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夜战魔法少男》记忆与夏末的后夜谈 五百九十一章 同时碎裂的面具,跨越时间的重逢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存在,

夜战世界从开始的那一刻起,每隔一段时间,年代不定,人选未知,在某个特定人身上就会觉醒的特定能力,远超常理不可思议的....超凡之力!

而通常来讲,

在没有特殊情况下,一个时代,一般只会活跃着一个拥有超凡之力的存在,

直到某一个超凡之力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这个定律...

...

编号第八——不死。

这打破死亡和时间概念的不可思议,导致的结果就是在某个已经该是下一编号活跃的时间节点,以同样都是a级上位的参加者阶位...

两个超凡之力肆虐在这片战场上正面碰撞!

轰————!!!

地面倾然炸裂,庞然的冲击力携卷着毁灭危险的霜冰雷电,让碎石巨岩违反地心引力的向上冲起,在夜色中发出振聋发聩的巨响!

拖拽着燃烧灰烬的漆黑在空中翻转发力、解放的银断龙牙上【雷牌】、【冻牌】、【力牌】、【剑牌】、【斗牌】同时亮起!

然而蛛网纹路轰然的中心,挡住狰狞华美银白大剑的那层黑色半透明光膜却只是激起涟漪!

竟然....正面接住了...!

黑眸不可思议的出神睁大,用这样的一击让零骑避躲的方然,看着眼前那让人浑身发冷‘诡笑’女士的黑白面具,感觉到了一股未知和恐惧,

还有刚才那是什么感觉...

恍惚之间,方然看了一眼手中刚才不知为何传来一股异动的银断龙牙。

然后海基在脑海预警,眼前的人影抬起了那根顶部黑色水晶的巨大魔杖,一股致命的感觉从侵袭而来的魔法黑光中传来,【盾牌】在银断龙牙龙脊断裂的凹槽中再次亮起,

甩出一道冰霜雷电的剑光,光壁挡住魔法的余波,漆黑青年的身影一甩夜之巡礼的斗篷衣摆朝后分开!

笼罩着白色身影的光壁被方然伸手控制扯了回来然后消散,看着怀里如同凋零的白玫瑰一样的奥蕾莉亚,那双让自己印象无比深刻的湛蓝眼眸已经失去了神采。

该死,来晚了么...不对!

眉头微皱,方然眼中惊疑不定看着怀里穿着白色贵族礼服的女性,

忽然间意识到了自己一百年后可是见过奥蕾莉亚的。

这么说,她没事么...

略微的放下了心,激活【浮牌】送她到其他已经被方然聚在一起、用【眠牌】暂时稳住了的那些小镇居民那里去脱离战场,

然后他才轻吐出口气,重新转过身。

弥漫着黑暗的小镇里,披着奥古漆黑的夜之巡礼,黑发和斗篷灰烬的衣摆被喧嚣吹乱,睁着重获新生的黑眸,解放了的银白龙脊大剑拖在地面,

a级上位的力量在身体里肆意激昂的涌动,和那晚京城五芒里一样的方然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恐惧!

那究竟是怎么样疯狂的惊悚不详...

最直观的念头在方然的脑海里出现,黑眸视野中造成了这一晚如同地狱一样恐怖场景的存在,是并没有立刻反击只是站在那里穿着黑裙的女性身影,握着比她还高镶嵌着黑水晶的巨大魔杖,

脸上画着诡异微笑表情的女性面具,黑白两色单调恐怖的瘆人。

这就仿佛是亲身面对恐怖片里的场景,足以吓退任何普通人的景象让方然感觉到某个地方微微发凉,

但是很不巧的是,被年幼的少女抱住拆穿他的面具,放下那沉重的一切、做出了约定,现在的方然和那一晚京城场景中一样...

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是谁....?”

看着突然出现的身影夺走了自己刚做好的‘人偶’,魔女握着魔杖偏着头发问,是让人发瘆的面具、让人发瘆的疯狂笑声。

但是回应她的....是突袭而来冰川荆棘!

“呵呵...”

假如不看这恐怖的景象,这应该是银铃般让人迷醉的妖冶笑声,

不知名的魔法发动,她站着的破碎地面就如同一潭漆黑的湖水,骤然弹射出十几米的巨大尖刺,轰隆作响中贯穿了冲锋而来的冰川!

【驱牌】、【幻牌】发动,冰块碎落的那一刻,握着漆黑喧嚣的巨大黑影已经握着狰狞的龙脊大剑冲到了她的面前!

尖刺直角扭曲,微微蓄力,仿佛具有生命的蛇一样从半空中的各个角度朝着方然贯穿而去!

尖端碰撞发出钢铁一样的铿锵巨响!

佯攻的幻影被贯穿消散,方然的真身出现在那后方,银断龙牙伸长的龙脊链刃上冰霜雷电再次闪耀!

然后被那层透明黑膜再次泛起涟漪的挡住。

将近上万的魔能值都不行么...

庞大的魔能消耗,有些开始承受不住的身体再次传来的那股熟悉的撕裂感,让方然黑眸中神色挣扎不信。

被反震冲飞,黑眸里传来海基的预警,尖刺一瞬间融化,变成了淤泥般没有形态的‘手’,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一样已经朝着他缠绕抓来,

“影!”

低喊的同时左手手腕一甩,又一张新的库洛牌被方然甩出,然后银断龙牙划出半弧收纳激活,甩出月牙银龙的链刃切割!

形态有些相似的能力互相淹没在了一起,

倒飞出去的那一瞬黑眸慎重的凝然,虽然做好了面对强敌的心里准备,但说实话,方然没想到会有这么棘手!

虽然是简单的交锋试探,但是刚才那一幕无法击穿对方护壁的景象让方然明白...

他被压制了。

除去冰海之上的那道光影,在他激活着外载核心,以超过一万多的魔能基数加载‘无限’的力量的状态下,他头一次在一对一的战斗中被人压制了。

一百年前原来有这么强的参加者存在么...

夜风喧嚣在黑暗的小镇,虽然疯狂的人们已经被方然控制稳住,但是无声凄凉的气氛更添一层诡异,

同样是a级上位,同样拥有超凡之力,同样的漆黑身影,此刻的小镇里只有他们两人!

散发着光芒的巨大五芒星中,站在坑陷破碎的地面上,惊异自己被压制的事实的方然不知道的是,在已经超过了三百年的漫长时光里,因为最初那个对女性无比黑暗的中世纪开端,

遭到无数背叛、被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这个事实逼疯,徘徊、孤独、杀戮...种种负面情绪的滋生,已经彻底吞没了魔女的理智,

而这个时代,正是她最疯狂、也是最恐怖的时候!

漂浮在黑暗小镇的半空,一甩手中的银断龙牙,听着龙脊链刃银白钢铁一节节猛然收回铿锵声响,黑眸俯视着那道站在缓缓收缩的巨大五芒中的诡异女性,像是觉得很麻烦没办法的无奈轻叹:

“只能用了么...”

然后缓缓抬起手臂,方然的黑眸平静,却突然忍不住笑了笑轻声自语。

“没办法,毕竟女王大人可是吩咐了我要早点回去。”

一张他从未用过的库洛牌出现在他的手中。

使用【创牌】创造出其他一次性使用后会变空白的库洛牌,无论场景内外都会强制消耗十分之一的大量魔能,以他现在超出一万五千点魔能值的上限,就是一千五百多点的魔能,但这张牌的话,方然不知道一会他还得补全多少不够的魔能。

除去顶点的光暗、以及四大元素,在他目前能动用的46张牌中,除了像是剑、冻、雷、盾和翔、浮、跳这种类似在战斗中作为常规战斗方式的牌,以及幻、影、岚、驱还有其他一些还没觉醒的可以正常使用、但供给庞大魔能可以发挥不可思议效果的牌以外,

还有一种级别更高的特殊牌可以投入战斗,

但是它们光是简单的使用,就需要高昂无比的魔能,像是方然那晚救回宿群用过的‘戾’,像是他瞬间切入北极战场的‘轮’,还有已经成为了他心脏的‘创’,以及他手中这张...

夜之巡礼永远燃烧的破碎衣摆被喧嚣的夜风扬起,披着漆黑巨大斗篷的方然看起来总是高大森然,带着一股可能是来自那位神王的奥古威严,

他横起手里的银断龙牙,缓缓的把那张牌chā jin龙脊断裂的凹槽。

包括这张牌在内的数种手段,他原本是打算作为北极上彻底击溃那些零骑的底牌来着,

虽然他的身体在那道光影之前,没能撑到掀开这些底牌的地步...

神秘黑裙的女性握着巨大的黑水晶魔杖,看着自己被抵消了的魔力之触,完全没有在意,对于掌握着不知道多少黑魔法的她而言,那只是最简单的手段。

握在她手中大小与她身影不相称的魔杖举起,黑玫瑰的繁杂晦涩的魔法阵芒在她的脚下扩散,哪怕精神已经疯狂,但是积攒在本能里的是上百年的战斗经验!

初步简单的试探判别之后,她没有任何犹豫就不管不顾的发动了最强的一击,姿态疯狂!

海基的视野分享着全景,身体在【斗牌】、【剑牌】的影响下发挥在极致,【驱牌】的光芒大作,黑眸压低、银断龙牙横起的那一刻,

漆黑斗篷带起空气爆鸣的声响超越音速的冲向五芒中央!

“呵呵...”

“呵呵呵呵呵!!!!!!!”

看着眼前漆黑再一次无谋的冲来,狂热肆意的笑声从魔女口中响起,魔杖举起,黑水晶绽放出死亡的光芒!

蕴含着诅咒、腐蚀、束缚、疾病、噩梦、精神污染....超过二十种致命效果的黑魔法,在魔纹鼎盛的那一时刻,

降临在黑暗小镇!!!

磅礴的应该冠以‘禁咒’之名的魔法,让方然从未有一刻清晰无比的感受到恐惧本身。

他看到无数的黑光构成漆黑的深渊从他眼前轰隆隆的升起!!!!!

会死。

就这么什么都不做的下去,会死。

方然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死亡’,然后黑眸压低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挥出了只有一张牌亮起的银断龙牙。

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眼前的恐怖的禁咒魔法和那层挡住方然攻击的透明黑膜...

全部突兀的消失了。

对,突兀的消失了。

过于无法理解的状况甚至让疯狂状态的魔女都略微身形愣住,她感觉自己所操控的魔力一瞬间全都莫名的不见了,而漆黑的身影已经毫无阻碍的冲到自己面前!

一瞬间积蓄的数万点魔能消失,庞大的消耗导致一股让人想要抓狂嘶嚎的剧痛从身体内部传来,让方然思考视线模糊的身形颤抖,

但是强迫自己睁大了黑眸,还是对准了那光明的五芒中,解放的银断龙牙上其他牌依次亮起,发出了自己作用的那张牌化作光屑消失...

【消牌〔the erase〕】

【简介:具有将人或物消失的魔法】

阻拦的一切消失,冰霜的寒气和毁灭的雷光交相缠绕,银断龙牙横甩,这一次方然终于接近到了她的身前,做出了决胜的一击!

可是....

诡异微笑的女士面具抬起,

方然感觉她好像在对自己笑的那一刻,浑身一冷的睁大黑眸!!

海基的嘶鸣预警在脑海中响起!

一道比刚才湮灭一切的禁咒还要致命的魔法瞬间发动,透明的魔力朝着方然的精神脑海如同针一样刺去!

任何听说过这道不详的魔女之影在欧洲恐怖传说的参加者都知道,比起她掺杂在漫长时光里杀戮掠夺而来的各种能力的黑魔法,

魔女最强也是最恐怖的能力是本来就属于她的....精神控制!

费劲千辛万苦,动用底牌解决掉了那层坚不可摧的透明黑膜就大意的以为结束了的人,没有一个活着逃出她的控制!

糟了!

黑眸凝滞、致命感传来的那一刻,方然艰难的想要解放夜之巡礼,希望夜器的能力可以挡下眼前这躲无可躲的一击,

但是直觉告诉自己,已经来不及了!

a级上位的战斗,一波三折、反转难料的同时也决胜于一瞬之间,

让人觉得恐怖惊悚的微笑女士面具抬起,魔女似乎在为自己又多一个人偶而感到开心,

可是就在这胜负已经决定了的一瞬...

一个碎裂了一角的黑色蔷薇面具自动的出现在了方然脸前,遮住了他一侧为之微微一愣自己都没想到的黑眸,挡住了那道致命的精神攻击后崩裂成碎片,

导致了银断龙牙没有停下的挥下,斩在了一道似乎是以防万一准备的黑盾上。

“嗯...?”

思绪疯狂中本能惊疑自己的精神控制竟然被挡住,魔女好奇单纯的抬起了狂热微笑的脸庞,然后因为这个动作,应急手段并没有完全挡住银断龙牙毁灭威力的余波...

微笑女士面具一下子完全碎裂,露出了她充斥着疯狂色彩的紫罗兰双眼和惊心动魄的妖冶容颜...

让方然一瞬间黑眸不可思议的霍然睁大!

等等!是....是她......!!!!!?

二十世纪初的黑暗小镇里,都是面具碎裂的两人,紫罗兰与纯黑近距离都是带着不可思议神色的对视,许久不见的跨越时间重逢...

2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