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不放过我

都说冬日里的阳光最温暖,可此刻,再温暖的阳光也温暖不了真儿的心。1

为什么

她现在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四周都是干柴,俨然柴房。她醒来就是这样一般情景,心中那个懊恼啊,早知如此,就该听乌墨先生所言,不放信鸽了。

不过,不想到乌墨还好,一想到这人,真儿就来气。她很不明白,为什么当初他和将军在门外,呃,好吧,是后门外,就受了那般凌厉的三箭,而那帮黑衣人倒好,大大咧咧进了屋子,便带走了人关键是,这般危急时候,却怎么都找不到乌墨的人影了真儿在心中狠狠啐了一口,欺软怕硬的软骨头

如今好了,只能干着急,且不说这里是何处,赵姬的病可全好了

“啊切”

谪仙般的人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暗自忖道,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哪

一旁的吕不韦见状,面露担忧,问道:“先生可是冷了”

“无事,”乌墨摆手,还没说完,又是一个喷嚏。

“张检,给屋子加些炭火”吕不韦不含糊,立即叫来张检。

张检应声,加了炭火,便听见他家主子说道:“上次先生来府上,吕某都不曾款待,先生就匆匆离去。这回,先生可不要再拂了吕某的好意才是”

“既如此,乌某恭敬不如从命”心中却腹诽,就是你赶我走,我都赖这儿了。你带走的那人还欠着我一条命呢,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吕不韦笑,只不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那笑容都有些僵硬。他才找回赵婵,这乌墨又来府上,也不知他要干嘛本来只是寒暄一番,这人还蹬鼻子上脸了。

乌墨笑,坏笑:“乌某此次邯郸一行,可能还需些时日才能离开,如若先生不介意,就行个方便,让乌某有个落脚之地才好。”

这上完脸,还直接爬你头上了心里头虽然这么想着,可面上却不动声色,毕竟人家是神算,他的供着,因为他还有很多想要知道的:“不敢不敢,先生想住多久便住多久,就怕吕某这寒舍委屈了先生”

“那就好,那就好”乌墨笑,依旧风轻云淡的模样,可眸中却已经有了几丝狡黠。

“不知先生此来邯郸何事”吕不韦明知故问,这不明摆着呢,为了眼下局势而来。秦、赵、魏目前三军对垒,其中牵扯极大,而他吕某人想从中得益,恐怕还需夹缝中求啊。至于乌墨,他虽确定此人为战而来,却未必是为利而往,况这人神算,想必是早已预知了什么才对

“吕先生何必明知故问呢你我都是明白人,何必打什么哑谜呢没意思”乌墨又笑,只是这回,黑白分明的眸中有了几丝考量。随即又状似不经意,拍了拍吕不韦的肩膀,潇洒转身,走了

吕不韦困惑,这人貌若谪仙,丰神俊朗,说话却总是不如他样貌那般干脆,喜欢跟人打哑谜,模棱两可的,然后故作神秘,不负责任的一走了之。吕不韦不得不承认,神算是他,有时候神棍也是他。

不过,不管乌墨此来邯郸所谓何事,都不能阻止他吕不韦想做的事养精蓄锐,如今正是到了最后关头,不管怎样,他不允许任何人的破坏

“先生,乌墨先生已经安置好了,在北厢房。”张检适时出声。

“派人守着,一举一动都要格外注意”吕不韦只觉有些忐忑。

“先生放心,张检早已派人看守,眼线也是早布置好了的”

“我不希望再出现赵婵那般的篓子”吕不韦眉头皱起,似乎一想到那女子,他的心就能涌上几许烦躁。

“先生宽心,这回的人都是层层筛选过的”张检恭敬答道,模样谦卑。

“张检,随我去瞧瞧她”

这个她指的正是赵婵。

赵婵蜷缩在窗前,窗户紧闭着,门也紧闭着。此时的赵婵脸色虽还有些苍白,但看她神色,精神却已经恢复了不少。眸中有困惑,她只记得昏睡之前,脑袋很重,而她眼前竹简模糊的是一俊朗男子,与乌墨的出尘不同,那男子硬朗,全身散的是不容许抗拒的威压。

是了,是威压,是来自久经沙场、浴血锻炼的威压。他是王翦,亦是秦国一战成名的将军。而她赵婵,卑微舞姬,被他看中,偏还能利用他对自己的感情,去成全另一个她愧疚的人。赵婵承认,她是一个自私的人,王翦之于她,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异人,至少是她孩儿的父亲。她护短,给不了异人她最珍贵的,就只能给异人想要的。而王翦,注定会心伤,可她依旧顾不上一个陌生人的心了。

吱呀

门开了,屋子也亮堂了些。

赵婵的头埋在膝盖里,不抬头,也知道是谁。

“为何要背叛”来人气势依旧不减,开口是质问。

赵婵抬头,眸色无光。时隔一年,她再度见到了这个人,只是这一年中,很多东西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比如他之于她的形象,还有她之于他的心。

“为何不放过我”赵婵反问,她于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不是吗

“这么些年,你应该很清楚,我最不喜欢失控的感觉。”吕不韦笑,表情阴冷,有些邪魅。

“从你救我开始,就应该知道,我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你的控制。”赵婵冷笑出声,笑自己当初对眼前人的笑容的迷恋,因为如今看来,这人的笑是那般的可怕,凉薄得透彻人心。

“你”吕不韦被噎住,一时之间找不到话反驳。

“赵婵用自己一生的代价,换取先生的一命之恩,不知先生可满意”赵婵冷嘲,不知是对眼前男人,还是对自己。

“你知道了什么”吕不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赵婵笑得更加大声:“托先生福,赵婵什么都知道了。八宿女,双生子。真是可笑啊,吕先生这等江湖术士的话你也信”

虽然她已经猜到这预言是乌墨所说,而乌墨也确实与一般江湖术士不同,可此刻她就是想要好好的嘲讽一番。

吕不韦气恼得说不出话,只觉得进气多,出气少。半晌,挥袖,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在空中久久回响:留她一条命,好生看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