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太太说了算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商场里。https://www.0dksw.com

    一对男女走出电梯,男人一只手牵着女人的小手,一只手提着女人的包包,俊脸上带着如阳光般温暖的微笑,女人正好相反,面无表情,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正是俞听雪和凤承允。

    牵住凤承允的手那一刻起,俞听雪感觉自己的心跳便没正常跳动过,不是过快,就是过慢,她是女人的时候,从没有过这样奇怪的感觉。

    下车后,凤承允对她伸出手,她看了半响都没明白他的意思,直到他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走吧,带我去看看你上班的地方。”她才明白过来,他是要她牵着他的手,而她,竟然真的傻傻地牵起他的手。

    “我们来巡视是工作,这样牵着手,会不会不太好?”俞听雪打住思绪,压低了声音问凤承允。

    “不会。”凤承允目视前方,面色平静无波,只有他自己知道,平静不过是伪装,从她牵住自己的手开始,他心底便注入了暖流。

    他能心平气和地看着,这个曾经注入了父亲心血的地方,如今已被改的面目全非,也是因为有她在身边的缘故。

    人电视里演的,大老板巡视自家公司,哪个不是前呼后拥,高调的不得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大老板,就算有个别低调的,身后也会跟着助理啊,秘书什么的,随时听候大老板的命令。

    凤承允偏偏反其道而行,不但要她牵着他的手,还帮他提包包,装得像纨绔富二代牵着女朋友逛商场似的。

    “员工看到我们这样,肯定会觉得我是个不靠谱的老板。”俞听雪叹气,从她以凤承允的身份出任凤氏总裁,凤承允的脸估计早被她丢光了。

    “你靠谱过吗?”凤承允不咸不淡的问了这么一句。

    停下脚步,俞听雪看着凤承允,他说这话……过分了啊!

    “我有说错?”又一支利剑直扎俞听雪脆弱的心脏,如果可以,她真想丢下凤承允直接走人,过分,太过分了。

    凤承允话不多,却总是能戳中要害,俞听雪自知说不过他,索性闭嘴,反正丢的是他凤承允的人,与她无关。

    才迈出一步,俞听雪又停下,因为凤承允没动,她回头看着他。

    凤承允朝旁边指了一下,俞听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嗬……两名身穿保洁员工作服的中年女人站在玻璃门里,正微笑着看他们。

    她们站在这里多久了,有没有听到她和凤承允说的话。

    从俞听雪忽然僵硬的身体,凤承允知道那两个看着他们的中年女人,俞听雪是认识的,冲两人轻轻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朝俞听雪身上靠了些,压低了声音问:“她们是谁?”

    听到凤承允的声音,俞听雪回神,看了两人一眼,垂眸看着凤承允。

    “胖的那个是张姐,厕所保洁,瘦的那个是曹姐,商场走廊保洁。”俞听雪同样压低了声音。

    “与你关系怎样?”凤承允又问。

    俞听雪不明白他问这个做什么,还是老实回答了。“还不错。”

    在一个商场上班,无论关系好坏,都是同事,张姐和曹姐是保洁,她是收银员,工作性质不同,因为同在一层楼上班,与张姐和曹姐关系还不错。刚回答完,见凤承允朝两人走去,俞听雪顿时心慌,朝四周看了看,努力不让心底的慌乱表露在脸上。

    女子离开男人身边,朝她们走来,一身蓝色连身裙,飘然若仙,跟平时那个与她们一样穿着工作的女孩,简直判若两人。

    难怪有句古话叫,佛要金装,人靠衣装。

    “听雪,真的是你。”见她走进来,张姐移动胖胖的身躯靠近她,一双眼睛直盯着她打量。

    “刚刚看到你的时候,我差点没认出你来。”曹姐也走了过来,笑看着这个一起工作了快两年的女孩,她已经从女孩脱变成美丽女子。

    凤承允笑了笑,语气尽量温和。“张姐,曹姐,有事吗?”

    这两个人刚才一直看着他和听雪,他猜她们是有话要跟听雪说。

    “有的。”张姐点头,嘴上说着有事,胖胖的手摸了摸女子袖口的荷叶边,夸赞道:“你这身裙子真好看,很贵吧。”

    毕竟是在商场上班,看多了各种品牌,光看她裙子的设计和料子,张姐便知道价格不菲。

    “还好。”凤承允不喜欢别人靠近,张姐显然离他太近了,迈步朝墙边走去。

    张姐和曹姐以为她是不想引起别人注意,所以才走到墙边去,也跟了过去。

    “那个牵着你小手的帅哥,是你的新男朋友吧,长的真好看,电视里那些什么模特啊,小鲜肉啊,跟他一比,准被甩好几条大街,刘凯也算长得可以了,跟这个一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法比。”张姐为人豪爽,说话也大大咧咧,不管场合。

    “嘿。”曹姐打了张姐一下,责怪她口无遮拦。“乱说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存心给听雪心里找不痛快吗?”

    听雪因为和刘凯分手,矿工了几天,工作都丢了,好不容易找了个男朋友,开始新生活,她拿人家新男朋友和旧男朋友作对比,不是存心给人找不快嘛。

    “我不是哪个意思。”张姐急忙解释。“我是说,听雪有眼光,这个男朋友比刘凯好十倍,不,百倍,小王又可怜了。”

    小王可怜,她儿子更可怜,听雪进商场上班,她一眼便喜欢上,一度想把听雪介绍给自己的儿子,还没来得及行动,听雪已经和刘凯成了一对,她知道那叫个郁闷。

    一年多过去,儿子还没女朋友,听雪也和刘凯分手,她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只等听雪从失恋的打击中走出来,她立刻安排儿子和听雪见面。谁知,又晚了一步,看看外面站着的那个男人,长相岂止甩刘凯好几条大街,也甩她儿子好几条大街,不得不承认,她儿子可能和听雪真没缘分。

    “你闭嘴吧。”真是越说越没边,还把小王给扯进来,曹姐替张姐说好话。“听雪,你张姐没有恶意的,就是不会说话,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啊。”

    “不会。”凤承允嘴上说着不会,心中却在暗暗计较,这个小王又是谁?

    “你看看,你看看,听雪都不在意了,你还计较这个作甚,刘凯那个渣男,色胚,配不上我们听雪。”张姐负责厕所保洁,不止一次看到刘凯在厕所门口,和女导购拉拉扯扯,心里还记恨着刘凯抢了听雪,幸灾乐祸的说:“今天大老板要来商场巡视,刘凯和周秋雨都不在,生生错过了见大老板的机会,想想都大快人心。”

    “等你说正事,大老板都走了。”曹姐觉得张姐指望不上,看了看四周,确定除了门口等着的男人,没有其他人,走到听雪面前。“听雪,你听我说,今天大老板要来咱们商场巡视,主管们从昨天开始,一个个人心惶惶,如临大敌,赵扒皮更是把他的亲信全部找了去,开什么紧急会议。他们开完会,一楼,二楼,三楼,有几间店突然关了门,导购明明在店里,门口却挂着停业的牌子,我们大家觉得奇怪,昨晚下班的时候,悄悄留意了一下,你猜我们看见了什么?”

    曹姐露出一个神秘的表情。

    “什么?”凤承允上道的问,脑子里却在想赵扒皮是谁,姓赵,据他所知,城市广场里姓赵的主管不少。

    都是赵磊的亲戚,这个赵扒皮说的应该是赵磊了。

    “给她看。”曹姐看向张姐,话也是对张姐说的。

    “可是……”张姐还有些犹豫,她喜欢听雪是一回事,扯上各自的利益和前程,还是要慎重些。

    曹姐说:“没关系,听雪跟我们一样,都是被赵扒皮剥削的,这件事情揭露之后,赵扒皮倒了台,说不定听雪还能回来上班。”

    凤承允看着两人,没急着问她们什么事情,因为他知道,她们俩此时意见有点分歧,等商量好,不必他问,她们还是会给他看,至于她们说的听雪还能回来上班,他先不做定论。

    “好吧。”挣扎了几许,张姐妥协了,掏出手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递给女子。“看看吧。”

    凤承允接过手机,屏幕上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拍得不是很清晰,但能看清她们正在做的事情,背景是一楼的金银专柜,三三两两几个人,手里提着黑色的袋子,让专柜里的首饰拿出来,扔进黑色袋子里。

    拍照的时间是晚上,要不是四周没有遭到破坏,他还会以为是打劫。

    “这是什么?”凤承允抬眸看着曹姐,眸中一片冰冷。

    曹姐示意她继续看,看完。

    凤承允没有异议,低下头,白皙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很快看完了照片,他再次抬头看着曹姐,这回他没再发问。

    曹姐说:“这些都是赵扒皮的亲信,十几个人,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几间店铺里的东西全部清空,搬到不知名的地方,今天又换了新的。”

    “这些是赵磊利用几间店铺,挂羊头卖狗肉的证据。”不需要她们解惑,他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赵磊的胆子,比他想象的还大。

    “你看看,你看看,我说听雪聪明吧,一看就明白。”张姐笑道。

    此时,此刻,凤承允可笑不出来,若不是他性子冷,沉得住气,这会儿肯定跑去找赵磊理论,或者直接报警抓赵磊。

    “这照片有多少人看过?”他想确定一下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扳倒赵磊,光靠这些照片是不够的,但他有的是办法对付赵磊,这些员工却没能力和赵磊抗衡。

    “我们基层的员工,都看了。”回答的人是张姐,照片是她拍下来的,越多人看,扳倒赵磊的几率越大。

    曹姐说:“听雪,你被商场开除,我们都觉得你冤枉,年轻人嘛,失恋了,心情不好矿工几天也是情有可原,罚点钱就算了,没必要开除这么严重。为了你被开除的事情,小王还特意去找赵扒皮解释,说是他给你批的假,等你回来就补上假条,赵扒皮根本不信,执意把开除了,这事已经在商场公告栏上通报了。今天你来公司,算你运气好,和我们一起去拦大老板,把赵扒皮利用商场店铺,卖假货的事情告诉大老板,然后我们再帮你说说情,没准大老板开恩,同意你回来上了。”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抛出诱饵,听雪如果急需要这份工作,还真的只能跟她们一起去闹腾,凤承允看着面前的两个中年女人。

    不管她们是不是真的希望听雪回来上班,手机里的照片都是烫手山芋,加上知道的人还很多,赵磊很快也会知道,到时候,遭殃的会是她们。赵磊是二叔的亲信,二叔那些手段,赵磊没有学个十成,起码也有八成,对付她们绰绰有余,而她们,想凭几张照片扳倒赵磊,也不肯能。

    “谢谢你们的好意。”凤承允先道谢,然后提醒张姐。“照片删了吧。”

    “什么?”张姐和曹姐同时瞪大一双不敢置信的眼睛,是她们听错了吗?听雪竟然要她们删了这么重要的照片。

    她们还要拿着这些照片去大老板面前告赵磊,怎么能说删了就删了。

    凤承允忽然明白,这两个女人不会按照自己说的话做,转身看着玻璃门外的俞听雪,冲她招招手。“承允,你过来一下。”

    俞听雪听到凤承允喊自己,大步走到他面前,想悄悄问他张姐和曹姐跟他说了什么,又觉得在人家面前说悄悄,不礼貌,只好忍住。

    “头低下来,我跟你说件事。”凤承允说道。

    他还想跟她说悄悄话,这算不算是一种默契,俞听雪愣了愣,又看了眼张姐和曹姐,弯腰头凑到凤承允面前。

    凤承允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俞听雪忽然瞪大眼睛,像听到什么天大的事情般,不敢置信地看着凤承允。“有这种事?”

    上午在会议室门口,看到赵磊肆无忌惮的占刘莹便宜,其他高管们毫无反应,其中有没看到赵磊行径的,但也有目睹赵磊行为的,那时,俞听雪觉得赵磊太嚣张。听了凤承允说的话,这赵磊不止嚣张,根本是疯了,明目张胆的在商场里卖假货,一旦被发现,不单单城市广场的信誉没了,总公司奉氏也会受到牵连。

    城市广场是奉城最大的购物广场,也是奉城标志性的建筑,本市市民,外地来的游客,每天络绎不绝,还敢卖假货,赵磊简直是丧心病狂。

    “别闹,听我说完。”凤承允皱眉。

    俞听雪知道自己反应过大,可谁在听到这样的事情后反应能不大,张姐和曹姐的反应说不定比她还大,因为她们都是城市广场的员工,东窗事发,她们都会被连累,轻者失去工作,重者可能还会被叫去打假部门问话。

    定了定心神,俞听雪才又把头凑到凤承允面前,安静的听他说,直到他说完,她才直起身,看着张姐。“张姐,把你手机里的照片删了吧。”

    凤承允说,张姐手里的照片一但被赵磊知道,后果很严重,尽早删了的好,虽然她不知道具体有多严重,但她知道凤承允从不说假话,他说严重,就一定很严重。

    “为什么?”张姐不懂,听雪要她删了手机里的照片,听雪的这个新男朋友也叫她删,他有什么资格。“还有你是哪个,我什么要听你的?”

    曹姐比张姐想的多些,听雪叫张姐删照片,她也不赞同,听雪突然叫来她新男朋友,让她不得不怀疑听雪这个新男朋友的身份。

    刚刚看着这个男人的时候,只觉得他长得很好看,此时再看,又觉得男人身上透着矜贵之气,他……或许不是普通人。

    曹姐刚想劝张姐说话注意点,一群人鱼贯而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她们口中的赵扒皮,城市广场的负责人赵磊。

    “总裁,总裁原来你在这里啊,我们真是好找。”冲到男人面前,赵磊一脸严肃正经。“欢迎总裁莅临我们城市广场巡视,指示工作,大家欢迎。”

    话落,赵磊自己先鼓起掌来,一双精明的眼睛朝张姐和曹姐看了几眼,这两个女人最好什么也没对凤承允说,不然……

    此时此刻,张姐和曹姐已经吓懵了,完全无视赵磊的目光。

    机械的随着众人一起鼓掌,脑子一片空白,耳边回荡着一句话,“总……总裁……他是……”大,大老板,听雪的新男朋友是凤氏集团的总裁,她们的大老板。

    见两个女人无视自己的目光,赵磊心中冷笑,愈发相信,这两个女人对凤承允说了什么,等凤承允巡视完走了,他亲自问问她们都说了什么。

    昨天接到总公司通知,今天下午,新上任的总裁要来商场巡视,他一度怀疑是总公司那边的人和自己开玩笑,。要知道,城市广场在凤氏高层的眼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卖场,哪怕城市广场每年给凤氏创下可观的收入,股东们也没重视过。

    二爷坐了六年的总裁,一次也没来过城市广场,他也是在六年前才放开手脚,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他的生活也跟着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凤承允出任总裁,他知道凤承允不会和二爷一样放任他,但起码也不会这么快,毕竟,总公司里的人压根不在乎城市广场这个小小的卖场。没想到,凤承允竟然把城市广场定为,他出任总裁后第一个巡视的分公司,给他准备的时间也只有短短的一天,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在总公司被斥责后,他匆匆赶回来看亲信们按照他的吩咐,准备的如何,亲信们没让他失望,他很满意,他相信不会被凤承允看出破绽。算准了凤承允到的时间,他特意领着一群主管,和员工代表去门口广场接总裁,是想利用人多,牵着凤承允的鼻子走,让凤承允只能看他愿意给他看的。

    谁知,凤承允竟然和他玩了次金蝉脱壳,他们一群人在门口只接到两个随行秘书,方骊和刘莹,凤承允和吉韬则知去向,他心道不妙,赶忙亲自去监控室查看,才查到他在这里。

    俞听雪看着赵磊,没说话,凤承允也没说话。

    赵磊自己讨了个没趣,无妨,他脸皮厚,满面笑容的又说:“这里人多口杂,也吵闹的很,总裁不如移步去我的办公室,你想看什么,我都叫人搬进办公室里。”

    跟赵磊一起赶来的主管们,纷纷附和,男女人皆有,男人盯着凤承允看,女人则盯着俞听雪,俊男美女,总是比较养眼。

    这会儿,没人会把凤承允那张脸,和以往一个小小的收银员联系在一起,除了一个人,他紧紧地盯着凤承允的脸,眼眸里有震惊,有疑惑,还有不敢置信。

    察觉到有别于其他人的目光盯着自己,凤承允抬眸看去,一群男男女女,把他和俞听雪围在了中间,分不清谁的目光不一样。

    “听雪,你男……”这时,曹姐回过神来,刚开口,俞听雪出声截断她的话。

    “太太,赵经理让我们去他的办公室谈,你说我们去吗?”俞听雪低头看着凤承允,询问他的意思。

    太……太太,大老板喊听雪太太?曹姐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一时间接收的讯息太多,她消化不了。

    人群里,看着女子的一个男人,眸光由震惊转为骇然,慢慢又被绝望填满,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慢一步。

    你和刘凯在一起时,我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因为你们没结婚,未来还有变数,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祈求,你真和刘凯分手了。我高兴坏了,每天数着时间等你回来,我对自己发誓,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绝不让你再受到伤害,今天,你回来了,身边却又有另一个人。

    他家世好,有钱有长相,最重要的是,你们已经结婚,他都唤你太太了。

    “不去。”凤承允神色冷然,看着赵磊的目光冰冷无温,像看一个死人。

    这座城市广场,是父亲独排众议,一手建立,倾注了父亲和奶奶多少心血,才有今天的规模,赵磊,他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在商场里卖假货,毁坏商场的信誉。

    赵磊皱眉,心中疑惑,这个女人看着自己做什么?人事部经理说,这个女人很可能成为凤家第二个老佛爷,他是不信的,等二爷回来,凤氏就和凤承允没什么关系了,这个女人是凤承允的老婆,自然也没关系。

    俞听雪在凤承允身边,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流,轻轻握住他的手,凤承允一顿,收回眸光望着她,感觉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撞了一下。

    她总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给他温暖。

    “太太说了算。”俞听雪说完,转头看着赵磊。“赵经理你回去吧,太太说了不去你的办公室,我听太太的。”

    “总裁……”赵磊还想再劝。

    俞听雪却不给他机会,直接截断他的话。“不用再说了,让大家都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我是来巡视商场运营状况,不是来给你们当动物园里的猴子,任人观赏。”

    总裁发了话,谁还敢再继续逗留,除非饭碗不要了。

    人群散开,俞听雪牵着凤承允的手,继续巡视,方骊和刘莹跟在两人身后,赵磊带着几个主管,跟在方骊和刘莹身后,一行几人,刚好符合俞听雪之前的设想。

    一圈没走完,俞听雪受不了,忍不住在凤承允耳边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凤承允早没心情巡视,说随时都可以。

    忍不可忍,自然无需再忍,俞听雪向来不会委屈自己,停下脚步等着几人走近跟前,方骊和刘莹见她们停下,快步走过来问她们有什么事,俞听雪摇摇头,等到赵磊几人走到面前,才说宣布今天的巡视结束。

    然后牵着凤承允的手,头也不会的离开。

    方骊和刘莹,以及赵磊和其他几位主管愣在原地,众人心里只有一句话,总裁真是任性。

    转念一想,人家是总裁,不缺任性的本钱。

    回程的路上,凤承允没处理文件,也没和自己说话,面无表情的盯着车窗外愣愣出神,女子清丽的五官在车窗黑色的玻璃上投下阴影,深沉难测,似压抑着什么。

    俞听雪看着他这副样子,心没来由的抽痛了一下。

    今天后座安静的反常,吉韬抬头看了眼后视镜里的两人,猜想是巡视时出了什么事,他本来是要跟随的,三少说不想太引人瞩目,把他留在了车里。

    天知道,她们出来巡视分公司,本身就是件引人注目的事情,等红绿灯时,吉韬回头,先看了眼凤承允,问俞听雪。“出什么事了?”

    “赵磊在商场弄了几间店铺,卖假货。”俞听雪没瞒着,一句话,简明扼要。

    “什么?”吉韬震惊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随后气愤的说:“赵磊他怎么敢。”

    吉韬的反应都这么大,凤承允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又该是怎样的反应?当时他的面前还有张姐和曹姐,他一定压抑的很辛苦吧,俞听雪看着凤承允的背影,眸光里流露出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心疼。

    “三少……”吉韬喊了凤承允一声,没有下文,语气里的迟疑和担忧十分明显。“这件事……”

    城市广场是凤叔叔的心血,也是凤叔叔留给三少为数不多的东西,他们这样糟践,三少心里该多难过和愧疚。

    “绝不姑息。”凤承允面无表情的转回头,眼神寒冽锐利。“吉韬,联系苏斐然,我要跟他借人。”

    吉韬吓了一跳,皱眉说:“这样一来的话,前总裁……”

    “没他的授意,赵磊哪来的胆子,敢这样糟践我父亲和奶奶的心血。”截断吉韬的话,凤承允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寒气逼人。

    吉韬离的远都感觉到了,坐在他身边的俞听雪感觉更清晰,听了凤承允的话,惊讶的张大嘴巴,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凤承允让吉韬联系,苏……苏……

    “好,我回公司就办这件事。”吉韬点头,后面传来车子喇叭声,旁边的车子都缓缓启动,不用看也知道是绿灯了。

    车内又陷入沉寂。

    “哪个……”等了一会儿见两人都没再开口,俞听雪觉得自己可以问出心中疑惑了。“你们说的苏……苏斐然是……”

    这个名字,在a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知道是不是她想的那个人。

    “苏斐然,总统阁下。”回答她的是开车的吉韬。

    “真是总统阁下呀,你们俩还认识总统阁下呀?”俞听雪不自己的提高的声音,她这会儿还分不清自己高兴,还是别的什么。

    a国是总统世袭制,苏家,是皇室,苏斐然是现在的总统阁下,电视上几乎天天都能看见他的身影,年轻有为,长相……嗯,和凤承允可以说是伯仲之间,不分上下。

    “你们是怎么认识总统阁下的?在哪儿认识的?认识多久了?总统阁下好不好相处啊?声音是不是和电视上播放的一样好听?”俞听雪一股脑丢出几个问题,恨不得把自己想知道的全问个遍。

    “多事。”凤承允轻飘飘的看了吉韬一眼。

    “三少,你别这样看着我,她现在是你妻子,圣诞节的时候,早晚要见面。”吉韬觉得委屈,早晚都要见面的,先和她说了,让她有个心里准备也好。

    普通平民,忽然见到总统是什么反应,他领教过,真心不想再回忆那个画面。

    凤承允哼了一声,没再开口。

    两人谁也没回答她的问题,俞听雪本来有点生气,听到他们说什么圣诞节,早晚见面之类的,好奇心又被唤醒。

    她看看吉韬,又看看凤承允,最后决定还是问吉韬,凤承允话太少。“吉韬,你刚才说什么圣诞节?什么早晚要见面?和谁见面?”

    “问三少,我什么都不知道。”吉韬不想再说错话被三少责怪。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