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 棚屋中的老人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孩子出现的时候,李清和辛火两人同时呆了一下。https://www.wanantxt.com

但是那个乞丐却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了一样,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了过去,“长老!救命!长老!救命!”

这一幕完完全全的可以证实这个人便是所谓的源头,那个所谓的祈福,就是他赐予的!

孩子模样的长老丝毫没有理睬地上那个求救的乞丐,径直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李清的表情慢慢紧张了起来,甚至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这种本能性的行为让李清感到极为的恼火。

辛火也是差不多的紧张,这种被对方压制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他难受。

两人的表情不停的变化,最后在两人的紧张注视下,那个孩子终于走到了两人的面前,身后则是那个滚在地上的乞丐。

李清眉头跳动了数下,目光终于和那个孩子对视在了一起。

那张稚嫩的脸庞,外加纯净的目光,但却有一副极其沉稳的表情,与之对视,李清竟然有种在看待长辈的感觉一样。

这几种完全不同的特性组合到了一个人身上,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此奇怪的组合,李清完全接受不了。

“何必为难一个普通人,我们聊一聊吧!”

相同的话从对方口中说了出来,李清只能点头,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或者说是不敢拒绝对方。

一旁的辛火也是跟着李清,默默的点了点头。

长老看了一眼身后的乞丐,轻声细语的说道:“让大家都离开这里吧,别再制造仇恨了。”

那人顿时异常的满足,赶紧听从了长老的话,开始驱赶四周满脸怒气的人们。

长老看了一眼李清,之后便是率先动了起来。

李清和辛火对视了一眼,然后便跟了上去,跟在了那个小孩子长老身后。

三人走了没几步,身后的场景便是迅速转换了起来,整个过程异常的诡异。

就这么一瞬间,几人所处的环境便是瞬间转换,一切都没有什么的痕迹。

当然,下一刻李清便是不敢再走了,异常谨慎的说道:“你想把我们带到哪里?”

“自然还是匠城!跟着来便是了,有人想见你!”长老平静的回道,之后便是继续走了起来。

四周的环境犹如画布一般,在三人面前疯狂的快进了起来。

这一幕顿时让两人感觉有点晕,好在这一切发生的足够快,快的让两人都没有时间来反应出不适。

他们的最终目地并没有太远,和之前待的地方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远了一点而已。

一个很是破败的棚屋,甚至还在漏雨,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从棚屋的沿角边递了下来,之后便是落在了水盆里,溅起了两滴更小的水珠,外加一个逐渐扩散的波纹。

李清的目光一直都在这个水珠之上,这清脆而又安静的一刻,让她感到异常的安详,那份浮躁顿时被强行压了下去。

一旁的辛火也是相同的表情,就这么木愣的看着那个水珠,脸上出现了松弛的笑容,这是辛火少有的松懈状态,以往的他都被自己体内的火灵逼的太过紧张,这一刻他终于放松了下来,靠的竟然是两滴水珠而已。

短暂的一刻安宁,让在座的几人都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出声。

水珠滴了一滴又一滴,李清就这么看了一次又一次。

心中的安宁和平静让她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在短暂的闭眼深吸之后,李清

睁眼,算是从那副状态下恢复了过来。

之后,便是将目光聚焦到了面前的两人身上,一老一小,小的便是那个所谓的长老,而那个老的则是有点老的过分了,全身瘦的跟个皮包骨头一样,白发白须极为的凌乱,唯一的好处便是那双深邃的目光。

在看到这个目光的时候,李清便像是看到了吕安的目光一样,甚至比吕安的目光更加的深邃。

李清顿时感受到了一种恍惚的感觉。

老人突然看着李清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极为欣慰的笑容,“李城主,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这个称谓顿时让李清眉头一挑,“这个称呼说的有点早了,现在匠城的城主可是唐庚,可不是我!”

“无妨,现在不是你,以后必然会是你,你是匠城的天命之人,未来匠城的城主必然是你,而且你还会带领匠城走向前所未来的巅峰,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场景。”老人很是认真的说道。

这种解释听着更像是预言,李清一听完就感觉有点奇怪,天命之人这四个字,在她看来只有吕安才能受之,除了吕安,她不觉得有人能担得起这四个字。

所以老人的解释让李清感到异常的无语,“你说的人不是我吧?我怎么可能是所谓的天命之人,要是我这样的人,我早就已经是天下第一了!”

老人哈哈一笑,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个小孩子,“拿几个椅子过来,我们好好聊聊。”

孩子点了点头,立马扯了几张破凳子过来。

破烂的凳子都已经发霉长青苔了,李清看了连连摇头,极为抗拒的说道:“不用,我站着就行了!他什么时候醒过来?”说完指了指一旁的辛火。

老人看了一眼,很是欣慰的说道:“他有执念,如此对他而言,这并不是坏事情。”

“哦?你在帮他练心?”李清极为震惊的说道。

“你刚刚不也一样吗?”老人直接反问道。

想起之前的那些水珠,李清浮躁的心的确沉稳了不少,或者说舒服了不少,只不过这种类似幻境一样的场景对于身为宗师的李清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这个就是你忽悠那些人的本事?让他们愿意听你的方法?”李清极为不屑的说道。

老人哈哈一笑,没有多解释什么,“李城主既然这么认为,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你一口一个李城主,搞的我和你很熟一样,我想不明白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存在,你什么时候出现在匠城的?你在匠城的目地又是什么!像你这么强的人,多半也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难不成想要争夺匠城的城主之位?”李清直接说了一个恨不可能的猜测。

果不其然,对方听完便是大笑了起来,极为高兴的大笑了起来,“李城主可真会说笑,可惜说的一点都不对,我只是为了这些人而存在这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多。”

李清自然一点都不相信,这么强的人她之前从来没有碰到过,现在突然出现在她视野中,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潜龙榜评比的时候出现,出现的这个时间点太过奇怪了,如果说对方没有一点企图,李清肯定是不相信的。

至少对方肯定是有目地,想想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么一个破街上,多半也是对方有意为之的结果吧?

李清直截了当的问道:“是你把我喊过来的?”

老人点了点头,“没错,是我将城主喊过来的,因为有些事情想要和城主沟通一下,只是

没想到城主来的竟然这么快,而且直接和别人动手了,这是我没想到的事情。”

李清也是不再废话,“既然是你把我喊过来的,那么你叫好好和我说说,把我喊过来干嘛?不会是想杀我吧?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想杀我,恐怕也需要付出一点代价吧!”

如此坚毅的话语再一次让老人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是这样的风格,所以我并不意外你会这么说,不过你大可放心,叫你过来自然是好事,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一个人吗?或者说是一帮人。”

一提到这个,李清直接挺直了腰板,异常紧张的看着老人,“不是你们?然后你还知道是谁?所以你是想告诉我线索?”

老人点了点头,“没错,因为这次的这些人已经触及到了匠城的根本,而你们这帮年轻人并没有意识到,所以我觉得我得提醒你们一声,否则的话,匠城的未来可就不明朗了!”

李清眉头一皱,脸上全是困惑的表情,“根本?匠城的根本是什么?难道不是灵域吗?灵域现在一直都保护的很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人点了点头,“没错,灵域算的上是匠城的根本,但吴解都能将其送给逍遥阁,所以说明灵域并不是匠城的真正根本,唯一能称得上是根本的就只有一个字而已,那就是匠城的匠!”

“匠?”李清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完全不明白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老人继续解释道:“自从吴解离开匠城之后,匠城出现了很大的变故,但总体的根基还在,虽然弱了点,但并不碍事,可惜到了如今,匠城的根本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些匠师,已经可以说是没有根本了,和一般的城池并无二意,这才是匠城最大的变化!”

现在李清稍微明白了一点这人想说什么意思了,她非常的不理解,直接摇头苦笑了起来,“老前辈,你说的这些话在我看来只不过就是念旧而已,现在的匠城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差,甚至可以说是在变得更好,人变得更多了,贸易来往也越大了。”

“除了地位越来越低了!”老人补充了一句。

只可惜,这话让李清有点无法反驳,因为这也是他们现在想要改变的现状,这个地位的确是越来越低了。

这次潜龙榜就是为了想要取代逍遥阁不可替代的地位,转而让匠城也如逍遥阁的地位一样。

这是最开始的初衷,只可惜从老人口中说出这番话,让李清对这个初衷出现了一点点的怀疑,难不成这个想法真的有问题?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现在对于这个事情不感兴趣,我现在只对那个暗杀的杀手感兴趣,你说了这么多,还不如直接和我们说那个人是谁!”李清立马便是换了个话题。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你们成功之后,谁的损失最大,谁就有最大的嫌疑!”老人平静的回道。

这话基本上直接将目标指向了逍遥阁,因为成功之后,只有逍遥阁会有损失,别的势力可是一点损失都不会有,甚至还会因为这一次评比得到好处。

逍遥阁在其中扮演了很不幸的角色,那么推测过去,逍遥阁想要阻拦匠城貌似也就说的过去了。

“真的是逍遥阁吗?”李清很是忐忑的说道,他们和逍遥阁的关系向来很微妙,之前两者很不错,现在则是变得不怎么样了,但双方还很克制,如果这一次被证实,那么两者之间的关系可就算是真的破灭了,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况且现在还有一个小丫头还待在匠城。

老人没有点头摇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