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四十三章 长驱直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赵宫城墙之上,驱散一夜的雾气,留下晶莹的露水,仔细一瞧,倒像是能够折射出整个世界一般。1

太和殿后殿,是赵王的寝殿。一夜过后,蜡烛流干了泪水,终于在天明时分,最后一点热量消耗殆尽。层层帷幔之后,是梓木床榻,床榻之上的人,鬓斑白,脸色苍白,昏睡之中,嘴唇还在呢喃着什么。

“大王”陈公公守在床榻边上一整宿了,醒来时,正听到赵王的声音。

“水、水”

陈公公尽力靠近赵王嘴唇,才微微听到赵王的声音,随即立即起身去倒水,又大嚷着去叫御医。

来的御医是个年轻的,据说其医术与年纪并不相仿。可他到的时候,赵王已经再度陷入了昏迷。在心中抱怨,御医院那个老头子,说什么年纪大了,往后行医都得靠他自己。可结果呢屁颠颠地就跑去了西泉殿,就为着和别人打赌输了。年轻御叹气,无法,也只得先给赵王细细把脉再言其他。

匆匆赶来太和殿的太后等不及了,喘着气,却很着急:“御医,如何了”这是她的亲儿,如今一把年纪,头白透,子孙福虽享得差不多了,可年纪大了,还是承受不住这般白人送黑人的悲哀。更何况,如今平阳城破,若赵王有什么事,赵国这几百年的传承,就将毁于一旦。

御医毕竟是年纪轻了,在一脸威严的太后的注视下,出了一层冷汗不说,就连把脉的手也抖了起来。半晌总算是把完脉,起身对太后行礼,带着忐忑:“禀太后,大王的身体略微有了好转,只不过要醒来,可能还需些时日调养。”

太后闻言,不再言语,心中却愈觉得压抑。她这么一把年纪,还要操心这么多,可若她不出面,赵国该如何呢

“这么没瞧见朝阳那孩子”朝阳虽然任性了些,但对长辈还是及其孝敬的。太后揉了揉眉心,突然想起朝阳来。

“回禀太后,上回公主顶撞大王,心中还关着禁闭呢。”陈公公回到。

“让她出来吧,自己的父王病成这般模样了,还关什么禁闭呢”太后金口玉言。想起那个年幼丧母可怜的孙女,心中免不得多疼些,何况还是个嘴甜的丫头。

吕婆子站在西泉殿西殿的后屋外头,双手不自觉地互相交握着,不时地又来回走走,焦急写在了脸上。今儿天还未亮的,姑娘身子烫的厉害,亏得她浅眠,及时现,摸黑去了御医院,把那老头子从床榻上脱下了。到此时,御医已经进去一个多时辰,天都大亮了,都还没有结果。可偏偏这时候,她又不敢贸然进去打扰。

就在吕婆子终于忍不住,想要出声,准备向屋里问问情况的时候,那木门刺啦一声,开了。

“姑娘如何啦”吕婆子见那老御医从屋里出来,及时收住大嗓门,满含关心。

“唉”老御医倒先叹了口气,神情气馁,“你也别恼,我算是尽力了。方才我用的是针灸之法,如今恐也只能暂时抑制住病情。”

“你这是什么意思”吕婆子的心突然就跳了一跳,什么是尽力了,什么叫只能抑制住病情

“姑娘如今的病情,远不如当日我想的乐观。看着模样,可能熬不过这个冬日啊”御医满脸无奈,看来这赌,他是要彻底输到底了。太息一声,忍不住说出缘由,“姑娘生下双生子,本就伤了身子元气,又始终郁结在心,不得开怀。如今着了点凉,虽是小病,可却又不好好养着,如今是伤了根本啊”

吕婆子听到熬不过这个冬日的时候,整个人就僵住了。不是自私,担心自己的小命捏在赵婵手里,而是真的担忧与同情。

“吕婆婆”虚弱的声音自屋内传来。吕婆子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终是觉得这消息来得太突然,心中难受,也无法接受。可听到赵婵的声音,还是迈着沉重的步子进了屋。

“婆婆,这几年,多谢你的照顾。”赵婵悠悠转醒之时,却也听见了老御医所言。此时唤了吕婆子进屋,出口便是这样一句话。

“姑娘,你别这么说。”吕婆子忍了忍泪水,伸手,阻止赵婵坐起,顺手还掖了掖被角,“姑娘,你躺着吧。”

“我知道,婆婆待我一直很好,只不过你也得为自己的主子办事。”或许之前赵婵还觉得,吕婆子就只是吕不韦派来的眼线,可此刻,她似乎能够感受到吕婆子对她自心底的关心。“婆婆,有些事,我如今不得不拜托你。”

吕婆子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泪水。

“也许是命,我这一生短暂,对不起的人却很多。”赵婵闭眼,这样的结果,她不甘心。“婆婆,解药的单子,就放在我平日里常用的小匣子里头。”

“姑娘,你别说了,不是说还有些时日吗现在还没入冬,姑娘你别急着说这些兴许还有法子呢”吕婆子已然泣不成声。

“吕婆子说得没错”老御医突然想起来,或许真的有别的法子,遂出声道,“赵姬,你也先别丧气,我知道这天下有人能治得好”

“果真”吕婆子反应过来,似乎是不大确信。

“千真万确,只这人行踪不定。不过,我倒是听说,他近日就在邯郸城,我这就出宫去寻”老御医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留下屋内的主仆二人,不知心中是何滋味。

“若赵婵真有不幸,请婆婆答应赵婵两个请求。一者,照顾好我一双儿女;二者,或许婆婆不愿,但赵婵还是要说。赵婵求你为小黑报仇。”赵婵不顾剧烈咳嗽,虚着声音,有气无力地说完。

“姑娘,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吕婆子连连安慰,手却已经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答应我”赵婵用尽力气。

“好好,我答应姑娘”吕婆子抓住赵婵的手,似乎是要传递给她力量一般。

真儿不愧是自小就受过训练的细作,三两下,就把赵婵瞒着的事弄了个清楚明白,立马便用了最快的信鸽,把消息传给了王翦。可饶是如此,当平阳城中的王翦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次日清晨,秦军整军出,三军将士在得到了修整之后,士气大振。瞬时,平阳城外,便充斥了将士们恢弘声音,“一举攻赵,秦军必胜”

显然,某人在得知赵婵的病情可能熬不过冬日,心中火烧火燎,担心此生不能再见佳人,就不顾一切,准备自平阳城挥兵北上,长驱直入,一举攻破邯郸城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