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在渊 第三十八章:清策天尊出观云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顾天南开始练剑是九月初九重阳日之后的第三天,这一招最简单最浅显的拔剑式,他一直孜孜不倦地练到了霜降。https://www.25shu.com不管鸿玄宗其他弟子怎么看,大师兄顾天南始终苦练这招入门剑法。

    顾天南白天练剑,晚上捧着楚凤鸣留下的那几页《御风剑经》苦思冥想,往往都是嘴里念叨着几句心法,枕着剑决入眠。

    凌苍雪则受到了父亲凌道升的约束,每隔两日才被允许来一次小莲花峰,观摩大师兄因辛苦练剑而日渐雄魁的肌肉。

    凌苍雪自然以为是陆云卿从中作梗,对陆家二公子不理不睬,其实这次是凌苍雪冤枉了陆云卿,这全然是凌道升的主意。

    那天晚上凌苍雪给陆云卿来了一句疾言厉色的警告后,陆家二公子还真没敢去凌道升面前指手画脚,只是疯了一样在洞庭山七十二峰上搜罗鸢尾花,直到摆满了净乐宫后殿一道十二丈长的回廊。

    赵天阳也见过几次陆云卿漫山遍野寻找鸢尾花,感叹了几句可怜的痴情人之后,更让他感到讶异的是,东苍阁弟子齐致朴居然也低头哈腰跟在陆云卿屁股后面帮忙。

    虽然陆云卿对齐致朴依然冷若冰霜,但已经不再驱赶这个脸上溢满谄媚的同龄人。

    这一年霜降日,鸿玄宗中以“天枢剑”凌道升为首的“鸿玄七剑”罕见地被召入观云楼中,面见已经闭关十二年不问世事的清策天尊。

    观云楼外,万物肃杀,草木初霜,天地间一片苍茫。

    寒风乍起,云海一阵翻腾,观云楼时而湮没于云波诡谲之中,时而重现于朗日碧空之下,气象巍峨壮阔,一如鸿玄宗这座开山百年的道教祖庭浮沉于北周江湖。

    观云楼中,有道一丈见方的汉白玉屏风,古朴厚重,大气磅礴,雕刻着一幅先天方圆、阴阳糅合的太极图。

    这道汉白玉屏风本就价值连城,屏风上雕刻的太极图更是无价之宝。据说这幅太极图乃是鸿玄宗开山祖师夜鸿天尊亲手持剑雕成,既蕴含天地万物之通理,又有无上剑气内敛其中。

    汉白玉屏风之前,威震北周江湖一甲子之久的清策天尊坐于紫檀几案旁,神情肃穆,他坐姿看似随意,却带着一股帝王般的威严,尤其是那精光内敛的双眸,一看就让人觉得此人修为深不可测。

    清策天尊鹤发童颜,剑眉鹰眸,一身飘飘欲仙的雪白道袍不染尘埃,跟北周百姓家中供奉的真武大帝画像颇有几分神似。

    清策完全继承了师尊夜鸿除恶务尽、荡平妖邪的刚烈性情,不仅令北周江湖上的歹人闻风丧胆,在鸿玄宗内也是出了名的不苟言笑。凌道升、顾凡等“鸿玄七剑”在江湖上声名不凡,都是万人敬仰的高手,但在清策天尊面前,仍然如后辈晚生一般恭谨小心。

    清策天尊面前,独独少了开阳剑宁元的“鸿玄六剑”肃立不言。

    天枢剑凌道升站在最前,满面红光,恂恂儒雅,鬓边微见花白,也许是平日忙于打理鸿玄宗的繁杂事务而疏漏了剑术,凌道升略微有些中年发福,体态稍显臃肿,宽松的道袍也难掩大腹便便。

    天玑剑顾凡和天璇剑吕玉山并肩站在凌道升身后,吕玉山是鸿玄宗南霆阁阁主,脸黑嘴阔,身材高大魁梧,比顾凡几乎高出了一个头,双臂上隆起的健硕肌肉把衣袖撑得紧绷。

    千万别以为吕玉山虎背熊腰,貌似只会三板斧的莽将,其实此人心思缜密,在“鸿玄七剑”中最为足智多谋。

    天权剑方巍奕、玉衡剑温良、摇光剑吴鸿风三人站在最后。

    天权剑方巍奕是北冥阁大执事,长脸深目,瘦骨棱棱,样貌清雅。方巍奕除剑术不凡之外还精通抚琴丹青,棋艺高绝,在鸿玄宗内难以找到势均力敌的棋友后,他经常划地为局,自己跟自己对弈。

    方巍奕在江湖上被人称作是“棋琴剑”三绝,在他看来,自己剑法实属一般,琴技尚可,最让他引以为傲的,是棋艺。

    玉衡剑温良人如其名,面色稍显枯黄,眼神却清澈谦恭,一袭灰色道袍洗得有些发白,却一尘不染。

    常言道君子温润如玉,不过如此。玉衡剑温良是南霆阁大执事,性格沉稳如山,尤其擅长铸剑炼器。鸿玄宗中有三把灵气十足的飞剑,都是由温良辅助清策天尊锻造的。

    摇光剑吴鸿风在“鸿玄七剑”中年纪最轻,不过才三十岁出头年纪,剑道造诣却在七人中最高,是北周剑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剑痴”。

    吴鸿风面目清秀,丰神如玉,双眼中透着“剑痴”应有的坚毅。吴鸿风背上有一副玄铁打造的剑匣,内藏长剑三把,短剑七把。北周江湖上有传言称吴鸿风近年来已经能以意御剑,剑匣中的短剑可凌空十丈取人性命。

    遥知兄弟登高处,剑光满楼少一人。

    “天罡北斗,七星七剑。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摇光都在,宁元那小子去哪了,又偷偷溜下山撒野去了?”清策天尊的嗓音醇厚而中正,透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堂下,鸿玄宗三代弟子中的六位中流砥柱沉默不言,清策天尊略微迟疑后,把视线逐渐凝聚在天玑剑顾凡身上。

    宁元是东苍阁大执事,跟顾凡的关系最为亲近,他去了哪里,顾凡肯定知道。

    不料顾凡眉头紧锁,不置一词。

    清策天尊心头一沉,难不成宁元这小子又惹下了什么天大的祸事?早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纪,难道手下还没有轻重?

    在“鸿玄七剑”中,宁元的性格跟他最像,也最让他头疼。

    “回禀师尊,宁师弟带领东苍阁七位后辈弟子游历江湖两年,本该于重阳日前回山。但在归途中不幸遭歹人暗算,被迫拔剑自刎,尸首被一匹老马背回,东苍阁七位小弟子倒是平安归来,毫无未损。三师叔冲阳天尊已经下山,临行前吩咐我等一切照旧,不可轻举妄动。待三师叔查明真相,不论仇敌何等身份,我等必要跟仇敌为六弟讨一个说法!”

    凌道升本就长了一张大红脸,此时说到激动之处脸色更显潮红,仿佛喝了三大碗烧刀子一般。

    清策天尊已经活过了两个甲子,修道一百多年,胸怀早就一片空明,虽不似佛家禅师那般斩七情断六欲,却也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但今日清策天尊刚刚刚出关,便听闻弟子宁元的噩耗,难免泫然神伤。

    清策站起身来,望着楼外苍茫云海道:“天下没有哪个宗派能像咱们鸿玄宗,百年来独领风骚,领袖江湖群雄。可无波澜怎能称江湖,有起就必然就有伏,只许我鸿玄宗弟子仗剑远行踏浪乘舟,就不许邪魔外道明枪暗箭逆天而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何况魔教六派早就跟咱鸿玄宗结下血海深仇?宁元的事,有因,亦有果。”

    天璇剑吕玉山向前踏出一步,粗着嗓门道:“师尊,依弟子拙见,此事并非魔教所为。魔教中人历来心狠手辣,残忍暴戾,若真有位能够逼迫六弟自刎的魔教高手踏足中原,他定然不会放过东苍阁七位小弟子。此事,怕是另有隐情。至于究竟是何门何派所为,弟子不好说。”

    玉衡剑温良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不慌不忙道:“师尊,弟子不认同三哥的看法。据月华师姐所述,六弟是在文阳城不辞而别后遭歹人毒手。六弟带着七位晚辈弟子在文阳城三十里之外的竹泉林剿除蟒妖,当夜有九天雷劫现世,蟒妖最后不知所踪。弟子认为,六弟的死肯定跟九天雷劫和这条莫名出现的蟒妖有关。魔教妖人极为擅长炼兽造丹,说不定这条蟒妖就是魔教妖人豢养的妖兽!而竹泉林除妖,就是魔教妖人精心布置的一个圈套!”

    清策天尊转过身来,轻轻抚摸着汉白玉屏风上的太极图纹,仿佛在细细体会夜鸿祖师留下的丝丝剑气。

    过了半晌,清策天尊缓缓开口道:“蛟蟒渡劫,化而为龙。猎龙之战中,我鸿玄宗在堕龙关遭遇龙族四大龙王中的黑龙王、白龙王、赤龙王,还有他们的龙子龙孙,还有西北荒原上的十万妖邪精怪。”

    “那一场血战足足打了五天六夜,夜鸿祖师本有亲传弟子十一人,其中七人死于这场血战,我鸿玄宗八百多位弟子身死道消,其中西华阁三百多位弟子无一存活。夜鸿祖师亲手斩了黑龙王、赤龙王,我身中二十多处伤口,本想与那白龙王同归于尽,结果景文师弟抢先一步,一剑刺中白龙王心口,他也被白龙王捏碎了头颅!景文师弟,替我死在了堕龙关!”

    猎龙之战是神州沃土三百年来非常惨烈的一场大战,比战国时期的七国争霸有过之而无不及。

    清策天尊今日回想起年少时的峥嵘岁月,言语之中没有多少血气豪迈反而充满了落寞悲戚。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