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肖家要变天了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肖家狂徒没死?他回来了?

那个恶魔,那个混世魔头,他回来了?

吕梁卫脑子都转不动了,但是他还是明白了一件事儿,那就是肖锋没死,那个肖家的骄傲,肖家的狂徒,玉京二代们噩梦,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恶魔,他没死!!!

完了,他没死了,肖家要变天了,玉京要出事儿了!

“你,我……”

吕梁卫哆嗦着,但是他一句话都不敢说,也说不出来。https://www.xcmxsw.com

而他吓得屁滚尿流,跌坐在地上的这一幕,早就将王经理和蒋俊夫给吓蒙了。

肖锋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了吕梁卫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很失望,也很生气。”

那如天神降临一般的肖家狂徒,让吕梁卫生不出一丝一毫反抗的念头。

他感觉迎面砸下来一座大山,让他无法呼吸,全身骨头都要被压碎了。

吕梁卫吓得哆嗦的蜷缩后退,直到靠在了墙壁上,再也退无可退,他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想都没想,一下子转过来,跪着爬到了肖锋脚下,磕头如捣蒜一般:“大少爷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大少爷,是我有眼无珠,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把您认出来,大少爷,大少爷饶命啊,大少爷,饶了我吧。”

他不断地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认错。

每一下都磕的地板砖都发出砰砰砰砰的声音,捣蒜一样,磕的头破血流都不敢抬起头来。

这一幕,已经彻底震惊了所有人。

蒋俊夫疯狂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王经理死了妈一样哭丧着脸,张着嘴,抖着腿。

单丽丽保持着一个扭曲的笑容,脸上肌肉无法松弛下来。

柳鸿途目瞪口呆,像是一条狗一样滑稽可笑。

其他跟来的人,也全都哆嗦着。

一个个都感觉天塌地陷,空气和灵魂都在不断地被这一幕撕扯着吸走。

蒋俊夫以为听错了,但是大少爷几个字,让他仿佛掉进了冰窟一样,彻底呆住了。

吕梁卫是他的靠山,是他的顶头大哥,是肖震的表兄弟,是乌托兰克的副总啊!!!

他在玉京都能呼风唤雨,甚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他吓破了胆,吓得屁滚尿流,现在更是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丧家之犬一样,尊严都不要了。

磕的头破血流,却还不敢抬头,只敢求饶?

这个在肖震老大面前都谈笑生风,称兄道弟的人,给一个泥腿子下跪?

还叫他大少爷?

大少爷,还姓肖?

姓肖啊……

一想到这里,蒋俊夫如丧考妣,整个人都被抽空了精气神,姓肖啊……

王经理的想法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肖震是个甩手掌柜,整个乌托兰克,都是吕梁卫当家做主的。

他虽然不知道肖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他知道,玉京这片,没有人敢触其虎须。

甚至经常还有天都的人过来,对肖家少爷也是恭恭敬敬的。

现在,吕梁卫被吓破了胆,只能跪着,哭着求饶。

而他,还管这个人叫大少爷?

除了肖震,还有哪个少爷,他不是肖震,肖震他见过,那,他是,肖家的真正大少爷???

王经理浑身冰凉,彻底陷入了死寂,他知道,自己完了,不但提成拿不到,甚至会丢了饭碗,更可能会被弄死!

因为他刚才,不但看不起肖家的少爷,还挑衅他,侮辱他,陷害他!

他眼前一黑,跌坐在地上,全身都不能动了,只有不断冒出来的冷汗告诉大家他还活着。

然后,他哭了,吓哭了。

单丽丽和柳鸿途反应过来,嘴唇哆嗦着,腿打着摆子,筛糠一样,几乎站不稳了。

这一刻,他们死的心都有了。

尤其是看到乌托兰克的副总磕头,王经理跪在地上流眼泪。

他们几个也都吓得要哭出来了,留下来吓得魂不附体,逃走又不敢。

而田方圆呢,这个小可爱,捧着脸,瞪着眼,星星都要冒出来了,满脸的震惊,但更多的是崇拜。

她感觉自己脑子空空的,已经装不下别的了,只有肖锋,全是肖锋。

她对肖锋并不了解,但是自从看到了他在中西医交流大会上的表现,就已经盲目的崇拜上了。

尤其是他到了医科大授课,让她狠狠的兴奋了一把。

她做梦都想要再次见到肖锋,让他给自己签名,教导自己学习中医,没想到有这么个天赐良机。

但是现在,她发现肖锋的存在,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她对肖锋,盲目崇拜,不期而遇,然后,她对肖锋产生了厌恶之感,觉得他太不务实了,吹牛皮,说大话,没脑子,没底线,不识好歹,还爱装皮。

但是现在,她感觉很羞愧,自惭形秽。

因为他说的……都只是实话而已……

一直在演戏,根本就是有足够的能力摆平一切。

他不是骄狂也不是自大,没有弱不禁风也没有脑残,他就是,单纯的说实话,单纯的,很厉害而已。

田方圆又是纠结又是害怕,而且还很愧疚,觉得自己是小人之心了。

但是她看着伟岸的背影,眼睛又止不住的冒星星:“肖教授,果然还是好帅啊。”

而肖锋现在是真的火大。

他不过是走了十年,执行家族试炼而已,这帮孙子就上天了,还敢抢他的产业了。

抢不要紧,自家兄弟,给都无所谓,但是,拿走了不说,还真当他是死了,把他的员工班底都给换了。

还敢砸他招牌,选择这些狗眼看人低的臭鱼烂虾进酒店!!!

四年而已,呵呵呵,看来他们是忘了我肖锋是什么人了,我收起了獠牙,不代表我没有了獠牙。

搞我的产业?毁我的名声?

肖锋含怒而笑,如果是别人的产业,他不在乎,随你怎么样,跟我无关,但这是他一手操持起来的。

是他的心头肉啊,这是在剜他的肉!

“吕梁卫,你告诉我,是谁给你的狗胆,让你在我的地盘儿升职加薪,走上人生的巅峰,还敢再我的地盘作威作福,一手遮天的?”

吕梁卫听了这话,顿时吓得嚎啕大哭:“大少爷开恩,大少爷开恩呐。”

他磕的更加厉害了,一下比一下厉害,血都喷出来了,脑子也晕了,天旋地转,却仍旧不敢停下,他只知道一件事儿,如果他不肯原谅自己,他死定了,必死无疑!!!

肖锋哼了一声,点了烟,目光缓缓地扫了一圈儿,王经理看到他的眼神,一个哆嗦,下意识的跪下去,脑袋嘣的一声磕在了地板砖上:“饶,饶,饶命……”

他一个字都说不完整,吓得已经魂不附体了。

蒋俊夫更是痛快,肖锋还没看他,直接趴在地上,跪了下去,瑟瑟发抖,不敢出声,更不敢抬头。

单丽丽和柳鸿途哭丧着脸,勉强挤出笑容想要道歉,然而看到肖锋眯着眼睛看着他们,顿时一个个痛痛快快的跪了下去,头也不敢抬。

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拼了老命的祈祷老天爷开眼,让肖锋不要跟他们说话,不要点他们的名字,最好直接把他们当屁放了。

仅仅是短短几个呼吸,屋子里,只有田方圆和肖锋站在那里,其他人全都下跪,身体瑟瑟发抖。

也只剩下了肖锋抽烟和吕梁卫越来越慢的磕头声。

直到他抽完了一根烟,肖锋才让他起来。

他并没有为难吕梁卫,这种小角色,还轮不到他来为难。

但是他这个副总是做不成了,这种垃圾货色,不配在肖锋的产业地下工作。

而那个王经理,没有任何犹豫,当场开除。

“钱一定要付清,这些人交给你处理,让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人。”

“是,是,大少爷放心,放心……”

吕梁卫冷汗不断地往下掉,他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尊严算个屁,这二十分钟的头没白磕。

肖锋也懒得继续搭理这些废材,拉着田方圆直接出了乌托兰克。

直到肖锋彻底消失了五分钟,没有再一次出现,吕梁卫才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仿佛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他哆哆嗦嗦的点了根烟,一口气全都吸完了,这才恢复了一点儿气力。

太恐怖了,他比四年前还要恐怖。

“今天的事情,你们谁要是传出去一句,全都得死!”

“没看见,没看见,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吕梁卫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跟他们一般见识。

其他人也是松了一口气,如蒙大赦,一个个揉着膝盖爬了起来,不断地擦拭额头,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蒋俊夫确认了安全之后,这才一股脑爬了起来,赶紧凑过去,舔着脸问道:“吕哥,那小子谁啊。”

那小子?

吕梁卫脸都听了之后,脸都绿了。

他这才想起来,他今天这一切,都是拜蒋俊夫所赐,是这个傻皮得罪了肖锋,让他出尽洋相,当众下跪,丢尽了脸。

他刚才完全是在黄泉路上走了一遭才回来的,是捡了一条命啊。

一想到这里,他就火冒三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东西,闭上你的臭嘴!”

吕梁卫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你这个死秃驴,你是不是瞎,连肖家大少爷你都敢招惹,你不但招惹了,你还敢骂,还敢欺负,你特么的咋不上天呢。”

吕梁卫气的连踢带打,一身邪火发泄在了这个死秃子身上。

“狗东西,你知不知道,表弟肖震都得对他恭恭敬敬,服服帖帖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啊!不开眼的玩意!!!”

蒋俊夫被打的惨叫不止,却不敢反驳,哭成了小泪人儿。

其他人一听这话,彻底震撼了,还真是肖家的大少爷?

他们顿时一个个噤若寒暄,这种存在,一根手指都能碾死他们。

吕梁卫劈头盖脸一顿胖揍,打累了,指着蒋俊夫的鼻子破口大骂:“今天的来龙去脉,给我说清楚,你敢说一句假话,我活活扒了你的狗皮!”

蒋俊夫哭的撕心裂肺,吕梁卫顿时火了:“给我憋回去!否则我现在就剁了你!”

他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我要嚣张,为什么我要嘚瑟,为什么我要狗眼看人低啊。

肖家大少爷,真正的大少爷,他怎么可能得罪的起啊。

他不敢哭了,只能咬着牙,将事情的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吕梁卫一听,顿时更火了:“次奥,你们这帮小崽子……”

他气的直接跳了起来,上去就开始挨个抽耳光,狠狠地抽,就连单丽丽都没放过。

他抽累了,恶狠狠的指着他们:“互相抽,抽到我满意为止!!!”

转而对保镖怒道:“看着他们抽,谁要是敢不用力气,你们就上给我往死里打。”

“是,吕总!”

吕梁卫呼哧带喘的,气的火冒三丈,想了许久,他咬牙啧了一声,掏出了手机,这事儿,闹大了,肖家狂徒没死,他回来了,肖家要变天了!

“喂,阿震,我是表哥,出大事儿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