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六十章 暗夜打探

且说真儿得了乌墨的助力,加上自己本也是自小就训练出来做细作的,懂些功夫。壹小说1再说吕宅之内,大部分暗卫侍卫也都被悄悄安插进了赵宫,故真儿一路向北,躲了侍卫,便出了吕宅,倒也没有什么阻碍。

翻墙出了门,见街道这光景,果真如乌墨所言,此时战事未定,城门紧掩,街上更是多了许多波卫兵,来回巡查,断断是出不得人的。虽不知当日,吕不韦的人都是如何将人带入城中的,不过,自己如今要想着办好那人交代的事,还真得从了乌墨那人所言。

心中虽万般不愿,但见此情状,真儿也不敢在心底埋汰什么,只得找到了远离城门几百米处的狗洞。一勾身,便也灵巧地钻了过去。心中虽不停暗骂乌墨这人,不行好事,可也无法,带着郁闷,往南去了。

此时正值傍晚,况连日里天都阴沉着,光线也自不大好,一溜烟自那狗洞中钻出来,也没有引起注意。真儿一出来,便撒腿朝秦军军营方向跑去。直直跑了好几里路,真儿方歇下脚步,知道离军营不远,这才自贴身衣袖之中,取出一短笛。放在嘴边轻轻一吹,清亮的声音响起。不多时,便听树林那头,传来翅膀扑腾的声响。

饶是此时天已大黑,也能看得出来,那飞过来的正是一群白鸽。这些鸽子原是真儿早早训好了,放飞出去,以防意外而留的。如今这等境况,倒还真用上了。

素手一伸,那飞在最前头的白鸽便停在真儿肩膀之上。真儿将早前准备好的、写好了字的布帛拿出来,缠在鸽子腿上,指了指方向,这才放飞了鸽子。

心下稍安,自寻了处隐秘的地方坐下。所有一切都按照乌墨所言,如今只静候秦军那边的声响了。真儿心中暗想着,乌墨这人虽属世外高人,可性格太怪癖了些。虽说他吩咐给自己的事,事事在情在理,也处处想得周到,可再仔细一想,这人本不属凡尘,隐居世外,又为何掺和进这些事中,也不知目的为何。

真儿心中正迷茫间,忽听得嘎吱嘎吱声,似是脚步踩在地上的声音,再仔细一听,只觉得来人必不在少数。心中暗暗一惊,不该有这么多人的才是。

心中虽惊讶,但也尚算冷静。紧紧地靠着树干,借着那大树的隐蔽,将身影藏得严实。不自觉又拔下间簪子,握紧了,正提防着,边听那头传来,嬉嬉笑笑的。

“你们可知道那新升上去的小将”为头的一人声音最大,语带羡慕。

“当然知道,如今谁不知道高小将的威风啊”跟在身后一人,嗓音轻佻。众人听了这话,也都符合着说知道等话。

“可你们不知道吧,高小将原本是我们营帐的,最先来的时候,还给我打过水洗脚呢”为之人的声音再度加大,生怕别人都听不见他曾经的“光荣事迹”一般。

“那又如何,如今你到他跟前,莫非还敢提起这档子事,来逞英雄么”轻佻的声音响起,不屑极了。想来这人才是他们暗认的头,听到这话,皆哄笑起来。

躲在树后的真儿知他们是秦军,心下稍松,却也不敢多动,虽说被现不会有什么,但终归还是麻烦,且耽误了正事也不大好。稍稍动了几下有些麻木的腿脚,便又听见那群人的声音,只是这回,说话的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两人了。

“说起这高小将,我却是现他一些秘密。”这人的声音颇小些,带着神秘,也有些神神叨叨。众人被他这一唬,都让他快说。

这人禁不住众人哄闹,便说起缘故来:“那轮休,刚从营帐中出来,便瞧见了高小将身边的那个胖子,提着东西,鬼鬼祟祟的往西去了。我瞧着不对,便跟了上去,你们猜猜,怎么着”

这人还打上了谜,众人不乐意了,要他快说下去。

那人吊起众人的胃口了,这才说了下去:“原来啊,这胖子竟然在西头两里路左右的地方,有个茅屋。半晌不见他出来,后来我偷偷儿往里瞧了一眼,里头竟然有个带孩子的女人”

众人切一声,都觉得这结果不怎么吸引人。且不说这兵荒马乱的,从军的人多了,谁没个妻儿子女的,可人家有这条件,可以带在身边,只远远地离军营,虽说稀奇了些,也不见得就是什么秘密或者是什么犯法的事。再说,这主儿还不是高小将,还只是他身边一个随从。故而众人兴致缺缺。

真儿只待这群人的声音远去了,才缓缓从树干之后站起身来,活动了几下。细细思忖,竟觉这些人所说的,竟让她想起了赵姬的孩儿。况她这回正是听了乌墨所言,为了赵姬的双儿来。真儿是个明白人,乌墨只稍稍一点拨,她便明白,助赵姬找到双儿,虽看着只为赵姬,可实则于将军也是有益的。将军心系赵婵,却终不能得,那日赵婵求他,他竟只犹豫了一下,便顾不得所有,都答应了。如今赵姬双儿若落入奸人手中,少不得将军又要顾顾尾,索性不如她先找着了人再说

真儿正思索间,有人轻拍她肩膀,她一个女儿家,终还是一时惧怕,差点叫出了声。幸而来人及时捂住她的嘴,轻声说道:“真儿,是我”

真儿听了这声音,才安下心,点点头。

那人正是王翦身边最信任的副将,自幼便同王翦一起长大的,如今虽然大了,可模样还是没有大变。

“中大哥吓死我了”真儿拍拍胸脯,却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原来这副将叫王中,也是个孤儿,后来跟了王翦,便随了主家的姓。如今见真儿这般模样,知道是自己莽撞了,挠了挠头,道“对不住啊,真儿妹子”想了想,又认真问起来:“真儿妹妹这时来,还只让鸽子传信,可是有什么大事”

“秦军之中,可有个高小将的”真儿不直说来意,却是先问起来。

“确实是有,不过你问他作甚莫不是他也是个细作”

“细作倒不是。”真儿知道王中是个值得信任的,遂说明了全部来意,也将方才之事全部说与了王中。

“我这调了人马,去找了那处茅屋来”正说着话,王中便欲动身。

真儿忙劝住:“中哥哥,你且稍等。此事不宜打草惊蛇,且不论如今我们还没有打听清楚,那人究竟是不是我们要找的,就说那人带着孩子,万一她不给,拿孩子作威胁,岂不是要害了孩子”

王中听说有理,便止住了脚步:“那我们怎么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