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一章 慎门生活

前言:我不后悔遵从母亲的意愿,亲手杀了林清。可是于林清而言,红颜薄命是那样的不公平,我终究是欠了她一生幸福。明天道不可违,可在往后的两百余年里,我几乎倾尽所有,用慎门秘术,助她重生。可结果却并不如我意,反而差点酿成大祸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周经春秋战国纷乱,七国归秦。秦暴戾,二世而亡,再有楚汉之争。刘邦借贤臣之力,汉统一天下。西汉末年,外戚干政,纷乱又起。直至公元25年,刘秀称帝,改洛阳为东京定都,史称东汉。为区别于西汉之前汉,故又称后汉。

公元44年,即东汉建武二十年,甲辰年,东汉光武帝废太子刘疆,改立四子东海王刘庄为诸君。

俗世之事,纷纷杂杂,却有些清净之地,不受打扰。

荆州之地,地处长江以南。荆州之南是长沙郡,长沙郡之南,重山掩映间,人迹罕至。重峦叠嶂间,有一险峰,高高耸立,直立云间。或有游客游学至此,便唤此峰为“大可峰”,以谓之奇,又有僧人传道至此,便在峰下建了庙,名曰“大可庙”,以附其名。时日长久,世人便忘了其本名:慎山。

若逢明月清风,又或万里晴空,影影绰绰间,便能见到山顶有亭台楼阁,恍惚立于云间,凡人不得路而上,便谓之“天殿”。却不知,这慎山之上,却有一座宅子,名唤“慎门”。慎门之中,有池塘假山,更有精致楼阁,且占地不小。

可既有宅子,自有人住。至于那人,自然就是慎门中人了。而我,很不巧,也是其中一个。

此时正值夏至日,山中清凉无比。

我站在池塘边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扔着鱼食,口中还不忘喃喃:“该死的小皎,出去这般久了,还不回来”

正说着,我便觉得后背有热源,伸手一抓,便是一只玉白手,与颜色不相称,是那厚厚的茧子。心道好小子,敢偷袭姑奶奶

“姑祖,没想到你听不见,身手还可以这般好”身后响起贺皎的声音,顽劣不恭。

贺皎是这代慎门门主。慎门向来单传,以卜卦之术得知天道,缝八宿之人方才入世。每代弟子均是极有天分之人,或普通平民,或宗族贵胄。而我,是慎门世代守护的永生之人,说白了,就是老不死的。

我回头,手下用力一拧,笑道:“小子,你姑祖听不见,可其他感觉可灵敏着呢”

“啊啊啊痛”贺皎直呼痛,随即翻身到我前头,讨好地笑:“姑祖,您饶了我罢”

我放开了手,开始教训他:“小皎儿,你今年好歹也三十了吧,怎么还这般玩性不改瞧瞧你这身打扮,哪里有而立之年的自觉”

贺皎对着一池清水,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一大圈,一袭青衣,素色白靴,墨发用玉簪牢牢地束起,干净的脸,相貌堂堂的,哪里就没有而立之年的自觉了反观眼前的女人,三千黑发,不梳不束,虽有轻纱掩面,可从眉眼之间,还是看不到半点岁月的痕迹,反而是愈发的脱俗了。再看她一袭白色曳地长裙,清风一来,便衣袂飘飘的,最重要的是,这女人连鞋都没穿这才叫没有自觉没有活了两百多年的自觉

贺皎虽在心里这么想着,可面上可半点不敢表露,只得讪讪笑笑:“姑祖说的是晚辈以后改正就是”

虽然知道这家伙定在心里各种腹诽,我也不计较,看了他一眼,心中了然:“下山三日,去做什么去了”

我虽听不见,其他感官却异常灵敏,除此之外,我还会唇语。此时正在水边,也能通过倒影看到他所说的话。

贺皎挠挠脑袋,道:“还能做什么,就在山下和不了和尚下一盘棋”

我点点头,不了那家伙棋艺确实高超:“结果如何”

贺皎不满了:“这还没下完呢,就被你一纸催归符给叫回来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可一想到今日是夏至,语气便严肃起来:“我只是怕你忘了今日这个重要的日子”

“姑祖放心,我不会忘”贺皎点点头,神色也有玩闹变得严肃起来:“只是,姑祖,这般逆天之事,我担心会有意外发生”

“嗯,但我还是要试上一试。”想起那个被封在水晶冰棺里头的人,语气坚定。我虽不后悔,但终归是我毁了她一世幸福,心有愧疚。

“嗯,只待今夜月上中天,一年之中阳最盛阴最衰之时,我们就动手”贺皎点点头,神情依旧严肃。

他这般模样,我到有些不习惯起来,笑嘻嘻问道:“对了,不了和尚那里的病秧子如何了”

“有我在,好好的”贺皎又恢复原本玩世不恭的模样,还拍拍胸脯,道:“这么几年,好药好水养着,如今身体较正常人无异了”

“那就好”我点头。“不过,他既好了,便让他早些离开罢”

贺皎点头。

那个病秧子是皇室之人,十年前不知是从何处得知大可峰的,便寻上了不了和尚。巧的是,皎儿当时正在山下大可庙,便禁不住不了和尚三劝五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什么的,只得救下了再说。可没想到的是,救了之后,皎儿才后知后觉,那人是皇室中人可再后悔已经不及,人家赖上了自己

于是,贺皎只得隔三差五的,就下山去瞧瞧。一上一下,倒是让他的轻功越发的好了,如今竟然还能甩我一条街去。

此时才是正中午,离晚间还要些时间,我起了玩闹之心,嘿嘿笑:“小皎儿,你那盘棋没下完,可是还没过瘾”

贺皎一时没从病秧子的事转过弯来,点头便说:“确实没过瘾”说完他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继续嘿嘿笑:“要不,咱们来下一盘”

我话音还没落地,某人已经撒开腿,跑得比兔子还快,只留下一句话在空中飘荡:“姑祖棋艺太高,小子不是对手,先走一步”

心知追不上这家伙,我只得在原地叹息:“唉都怪我棋艺太高不然,怎么就找不到对手呢”

然后,某人的脚步一颤一滑,差点从屋顶上摔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