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五十四章 与天意赌

积雪逐渐融化,远处小山亭阁之上,剩下少许银白点缀,有些突兀。e小说1北风又开始嚎叫,穿过小巷,带着冷意直入人心。

庭院小路上,吕不韦步伐缓慢,剑眉紧蹙,薄唇紧抿。他真的恼了,到了如今这最后关头,他培养的人,一个个都要背叛他赵婵如此,吕婆子也如此难道真如乌墨所言,适可而止才是正道吗

墙角的早梅丝毫不惧冬日严寒,开得正盛。树下一人,长身玉立,不梳冠带,却不染纤尘,遗世独立。可此刻,他嘴角弯起,正笑得得意:“吕先生,我早就奉劝过你,拿得起需放得下”

吕不韦一惊,这人,何时出现在这里的他不是才去北厢房安顿了吗这人居然在他层层看视之下,毫不费力地来到他眼前

“就你那些个人,还看不住我”乌墨背手,转身,笑得依旧风轻云淡,说出的话却狂傲无比。

吕不韦再度气结,找不出话反驳,眼前人确实有这般能耐,他终还是低估了他。

“怎么天冷,先生不请我这个客人喝上几杯热茶当然,热酒就更好了”乌墨拱手,貌似有礼。

“那就请吧,吕某还不想被人说,待客不周”吕不韦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早有小厮丫头将所需一应物饰备好,不多时,二人就近在一处亭阁前坐下。

“好茶”乌墨端起茶杯,轻轻啜上一口,“先生信天道否”虽问,心中却了然。

“怎能不信”一番功夫下来,吕不韦心境已然平和。他本不是这般容易有情绪的人,只不过今日之事,多杂且乱,一时之间失了控。

“乌某之所以去而复返,是想和先生打个赌。”乌墨说道这里,刻意停顿。

“赌什么”吕不韦警醒,但还是想知道无明显想要做什么。乌墨这人神算不假,但如今他已经涉局不浅,如何能尽信

“赌天意如若先生此次能得到所有想要的,那么乌墨没有意见。可若先生此次只能得最想要的,那么得不到的,就放过了吧。”看似没有逻辑的话,听在吕不韦的耳中,却别有深意。

说白了,乌墨不就是再说,他吕不韦若是可以在秦赵之战中,救出异人,那么剩下的就听天由命,从此再不受他控制,包括那对双生子,还有赵婵

“若我不赌呢”看破这些,吕不韦直接反驳。

“你已在局中,由不得你不赌”乌墨神情无比严肃,“若你不赌,得到的结果只可能玉石俱焚,而不会是你心心念念的志向抱负”

吕不韦沉默,这不是乌墨与他赌,而是他要和老天赌。可此刻,他已经没有了赌输的资本,赵婵已然背叛,这局他会输而在输的时候,适时放弃,才有可能将损失减到最低所以,这赌若不赢,只能弃子,拿着自己的资本远远躲开。

“所以先生劝我,拿得起放得下。”吕不韦低头,这人的话,终究还是得信。

“正是还望先生想清楚才是”乌墨再次感叹吕宅中茶是好茶,面上漫不经心。

“先生不好了,先生”容不得吕不韦思考,亭子外便传来张检的急切的声音。

被打断思绪的吕不韦面上有些不善,今日的气还真受得不少:“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先生,公子被带回赵宫了”张检顺过气来,强自镇定。

“怎么回事”那处宅子偏僻难寻,任他赵军如何搜索,被找到的可能性都很低才是。

“看来,你的人也不全忠心耿耿啊”乌墨眉毛微挑,双手抱头,一脸讽刺。

吕不韦回头瞥一眼乌墨,便不再理会,径自带着张检走了。张检几步跟上,边走边汇报着什么。

乌墨也不恼,面无表情状,不过仔细一看,不难现,此刻,他嘴唇微微上翘着。

北风不停,时小时大,寒意袭来,让人找不着北。西泉殿中,炭火炉子中只剩下灰尘,没了温度。

异人独自坐在榻上,手中一杯茶,凉了大半,人却还没有回过神来。又回来了,这个噩梦般的地方。

人人都说,西泉殿这样的待遇对于一个敌国质子而言,是赵国最大的宽容。可只有他知道,他住进来的时候,偌大的殿宇,什么都没有。没有仆从,只有他一个人,形单影只的,甚至连一应物饰都没有,灰尘积满。他去找主事公公,主事公公冷嘲热讽,最后也只给他两个白眼,还是新来的小公公见他可怜,送了他几件破旧的物饰。每日都有人来送饭,或冷或馊。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他只知道,他的心中有多不甘,就多想要活下去。

后来,秦赵两国关系和暖,他的待遇也稍稍好起来,他也可以自由出入赵宫。可也只是稍稍而已,直到后来,他遇到了吕不韦。吕不韦算他的知音,更算他的伯乐。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才华横溢,有能力更有财力,能助他得到他想要的。

如今,他又回来了这地方,他不知道前方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或许赵国被逼急了,直接拿他开刀,也或许,秦军在赵国动他之前,攻破城池,救下他。不是不相信吕不韦,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谁都不能相信。

赵军在找到他们之前,小宅子中大大小小的七个人,如今也只有他一个人回到了这里。他不知道是谁出卖了自己,更加不知道谁才是真正忠于他。离开赵宫,失去了赵婵,回到赵宫,他的一对孩儿不见了转了一圈,回到了原点,得到希望又失去,还不如得不到

冬日的夜很快就来临,冬日的夜也最漫长,漫长到能够消磨人所有的意志力。

异人的身体渐渐蜷缩起来,试图保持身上的温暖。他在等他的宿命,是否这一生,他的命就注定如此

意识逐渐模糊,寒意也渐渐远去,或许这就是他的宿命了。

当黎明的光辉撒向大地,太阳偷偷探头,似乎也想瞧一瞧乱世纷争下,鲜血横流的场面。只可惜,邯郸城城楼之上,白色的止战旗高高悬起,预示着太阳公公的想法破产。

乌墨站在窗前,黑白分明的眸中分明倒映出了世间万物,仿佛万物均逃不开这双睿智的眸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