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五十二章 剿匪赈灾

在刘庄炽烈的目光之下,李行总算完成了艰难的换药任务。新笔趣阁绑好了最后的结,李行的小手便被抓住。用力挣脱,却毫无办法,真没想到这家伙伤得如此之重,力气还这么大。

“放开”

李行翻一个白眼,表示抗议,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小脸早已红了。天知道,这家伙的身材有多好,一想到他昏睡的时候,自己都快要上下其手摸个遍了,李行的脸更加滚烫了。

“不放。”

某人丹凤眼里射出火光来,快要将李行烧成灰烬。李行只得低下了头,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同情他,让翠铭来换药不是挺好的吗李行觉得,这真是不作不死的节奏。

咕噜噜

肚子饿了,开始叫嚣。从前,李行觉得肚子叫很丢脸,可此时她已经顾不上丢脸了,至少在这一瞬,她觉得肚子饿救了她。

果然,刘庄在听到这作怪的声音的时候,放开了她的手。

李行顿时一松,觉得空气都新鲜了许多。

“还没吃早饭”刘庄不忘关心。

“我去吃饭。”李行点点头,一溜烟跑了。

然后李行便听到身后传来的笑声,还伴随了咳嗽声,估计是气没顺过来。

“姑娘您慢点”翠铭在后面追,半晌才喘着气追上了李行。

“怎么了”李行本来是觉得囧,也就只是想着逃离现场,便停下问道。

“姑姑娘,您的早饭”翠铭上气不接下气。

“哦对,早饭在哪呢”李行恍然大悟,刚才好像只记着逃跑了,如今自己的肚子还饿着呢。

“姑娘早饭在殿下房里。”翠铭吞吞吐吐,当然已经不是喘不上气

李行听罢,顿时石化当场

天气愈加寒冷,冬日的第一场雪,终于在李行的期盼中,纷纷扬扬,飘飘然落下。

然而,李行却没有期盼得以实现的愉悦,此时的她,正看着手里的翡绿药瓶呆。

那是三七的药,如今只剩下七颗了。也就是说,能够维持三七七日的生命。三七体内的躁动愈加明显,两股气息纠缠混战,而三七依旧昏迷不醒。贺皎离开时,给了她药方,可那药却着实难找,想来也只有慎山之上才有的。这该死的贺皎,总是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本来想着,等刘庄身体好些,再以救他的人情去换。可如今,刘庄却持续高烧,虽然这几日下来,已经逐渐控制了,可他依旧昏迷着。这可把李行急坏了。

“李姑娘,不知有何事找我”

执修面容依旧冷峻,上落了雪花,还未及融化,更添了几分生人勿近的生硬。

“我”李行有些犹豫,将手中的茶递给执修,不知从何说起。

“姑娘但说无妨,”执修对李行的态度有转变,因为她能回来救爷,这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认可感。

“执修,我要进宫。”李行看向三七的方向,语气坚定。

“如果你是要去见楚王,我是不会帮忙的。”执修眉头轻皱,之于楚王,他没有什么好脸色。

“当然不是为楚王。”李行摇头,直视执修,许久才幽幽开口:“我要碧黄草。”

“什么”茶杯应声落地,执修腾的一声站了起来,任由茶水溅了一身。

执修看着李行,要不是她神情严肃,他真的会怀疑她只是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看执修的反应,他应该知道碧黄草,李行又补充说道。

早有丫鬟听到声响,进来收拾茶杯的碎片。

“既然你想要,就应该知道,那东西对于汉室子孙的重要性。”直到那丫头出去,执修这才忙忙坐下。

“我当然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

“如果你不帮忙的话,我自己想办法。”转过头,李行不欲多说什么。

“你”就在这一瞬间,执修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自家爷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明明有一大堆计谋,却无可奈何的心情了。

“我什么”李行一脸无辜,“既然你不愿意帮我,我自然还能找别人。”

“找谁贺先生吗他若是愿意掺和,碧黄草还能留在皇宫之中吗”执修的冰块脸上,出现少有的一丝戏谑。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好好照顾你家太子爷吧,这会子烧应该退了,不送。”李行端起茶杯,准备送客。

“东平王不会帮你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出了洛阳城了。”执修不说话,说出来的话,能急死人。

“什么意思”李行叫住已经走至门口的执修,面露疑惑。

“赈灾剿匪。”执修坐回座位,缓缓道来。

冬日提前,寒冷来得太急,百姓不及御寒,收成也被毁了大半。风寒疾病瞬时蔓延,大量灾民涌入帝都不说,甚至有胆大的拉帮结伙,干起绑匪的生意来。新朝建立不算久,根基不够稳,民心极易动摇。在这样的情况下,新朝必须得派出威望人物,尽力赈灾的同时,收复民心。可就在众人都不欲蹚浑水的时候,刘苍站了出来,体弱之身,竟欲挑起重任,令众人叹惋。

刘苍的身体,别人不知道,她还算清楚。只要不是上阵杀敌,劳累些,应该不会出大事的才是,毕竟在慎山脚下,经过贺皎的数年调理,不足之症虽不算治愈,身体虽弱,却也能经得起些磨砺。

可即便如此,执修不愿帮忙,刘苍远走赈灾,她的三七怎么办才好难不成真的要、要要、一个人独闯皇宫不成她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呀自己栽了倒还算小,此时的三七已经是等不得了的。

“不管你要那宝物做什么,你最好还是等爷醒了,去求爷的好。”这是执修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却也成了李行心里的大石头,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她是绝不愿意去求刘庄的,因为上过一次当,她总觉得刘庄总能在某些不经意的地方,挖上一个两个陷阱,人一旦陷进去,就绝不可能逃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