……”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痛苦如潮水般汹涌而至,不由发出一声闷哼。

    这就是冲动的惩罚啊,真他奶奶的疼!

    昆仑玉壶诀强身,却没止疼。

    这一次的事情提醒他,这是一个真实无比、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世界,纵使他是重生者也不能任意行事,否则就要被活活打死。

    也再次证明秦天南不可依恃。

    至于那个韩平川,这笔帐要记在小本本上,要找机会算一算的。

    他睁开眼睛,迎上老汪关切的眼神。

    “醒了?”老汪呵呵笑道。

    “别动。”罗清澜清冽声音从身后传来。

    “醒了。”李澄空咧一下嘴,痛苦让他轻轻颤抖,额头冷汗涔涔。

    “醒了就好哇。”老汪呵呵笑道:“放心吧,夫人出手,你死不了!”

    “我先去换一身衣裳吧。”李澄空不好意思。

    他都受不住自己身上的味儿。

    “热水已经烧好了。”老汪道:“你是该洗洗了!”

    罗清澜撤回白玉般双掌,飘落榻下:“不想伤到根基的话,坚持泡半个时辰。”

    她清亮眸子深深看一眼李澄空。

    她双掌清晰感受到李澄空身体在迅速转好,判断李澄空的体质有异。

    确实是个奇才!

    “多谢夫人。”李澄空艰难抱一下拳。

    罗清澜摆一下手。

    李澄空推开老汪搀过来的手,艰难下榻,这几下动作已经让大汗湿透了衣衫。

    他不觉虚弱,反而力气十足,可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牵动全身,疼痛等级陡升两级。

    老汪带他来到旁边一屋子,一推门便被清香扑到。

    屋中央竖立一圆木桶。

    一米高,顶盖缝隙处飘出袅袅白气,清香扑鼻。

    “你自己进去?”老汪道。

    李澄空点头。

    老汪笑着摇遥头,拿来一高一矮两张凳子,凳子旁摆好了麻布短衫,然后退出去关上房门。

    李澄空看房门关得严实,才呲牙咧嘴的褪去衣裳,如机器人一般缓缓挪进木桶里,随即发出一声惨叫。

    老汪与罗清澜站在院中央,听这惨叫,嘿嘿笑道:“够他受的!”

    罗清澜笑笑。

    三颗漱玉丹融入热水里,药效极猛烈,对他伤势与筋骨大有益,但绝对痛苦。

    李澄空觉得有一万只蚂蚁在啃着自己的皮肤,血肉,骨头,骨髓。

    他恨不得把自己撕碎了干净,又要强忍住,只能嘶吼来抒解一分痛苦,顾不得维持形象。

    在李澄空的嘶吼声中,老汪说道:“夫人,他这一次是能活,可过不了周望海那一关的。”

    “嗯。”罗清澜道。

    “夫人就眼睁睁看着他死?”老汪笑道:“澄空其实挺不错的。”

    “老爷,你知道的,我不能传他圣教武学。”罗清澜轻叹一口气:“况且圣教武学入门艰难,他没入门已经被周望海杀了。”

    三教四宗中,三教武学乃是顿学,四宗武学是渐学。

    顿学对资质悟性要求奇高,非上上根骨不能学,根骨不够,难如天堑。

    渐学对资质悟性要求低,即使寻常根骨,甚至驽钝根骨也能入门也能修炼。

    老汪摇头:“澄空难道命该如此?”

    他的武学也不是速成的,现在教也晚了。

    李澄空的嘶吼声仍在继续,声音已经沙哑。

    “唉……”老汪叹一口气:“可惜喽……”

    罗清澜道:“那只能置死地而后生了,我倒是有一门秘术。”

    “什么秘术?”老汪忙道。

    罗清澜道:“是青莲圣典里记载的一门邪功。”

    老汪精神一振:“来头够大的!能记在青莲圣典里的,绝非寻常武学。”

    罗清澜绝美脸庞露出犹豫。

    “现在甭管邪不邪,能救他一命才是关键。”老汪道:“过了这一关,再废掉邪功就是。”

    “哪有这么简单。”罗清澜轻轻摇头:“这么容易就破去,也不会说是邪功了。”

    “夫人且说来听听。”

    “此功名叫刹那芳华。”

    “好名字!……不过听着不太吉利啊。”

    “练了此功,寿元只有一年。”罗清澜慢慢说道:“在这一年之内,武功会突飞猛进,一个月抵得上十年,十二个月,抵得上一百二十年,在最强的时候逝去,一生如烟花般灿烂。”

    “果然不吉利。”老汪摇头:“只能活一年,这哪成!”

    “至少能活一年。”

    “一年跟一个月有什么差别。”

    “……还有一门邪功。”罗清澜道:“吞天吸地神功。”

    “这个……”老汪皱眉。

    吞天吸地神功大名鼎鼎,是天下臭名昭著的邪功,可吞噬别人内力为己用,不劳而获。

    可这邪功的弊端极大,几乎必然走火入魔而亡,没有一个练到坠星境界的,更别说射月境与大光明境。

    “待过了周望海一关,再废掉。”罗清澜道。

    “只能如此了。”老汪慢慢点头。

    李澄空待药汤凉了,蚂蚁啃噬感消失,离开木桶穿回新衣裳,来到外面。

    老汪将两门武功一说,李澄空摇头。

    说他只想要一门好一些的心法,不必那么强,让自己跨过离渊境就好。

    他一天抵得上别人两个月苦修,得了心法,相信能很快踏入沐风甚至四象境。

    到时候凭乾坤一式,凭自己的超算,未必挡不住周望海。

    吞天吸地神功是邪功,要远离。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可最终的结果都表明与别人没什么不同。

    最重要的是,他不需要它。

    “澄空,先渡过眼前这一关再说罢。”老汪道:“反正你往后有的是时间,废了重新练就是。”

    李澄空摇头。

    罗清澜道:“澄空,不能指望周望海很晚回来,……吞天吸地神功至少能让你迅速恢复修为。”

    李澄空笑笑。

    罗清澜“咦”了一下,清亮眼波紧盯李澄空。

    她修为高深,感应也敏锐,感应到李澄空修为正迅速恢复,眨眼间便是离渊境圆满。

    “看来你别有奇遇。”罗清澜道。

    李澄空露出笑容。

    “你既恢复了修为,倒不必修炼吞天吸地神功,”罗清澜沉吟道:“可你残缺之身,适合的心法太罕有。”

    人身是极其精密的,胜过任何机械,但凡高深武学都极精妙,一丝残缺都影响巨大。

    残缺之身修炼,轻者走火入魔,重者身亡。

    “一门也没有?”老汪道。

    李澄空眼巴巴看着她绝美脸庞。

    罗清澜道:“几年前奇遇得到过这么一门心法,当时没在意,只随手翻了翻,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能找到吗?”老汪忙问。

    李澄空目光更殷切。

    “扔到教中圣武堂里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