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十二章 刀剑无眼

天色渐渐暗沉,黑夜也准备好要吞噬大地,秋风袭来,有些寒意。

李行再度深呼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这新鲜空气还真是令人心旷。

刘七看着李行这般随意的模样,好笑出声:“在箱中待了这般久,闷了吧”

李行翻了个白眼,正欲要说些什么,肚子便不听话的响了起来。

刘七笑出了声:“饿了”虽然不是很理解李行躲着的做法,但见李行如此模样,想来是在箱子里受了不少的苦,心下不由又柔软了几分。

“废话,我这都饿了半天了”李行捂着肚子,原本白皙的脸蛋上,多了可爱。

“县丞设宴款待,我这就带你去”刘七说完,顺手便拉起李行的手,准备去正厅吃一顿好的。再想到那个县丞,芝麻大点的官,只把执修的身份一亮,便是满面堆笑说,晚间要设宴款待贵宾。

李行没防备,手便被刘七拉起。李行显然是没想到这刘七这平日里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人,竟然会直接牵起自己的手来,一时便脸蛋发红,有些激动。当然,激动的结果就是,一把甩开了刘七拉着她的手。

可几乎就在这一瞬间,李行便觉得喉咙处冰凉一片。稍稍低头,寒冷剑光闪了眼。当下,李行就不敢再动,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那可是锋利的剑锋,刀剑无眼哪

“你是谁”陌生的男子声音在耳边响起,冷淡疏离。

“四哥她是我的朋友”刘七见此情形,先是一愣呢,随即便出声解释。

那陌生男子正是执修所说的四爷,也是刘七的四哥。

“她是你朋友元熙,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一个朋友”声音依旧冷淡,带了几许质疑。

“四哥,她是贺先生的师妹”刘七有些急了。

“是吗”陌生男子似乎是相信了,手中的剑略微松下,却依旧没有把剑放下的意思。

“是”这回,惊恐中的李行也反应过来,不过她却没能理解,刘七家的四爷为何一见面,就用剑抵着自己的喉咙

“我叫木青,是贺皎的师妹。”李行继续说道,知道了对方是刘七的四哥,不再那般惊恐了。

陌生男子听到是贺皎的师妹,剑放下,心中的疑虑却愈发多了。若是贺皎的师妹,有武功不奇怪,那么突然出现在此也说得通。他虽没有见到贺皎,听元熙说,是不欲与尘世有瓜葛,早已离开。既然如此,为何贺皎又将独独自己的师妹留下况且,这女子单独一人在江湖行走,名节不保就算了,就单说安全问题,这贺皎也不该放得下才是所有这些,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女人不简单,而且极有可能是带着目的接近元熙的虽只是收剑的一瞬,这陌生男子的脑中已经闪过无数念头,并自以为是的将所有的看透了。

李行亲眼看着那寒光从脖颈上移开,松下一口气后,便被刘七拉到了身后。

“四哥,你这才刚走,为何又回来了”刘七不待刘四发问,先开口问道。

刘四将剑收回鞘中,原本有些阴气的脸,微微缓解,道:“落下了东西,回来寻。”

李行躲在刘七身后,细细打量刘四。这人俊美,眉眼处虽与刘七有些相似,但比之刘七的温文多了刚硬,尤其是那双狭长眸子,黑不见底,令人浑身发寒,通身上下也带着凌冽,让人透不过气来。

“不知是什么东西我帮四哥找找吧”说着,刘七便欲低头去寻。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感觉到李行打量的目光,刘四也不客气,冷冽眸子直接回望,盯着李行。

李行被这眼光看得发毛,低下了头,却没看到刘四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艳。

刘四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真的很美。三千青丝,一根桃花木簪,发髻简单却不显随意,柳叶黛眉,粉嫩红唇,姣好的瓜子脸。此刻,她那盈盈杏眸中,含着些惧意,但他却捕捉到了一丝狡黠。有趣,是刘四心中对着女人的评价。

“四爷,七公子”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随即便听到恭敬的声音响起。

“进”刘四开口,简明扼要。

“四爷,七公子,县丞设宴,请两位爷”来人正是执修,浑身上下依旧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李行虽然不认得这人,但也不用看,就知道这人是刘四的人。这恭敬的态度,明明是只对着刘四的好吧。再说,看他那副冷淡淡的模样,还真是有其主,就有其仆。

刘四点了点头,对着刘七说道:“走吧。”又看一眼刘七身后的李行,见她盯着执修,一脸了然的模样,又加上一句:“带上她”

李行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她此刻饿的发慌,就算刘七不带上她,她也会死乞白赖跟上的好吧好不容易可以告别山上那乏味的鸡腿,她就等着大吃一顿,也尝尝古代美食。

执修听言,只淡淡瞥了一眼李行,没说什么,便在前面带路了。众人也都跟在了执修身后,准备赴宴。刘七察觉到李行和刘四之间的不对盘,也无法,又看一眼执修,小声对李行开口,道:“我四哥人很好的,就是性格冷淡一点,你别放在心上。”

李行再度翻白眼,什么叫冷淡一点初次见面,就用剑抵着你的脖子,这样的人分明就是冷血好吧你看看,连带着他的属下都一副要死不活的冰块脸,想想都觉得憋屈。唉,算了,谁让他们是亲兄弟呢。

“那是执修,是四哥的手下。”刘七不待李行回答,便望向执修,对李行道。

李行点点头,脑中却翻过无数的念头。看来,刘七和刘四都不简单。路途歇息,直接住到县丞府上就算了,居然还惹得县丞大人设宴款待。李行虽然是个理科生,但却是知道汉朝宴席了秦朝,用的是郡县制。一个县,最大的官就是县丞无疑了。

再看想执修,一看就知道这人是个练家子,武功必然不低。再加上刚才,刘四竟然一见面就用剑抵着自己,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有仇家有仇家的人,身份必定复杂。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李行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两个人的身份地位都很高,或许是江湖地位,也有可能是政治地位而同时,他们的敌人也会不简单,至少不是她一个穿越孤女惹得起的。想清楚这些,李行原本想要以刘七做靠山的念头,如风般迅速消失在脑中,得早点离开他们,她以后还是自己混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