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五十三章 幽蓝银镯

傍晚,天色阴沉,风雪更大了,李行总觉得有一头大老虎,在外头不停的嘶吼着,仿佛是现了可口的猎物一般。Δ Δ新笔Δ 趣阁んΔ

“姑娘,太子爷醒了。”翠铭是跑着进来的,脸上的兴奋还没褪去,气息不稳,却将话说得完整。

“嘘”李行比一个嘘的手势,示意翠铭放小声音。

床榻之上,三七依旧昏迷着,面色苍白,嘴唇有些紫,睡得安详,没有往日里的活泼,似乎失去了生机。

李行理了理已经皱的衣衫,接过翠铭递过来的白裘披风,往门外走去。

“太子爷的烧可退全了伤口如何了”走在雪地里,一步一个脚印,有漫天的雪不断清扬,落了大地一片的白茫茫。

“退了,伤口也愈合得很好。”

翠铭不是很能理解,明明往走廊走能避开白皑皑大雪,姑娘却偏要往雪地里走,这要是受了点寒,心疼的还是自家太子爷。

唉翠铭在心里暗自叹息:姑娘到底懂不懂爷的心,爷都做得那么明显了,姑娘却还是视爷如猛虎,能不靠近,就绝不愿意出现在爷的视线范围里。这些天,她都看在眼里,除了去给爷诊脉和看顾熬药,姑娘也都是待在自己的院子里,绝不肯踏出半步的样子。

“嗯。”李行点点头,不再言语,任由漫天飞雪肆虐。

门被推开,寒风抓住缝隙,快灌入房间,房内之人习惯了温暖,冷不防打了个寒战。

“你来了。”床榻之上,刘庄随意的斜躺着,有些苍白的脸上,绽开一个明亮的笑,与往日的冷若冰霜差个十万八千里。

“既然殿下还有事,属下先行告退。”旁边的男子,一身儒袍,身形修长,是陌生面孔。肤色偏黑,却掩不住眸中的奕奕神采,举止优雅得体,从容淡然。

擦身而过,李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这个人绝不简单。不觉转过头,却只见到那人朦胧的背影。

“怎么了”从李行进来,视线便没有离开过她。

“他是谁”

“府中的门客,有急事来见我。”

明亮的凤眸,视乎有火焰一般,辣的。李行不敢直视,忽略了某人的若有所思,还忘记了方才那人带来的危险感。

“你在怕我”刘庄很自觉的伸手,让李行诊脉。

“没有。”李行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这是尴尬,绝对是尴尬好吧,她承认,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害怕啦。

“果真没有”刘庄忽然凑近了李行,呼吸近在咫尺,似乎真的只是想探究怕不怕的问题。

李行的脸,刷的一下通红,匆忙间收回诊脉的手,转身就欲逃离事故现场:“没、没有”

老天,这算什么,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声音大到耳朵都能听到了

然而,某人的大手,还是毫不费力的,抓住了那只想要逃脱的白嫩小手。大手有些粗糙,似乎是长满了茧,小手想要挣脱,却没能做到。

“那你为什么想要逃跑”刘庄的声音充满疑惑,似乎是真的不知道李行想要跑掉的理由。

“我我”李行只能转过身来,低下头,开始结巴,她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之前几回,她都是这样跑掉,再回来就装作若无其事,什么都没有生。可今天,好像不管用了李行在心里悲催的想,果然好法子用得多了就不灵,就和药方一样,永久了就会出现抗性

就在李行“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有一圈热乎乎的东西,快的爬上了李行的手。李行抬眸一看,一抹幽蓝映入眸中。

那是一个镯子,银色作底,镂空的祥云雕刻,精致典雅,五颗蓝宝石镶嵌其中,四周更有细碎的蓝随意点缀。

“这、这是”李行觉得这东西很眼熟,可下意识的,还是想要取下来。

“你不喜欢太重的步摇,我便让人做成了镯子。”刘庄解释,却也顺势抓住李行的双手,大手一用劲,李行被动的转个身,整个人都落入了刘庄的怀里。李行下意识想要挣扎,可那大手却已经化成了有力的臂膀,搂住她的细腰,抱了个满怀。

“不要取下来,嗯”

细碎的声音就落在李行的耳边,让李行的脸更红了。她突然就觉得,这屋子特别热,这炭炉怎么就跟她有仇似的,烧得这么旺呢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刘庄趁热打铁,声音充满了魅惑,若是李行回头,便能看到他眸中的笑意。

李行下意识的点头,如同遇上了洪水猛兽,只要对方不过分,她怎么都可以。

某人得到了肯定的回应,虽然有点舍不得怀中的温香软玉,但还是松开了双手的钳制。

得到了自由的李行,有点傻乎乎的,站起身来,回望着刘庄。半晌,终于傻乎乎的说道:“脉象很正常,伤口恢复得很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李行再一次溜之大吉。

直到第二天早晨,李行看着手上那一抹蓝色,才觉得哪哪都不对

先,她到底答应刘庄什么了

卖身李行用力摇摇头,他好歹也是太子,从来不差女人才对。卖艺李行再次摇摇头,虽然她唱歌跳舞都不错,可刘庄不知道这个的呀。难道是卖医不成虽然这很有道理,可是林清的医术是不能外传的呀而且,就这么一个镯子,就被收买了,自己是不是也太便宜了呀虽然吧,那镯子看起来还不错,还挺别致的。想到这,李行觉得自己应该买块豆腐。

其次,她去找刘庄,不是为了碧黄草的事吗你说说,这好不容易鼓起来勇气,想好了一切可以用来交换的事与物,结果中了美男计,什么都忘在脑后。这可怎么办才好,什么都可以等,她家三七可不能等可是,如果再去见刘庄的话,万一他提起自己的承诺来,自己岂不是得找个墙角躲起来李行觉得,她应该可以撞豆腐了

翠铭端了早餐进来,便见李行满脸苦涩。好像昨个傍晚,姑娘打从爷那里回来就魂不守舍的,今早见又是这副模样,便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谁知李行神情更加苦涩,反问了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去哪里可以买到豆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