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五十六章 千回百转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e小说1

冬日的太阳暖和,却只能融化坚冰,北风一刮,一阵寒意照样袭人心头。

太和殿中,炭火烧得很旺,时不时还能传来呲呲的小爆炸声,似乎是在向寒冷宣告着自己的能力。殊不知,若这小小炭火离开这屋子,瞬间就能偃旗息鼓,直接灭了个无形。

朝阳公主躲在殿后,偷听着外殿中三方的交涉情况,在听到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她的心依旧起伏不定。

“怎么将军是在质疑哀家的话吗”这是祖母的声音,面对敌国将军的不信任,她的话极具威严。“王将军,哀家不妨告诉你,哀家的话就是赵王的话”

“好我说王将军啊,这好好谈着条件呢,怎么又扯到这上头了赵太后德高望重,又是赵王母亲,如何做不得主”附和的人永远是邹老头,这人,面上笑着,心中的鬼算盘就没有停过。于魏国而言,面前坐着的是魏国公主,难道还怕她亏待自家侄子吗所以,赵王不出面更好

“既如此,不知太后何时签订协议”王翦步步紧逼。

“不急,赵国可以答应舍秦六城。不过,秦公子还是得留在赵国我赵国从不曾亏待过他,留在哪里不是一样的”赵太后思忖了半晌,方才不急不缓的道。

她本还不想割舍六城,毕竟是赵的大半土地,怎可说割舍就割舍。可方才王翦质疑她,她虽回答地斩钉截铁,可握着拐杖的手却在颤抖。王翦这么问,很有可能是因为得知了赵王已薨的消息。饶是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是害怕了一回。若是这消息传出去,乱的将不仅是赵士,想必连魏国都极有可能倒戈相向,毕竟一个根基不稳的太子,根本不值得扶持。

可是就这么答应了秦国,心中总觉得膈应。忽然想起异人来,说实话,她不喜欢这孩子,心术不正还是其次,最主要还是他心胸不够。不过,最令她憎恨的是,这人居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利用了朝阳,还骗得朝阳死心塌地,才使让赵国陷入如今的困境所以,她不容许如此挑衅赵国王权的人顺利逃脱。

心思百转之间,赵太后已经把所有利弊分析清楚,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状况生了。

众人只见殿后冲出一人,直奔向赵太后的方向,跪下,磕头:“求祖母放过异人公子”

一切只生一瞬之间,众人不及反应,甚至还没有看清来人是谁。

可赵太后心里清楚着,能这般为了异人,求她的还能又谁除了那个不肖孙女,还能又谁。见此情状,当即大喝道:“谁让你进来的还不退下”

朝阳公主抹了一把泪水,继续磕头:“祖母,求你放他归秦,否则,孙女在此长跪不起”

赵太后气得从座榻之上站起:“胡闹来人,给我把她拉下去”

邹老头明白是怎么回事,开始他最擅长的,满脸堆笑,走上前,欲扶起朝阳公主:“公主殿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起来”

朝阳公主哪里听得进这样的话,也顾不得邹老头,一把甩开,继续把头可得叮咚响:“求祖母成全,祖母”

王翦在一旁乐得看笑话,权当是一场好戏。他本意确实不愿救异人归国,乌墨先生也劝过,要他遵从本心。可是于异人一事,他早已失去了选择的权力。且不说秦王在安国君的劝说之下,决定让异人归国,还有赵婵那般求他。即便千般不愿,但总有太多无可奈何逼迫着他不得已。

“你这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是吗”赵太后气血上涌,也顾不得众人在场,大声叱骂:“身为赵国宗室子孙,嚣张跋扈,你瞧瞧你做的那些个好事,有哪一条对得起赵国子民,哪一条对得起赵国列祖列宗,你还有脸在这里胡闹”

朝阳公主被从未受过如此训斥,早停止了磕头,只一味抹泪。

殿内寂静,半晌,邹老头看不下去了,咧开嘴道:“太后您请息怒,公主年岁还小,还不懂事,您别和她计较”

赵太后照顾邹老头魏国使节的面子,只冷哼一句。

转头,又拉起朝阳公主:“殿下,您别急,太后她老人家有她自己的考量,什么事待会咱们再说”

邹老头不知道朝阳与异人的渊源,更不知朝阳公主所做的事,故而殿上也就只有他出口劝。再加上这人笑脸走遍天下,脸皮厚着,也不怕其他人异样的眼光,更加想要全了太后的脸面。

“太后,今日恐怕没什么好说的了。”王翦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朝阳公主,拱手请辞。

“罢了,将军去吧”太后深深叹息,这样的局势,她一个老太婆能够坚持到此,已然是最大的极限了。

王翦离开之后,邹老头也带着一棒子人走了。

赵太后看一眼站在一旁的朝阳公主,差点没气昏过去:“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没有哀家的命令,谁都不许放她出朝华殿”

人来人往、嘈杂不断的太和殿,在朝阳公主被带下去之后,只剩下一个孤家寡人,寂静凄清。太后的脸愈加显得沧桑,似乎白又多了不少。她真的老了,白人送黑人的悲哀还没有缓过来,还有这样一个岌岌可危的国家等她救赎,如今那不肖孙儿还如此不懂事,她忽然觉得很累,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可又能如何,祖宗的基业,她得保住,她不能成为千古罪人哪

窗外的日头渐渐被乌云笼罩,四周也变得昏暗起来,北风依旧不停,想要肆虐所有。

哐当吱呀

在真儿无数次的期盼中,那紧锁的门终于开了。

青灰长袍,长披散,风一吹,愈加多了仙人的飘逸。俊眉美目,深邃的五官,不似女子那般美艳,而是潇洒中多了俊朗,脱尘中多了狂傲

真儿没想到来人会是乌墨,有些惊讶,张大了嘴:“是你”

“嘘”乌墨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反身将门关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真儿压低了声音问。心中却有些懊恼,自己先入为主,认为他的箭伤了将军,就认为他不是什么好人,可如今看来,是自己误会了这人,这人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坏。

“你用不着管这些,我现在救你出去,但是我接下来所说的每句话,你都要记清楚了”乌墨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神情严肃地对真儿说着。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