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五十章 谁予情深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王翦看着眼前梅花树下的女子,总觉得这一幕就像是停留在昨日一般。1同样是银装素裹,同样是一抹艳红,同样,也美得令人心醉。

王翦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眼里心里全是女子的模样,全是女子的一颦一笑,还有那倾城般的美妙舞姿。女子背影依旧清丽,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那火热的目光。

良久良久,女子转身,正欲回屋,却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人,惊呼出声:“将军你为何在此”

“婵儿,我”原本在心中盘旋过无数遍的话,此时却在嘴边打转,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赵婵也不急,静待王翦下文。

“我、我担心你,也想见你”一口气说出口,才现这世间最难的事,并不是行军打仗,也不是以少胜多,甚至不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而是将沉在心间许久的话,全部倾吐而出。

局促不安的抬头,却瞧见女子清亮的眸子,艳丽嘴唇亲启:“将军英武,年少有为,赵婵一介舞女,蒙将军抬爱,受之有愧”

王翦说出心中所思,不再紧张,又早料到这般结果,心下却松了不少:“婵儿,你受得还记得当日,梅花树下,白雪纷扬,一舞倾城之姿,才华了得。”

“将军,那都是从前了。”赵婵闭眼,不想回忆当初。片刻,黑白分明的眸子睁开,却已经没了初时的悲伤,那舞是为那个人而舞,而今已然没有必要了。而眼前这人,给赵婵一种恍惚错觉,可赵婵的理智却在提醒她,她不能够接受这样的情,正想着,便顺口而出:“将军派遣真儿在我身边,想来已经知道赵婵已非完璧,如今已经是两个孩儿的母亲了吧。”

王翦握住剑柄的手一颤,心却是更恨了吕不韦几分。若不是这人言而无信,婵儿又怎会受此侮辱

“我不介意”声音低沉,斩钉截铁。“若你愿随我远走,我王翦定护你一世周全”

他始终记得,那日女子一舞,眼中心中的悲伤,而那悲伤也带动着他的思绪远走,然后便无缘由地产生了护她一世周全、不再有如此悲伤的冲动,而那冲动竟如种子,茁壮成长,变成今日枝繁叶茂的参天之树。

“将军,赵婵介意赵婵不愿因我一人,断送将军前程”赵婵屈身,却是一礼。不待王翦回答,又道:“赵婵这一生,只求一双儿女幸福平安,便再无它念”

她这一生,早已经是残枝枯树,哪里值得这般人物为她割舍些什么

“不,你值得的”王翦握剑的手紧了紧,上前一步,“婵儿,你的孩儿,就是我的孩儿,王某也会保护好的”

“不知将军和吕不韦有何关系”沉默半晌,赵婵突然问,看似风牛马不相及,实则人深思。

王翦显然没有想到赵婵会有此问,征愣一瞬后,又看了女子一眼,眼前女子竟这般聪明吗

“将军,你可与吕不韦有过交易”而且,这交易想必与她相关,否则,眼前这男子为何对自己有如此执念赵婵见王翦踟蹰,便更加确定了。

“是”王翦深吸一口气,承认了,却不甘心:“婵儿,你从何得知”

“猜的”赵婵坦荡,也坦言自己的猜测,“若赵婵所记不错,将军出现在吕宅之时,正是异人公子到赵国不到两年。而在这两年间,秦赵两国矛盾激化,正是紧张时刻。”

“那又如何”王翦反问,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是该窃喜眼前女子的聪明才智,还是该心虚自己的交易被人轻易猜中

“赵婵不知将军为何会在这种时刻,出现在赵国都城邯郸。不过赵婵可以肯定的是,将军被赵人现了。”赵婵直视王翦,顿了顿,继续说下去,“而最后,将军选择了吕不韦,希望借助他的力量回秦。原因有二,一者,吕不韦是卫国人,卫国被赵所亡,有亡国只恨;二者,吕不韦是商人,来往方便。不过,令将军没有想到的是”

“我没有想到的是,吕不韦要挟我”王翦补充,凤眸之中愤愤之色。

“最后,你们达成一致,吕不韦助你回秦,而五年之内,你助异人公子回秦。”赵婵知道吕不韦与异人之间的联系,也更了解吕不韦。“可不巧的是,你在最后一日反悔,加上了我是也不是”

“是”王翦心虚,只小声回答。

“赵婵不是物品,更不是交易”赵婵眸中平静,说出的话却带了恼怒。

王翦“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他当然不会料到,赵婵根本就不是吕不韦的表妹,更加不会料到,最后的结局会是这样。

“赵婵有一请求,请将军务必答应”赵婵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也不顾积雪满地,寒意沁骨。

“快起来你身体才刚刚好些,怎么经得起这样的闹腾”愧疚才涌上心头,王翦便见赵婵跪在了地上,忙将赵婵搀扶起来。可他空有一身力气,却抵不过赵婵的固执。

“请将军答应赵婵的请求”赵婵力竭,却依旧坚持,“否则赵婵不起来”

“好好好,你说,我答应你便是”王翦无奈,退后几步,只得先应了。

“请将军履行诺言”赵婵跪着,眼睛直望进那双狭长的眸子里去。

“什么婵儿,你说什么”王翦惊讶,不明白为何赵婵有此言。

“即便吕不韦食言再先,但异人公子待我很好,可婵儿注定要负他深情,请将军成全赵婵,助公子回国”赵婵眼眸深邃,坚定无比。

“负他深情”王翦冷笑,踉跄几步,“婵儿,你又怎知,我待你何尝不是深情你如此做,又何尝不是负我一片深情”

赵婵不言,跪在地上的双腿开始颤抖,有些承受不住冰寒。

良久,王翦心中终是不忍,“罢了,罢了,助他回国”

赵婵笑了,此刻脸却已经苍白,声音也颇显得无力:“多谢将军成全”

正欲双手撑地,站起身来,却两眼一黑,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婵儿、婵儿”王翦见此,大叫几声,立即将赵婵搂在怀中,心中却是已经乱了分寸。

乌墨闻声赶来,却先瞧见雪地里的两个坑,那是赵婵方才跪着而留下的。伸手抓住女子的脉搏,心中却叹息,拆东墙补西墙,到头来,伤的是所有人,这又是何苦呢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