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二十四章 聊表谢意

三七跟在李行的身后,满脸是疑惑。她虽然识字不多,可却也认识此时大门上的门匾上的字:明和当铺。然后就看着李行满脸的兴奋,迈步就进了当铺。约莫半刻钟之后,才迈着轻快的步子出来,嘴里还哼着三七听不懂的曲调。

三七小步跟上:“姐姐,你为什么要把楚王爷送的玉珏当掉”

李行回头,则是翻了一个白眼:“不当掉,难道还藏着掖着要知道,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咱们现今囊中羞涩,换成了钱才好四处游览,走遍天下,看遍奇观怪像”

三七若有所思,然后摇了摇头,表示没听懂。跟在李行身后又走上了几步,不由又问道:“俗语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可是姐姐你并没有答应楚王殿下,要去给太后看病呀”

李行在听到楚王殿下的时候,眉头就稍稍皱了皱,但却也来不及阻止三七继续说下去,只得打量了周围人一圈,见人群中并没有人注意到,这才小声地和三七说道:“小三七啊,统治阶级、而且还是封建统治阶级,其复杂程度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所以呀,咱们能不惹就不惹。”

当然,这也是她在楚王才送了玉珏,就把玉珏当掉的原因所在。她不傻,在楚王拿出那玉珏的时候,就明白那玉不简单,而且后来还看到那玉珏之上,明显是刻了一个“英”字的,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这玉很有可能是他楚王的象征,她本就励志要看遍大好河山,不想和皇室有所牵绊,所以就立即当掉了好吧,她还得承认,这中间确实有那么一丢丢原因是,她现在没钱了。

三七原本皱成一团的小脸,是皱得更厉害了,而原本乱糟糟的脑袋是愈加迷糊了。但转念一想,觉得木青姐姐那么聪明水灵的人物,做事总是有道理的,就释然了。

然而就在两人离开那当铺不久,便见一身着玄黑色衣裳的男子,身后跟着几名仆从,手上拿着一枚水润光泽的玉珏,面色不悦。这人不是楚王刘英,还能是谁

“主子,可还要跟上去”

后面一身量较为结实的持剑男子,看向李行两人离开的方向,面上神色有些复杂的问道。还真没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等人物,王爷殿下亲赏的信物,居然一转身,就拿去店铺给当掉了,而且确实是当了个不错的价格。

刘英听了这话,脸色更黑了。没想到啊,那个女人居然这样看不起他,才刚送的信物转身就给当掉,末了还不忘和掌柜的说,若是有人来赎,尽管开出三倍的价格,那人肯定会愿意花钱赎回的若不是他见那掌柜神情不对,还真得花上不少冤枉钱,虽然这点钱于他而言也不算什么。这个李木青,不仅和梦中人长相一模一样,还真是、真是、有趣得很哪。

“跟”刘英说这话的时候,牙齿几乎都是咬在一处的,“小心点,她身边的丫头武功不低”

“是”身后那持剑的男子便飞身一跃,不见了踪影。

且说这男子是楚王刘英身边的近卫,功夫确实不错。只稍稍几个飞跃,便跟上了李行两人。不过碍于三七那丫头,也不敢靠近,只见两人正在一家医馆站着,似乎是在一个女子说些什么。

还别说,这家医馆正是先前李行撞破那家,而那女子正是医馆的学徒,也就是先前的少女。此时的医馆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但经此一事,又因大夫不在,人流也还算少。

“宁多谢两位公子,解决了医馆的麻烦。”医馆的少年名唤古月宁,是医馆大夫的徒儿。本来她是想要好好感谢两人的,但奈何等衙役过来带走了那两人之后,已经不见了两人的踪影。此时,见这两人又经过医馆,便上前表示谢意了。

“举手之劳罢了,姑娘不必如此挂怀的。”李行很谦虚,稍稍躬身,这古代的礼是行的愈地标准了。

三七也在后面连忙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

“两位公子侠义心肠,不知有何贵姓贵府何在只待家师访友归来,必定登门重谢”古月见李行行礼,稍稍侧开,还礼道。

李行此时心情大好,只觉得古代人说话真心有趣:“免贵姓李,她是三七。”说着还指了指身后的三七。

“至于府宅到没有,在下与三七四处游学,居无定所。至于重谢,那倒不必。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能帮则帮,就当交个朋友便是。”李行笑着说,只觉得自己说话很有江湖范。

“既如此,还请公子到医馆稍稍休憩,喝杯茶水罢”古月宁见此,不再坚持,只得先请了两人进了医馆。

李行见此,也不推脱,她正打算去古代的医馆逛逛,这想着如何开口,古月宁这话是正中她下怀。回头望一眼三七,见她不反对,便长袖一挥,跟着进了医馆。

还别说,一进入医馆,便只觉药香飞面而来,身心顿时舒爽。然后便只觉得医馆很大,正对面的是一个高高的大柜台,柜台之上,竹简、算盘、还有两把小秤,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在那柜台之后,则是药柜。药柜之上,很多个小抽屉,抽屉之上还写了各色药的名字。

医馆的两边各有一个看诊的桌子,桌上竟然还有纸笔。要知道,这个时候,纸笔还是十分珍贵的。

跟在古月宁的身后,从中堂的角门走出,穿过木质走廊,便是后堂的正厅了。

“两位公子请坐。”古月宁示意李行、三七上座,然后便吩咐一个小丫头看茶。

李行知道古代对座位十分讲究,但此刻见古月宁如此诚恳的模样,不好推脱,只得坐下。三七见她木青姐姐坐下了,也跟着坐在了一旁。

“古月姑娘,在下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李行先开口,觉得还是很有必要说的。

“公子有话直说。”

“你们医馆,可是得罪过什么人”李行早就想问了。医馆本是看病治人的地方,虽然在古代地位不高,可却也不至于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上门来讹钱哪更何况,老百姓们,谁没有个三病五灾的,跟医馆过不去做什么。

古月宁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便否认道:“这到没有,公子何出此言”

“既没有,便罢了。”李行见此,觉得没什么好问下去的。既然人家不愿意说,自己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

这是,茶水上来了,李行便低头品茶,一时之间,气氛有点尴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