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十三章 宴会变故

常言道,春日花、秋月夜。这样的秋夜,凉爽的风,暗黑天上一抹月芽儿,美得惊艳,美得绝伦,也美得遗世独立。这样的秋夜,配上仙歌曼舞,真真享受。

而此时,县丞府上正是这般歌舞升平,好不热闹。宴席设在空地之上,绿草茵茵的,各人分席而坐,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还不忘赏月赏歌赏舞,当然还有赏美人了。

当然,以上情景都是县丞的自以为是。因为宴席之上,除了县丞和他的一些属下之外,似乎并没有人理会这般美景。

李行坐在最角落的桌几处,看着不断被婢女端上来的美食,正大快朵颐着。这时候的食物虽不如现代那般精致,可重在天然无污染,况且,她现在很饿。

刘七打一开始入席,眼神就没离开过李行。刘七觉得,此时的李行尤其可爱。她那迫不及待的眼神,狼吞虎咽的动作,落在他的眼中,都变得有趣起来。依稀记得最初见她的时候,只觉得她伶牙俐齿,无理也被她说得有理了。低头无声叹息,刘七摇摇头,有些好笑,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对一个女子这般关注了明明就只是见过几次而已的点头之交而已,不过,这样的感觉也不错。

相比较刘七变幻的神色,刘四的脸则是从头到尾一个表情。此刻,他眉头紧蹙,看着桌上的饭食,然后又看一眼中央的歌舞升平,他心中了然,一个普通的县丞居然也可以如此享受,其中门道、官场腐败,他都一一记在心里。之后,视线又落在刘七脸上,那令人琢磨的神情令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最后顺着刘七的目光,望向了角落里的女子。不知为何,她虽然吃香有些粗鲁,可却丝毫不影响那姣好的容颜,反而很是和谐。想到这里,刘四打住了思绪,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般想法然后,他的脸就更加黑了,寒星般的眸子愈发深不见底,而周遭的空气也跟着冷上几分。

庭中,歌女的嗓音如天籁,舞女更是卖力地舞动着身姿,奈何除了县丞自得其乐,其余众人皆是兴致缺缺。且不说先前几人,就单说秦津、执修两人,一个大大咧咧,不懂诗意,更不知情致为何物;而另一个呢,是个面瘫冰块脸,冷淡地让人想要离他三丈远。

县丞年过四十,却是个笨的,否则也不会看不出席上众人神情了。一曲毕,他撅着自己的胡子,对着上首的执修开口最先开口了,说道:“阴公子携友来此游玩,光临我县丞府衙,府上真真是蓬荜生辉哪”

因为县丞只知执修的身份,认为其它人只是他的朋友,故而这县丞也只搭讪执修,对着其余人也不大搭理,这番话自然对着执修所说的。若这县丞稍微聪明些,便能发现,其余人举手投足间亦是贵气外露,更何况,这人以群分,执修的朋友,又能差到哪里去呢由此可见,这县丞这么多年没升官,也是有原因的。

且说这执修,本名阴丰,执修是字,是当朝开国功臣宣恩侯阴陆的长孙,其姑母更是当今皇后,其父在朝也是身居要职,这般家世背景,如何不令得这县丞万般讨好

执修依旧是摊着冰块脸,冷淡语气:“不敢当”

执修的冷言让县丞有些尴尬,咳嗽几下,似乎是被酒呛住,随即才开口:“阴公子客气,客气”

执修淡淡点头,不欲多言,只抬手,将樽中酒一饮而尽。

县丞见此,再找不到话说,更是找不到话头让执修在宣恩侯等大人物前美言几句,只得讪讪赔笑。

席上忽然变得安静。李行觉得奇怪,从大快朵颐中抬起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谁知,视线一起,便看看刘七来不及收回的眼光,然后就看见他满面通红。李行觉得奇怪,自己是真饿了才吃得快些,好吧,在古代就是粗鲁些,可要羞也是她羞,刘七这个大男人脸红个什么劲呢李行想着,视线便也没移开,看得刘七脸更红了,愈发地不自然起来。

刘七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被发现了,那般地窘迫与难堪。想到这,他赶紧转移话题,对着县丞就开口了:“县丞大人,不知您如何那名黑衣强盗的”

原来,他不便表明身份,只将那黑衣老大交给了县丞,称是路上遇见的盗贼。

这话问得突兀,本是刘七想缓解窘迫才有这胡乱一问,可谁知却真真问道了点上。

只见那县丞支支吾吾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回,众人心中具是疑惑,觉得这县丞似乎是隐瞒了什么。刘四使了个眼色给执修,执修立即会意,开口冰寒:“说那黑衣人现在何处”

县丞吓了一跳,扑通便跪下磕头,连说话都顺溜了:“小的该死,小的该死,那人被他属下拿钱赎走了”

“什么”这回,执修那冰块脸上露出了怒气。然后,众人便见一腿狠狠地踢向县丞的肚子,随即便听到县丞一声惨叫。可怜的县丞,前一刻还在想着如何讨好了执修,如何才好升官,下一刻,却是觉得自己官位不保还是其次,小命能不能保得住才是重点

其实说到底,还是这县丞鼠目寸光,见人家拿着钱来赎人,又觉得执修不像是个与盗贼计较的人,就给放了。天知道,就是借他几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把这人和要谋害当今王爷的人联系在一起啊

没错,刘七名苍,字元熙,是当今皇帝七子,皇后嫡次子,一出生便倍受宠爱,被封东平王。

而刘四名庄,字子丽,正是当今太子殿下。他此次出宫,名为查访民情,实为接送同胞亲弟。

再说回县丞府衙,此时的县丞大人正捂着肚子在地上哀嚎。刚从出脚的人,不是别人,却是秦津,那个鲁莽的汉子。当初,若非有贺先生出手,恐怕他们都会死在那群人手中如今,这县丞居然为了点钱,就如此轻易把人放了,让他如何不气想到这,秦津又补上几脚。

可就在众人准备逼问县丞黑衣人去向之时,便听得后院乱哄哄一片,有人大呼:“走水啦来人哪起火了起火了”

众人一惊,随即便见一小厮急匆匆上前,见他家大人正躺在地上痛苦呻吟,暗道不好。他知道大人宴请的都是贵人,也不敢放肆,忙把县丞扶起来:“大人,不好啦,起火了”

刘四,不,刘庄最先反应,看了一眼县丞,吩咐众人:“撤”

在他看来,这火很有可能是那帮黑衣人放的,而目前情势不明,他只能先离开这是非之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