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三十九章 平阳城破

英姿飒爽的秋日里,雨水夹杂的不是这天地之间的纯真浩淼的正然之气,而是一股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1这是一个乱世,一个狼烟烽火不绝的时代,战争残酷,却始终比不上那少数人心中的“雄心壮志”。

冲锋陷阵,杀喊阵阵,男儿说,生于天地之间,就该如此抛头颅洒热血。

此时的平阳城下,早已经尸横遍野,倒下的人被不断冲锋向前的人踩在脚下,血流干枯之后,变成黑色,早已经分不清血与肉,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耳中听到的只有让人奋前进的鼓声,早已杀红了眼,不记得谁是谁。

烽烟四起,那写着“赵”的红色旗帜,曾经象征着整个军队的荣誉,就这样倒在了大地之上,被人踩踏,血水、泥水一混,已找不回原本的颜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整座城池被一遍遍地攀爬、一遍遍地攻略,敌国士兵纷纷投降的时候,将士们脸颊早已变黑,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血水。用袖子一擦,会心一笑,没有死。

城门大开,秦军主帅入城,将士们入驻平阳城。

平阳城破。

一骑飞马走在最前,马是战马,亦是千里马,棕红的毛色,骨骼精壮。马上一人,甲胄在身,左手缰绳,右手长剑,着于腰侧,英姿挺拔,掩不住的神采飞扬。

这人便是王翦,年少征战四方,如今这般年纪,声名鹊起,一战成名。

当平阳城被攻破的消息传到邯郸城的时候,压抑的气息也迅笼罩在整座城的上方。

太和殿最上方的男人,听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平、阳、城、破

赵国莫非就要这般毁在他的手上吗传承了几百年的土地与封国,就此毁于一旦

半晌,男子正欲说话,却现嘴唇颤抖得厉害,怎么都不出声音。心中一急,一口鲜血吐出,两眼一黑,倒在了座榻之上。

一时之间,大殿之上本就乱哄哄的群臣,更加乱做一团。幸而宰相控制住局面,又及时让陈公公宣了御医,朝堂之上才暂时平定下来。可眼下最要紧的,显然已经不是秦赵之战谁胜谁败,而是谁出面主持大局。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赵臣们就像炸开了锅一般,朝上立即分为两派。一者支持太子监国,名正言顺;另一派则以太子年少经验不足为由,称宰相几朝忠臣,定能主持好国政。

这秦军还未攻入,赵国朝政就已经乱成一团,自乱阵脚,俨然成了一锅粥,浆糊一片。

不过好在这样混乱的局面,在太后出面、垂帘听政之时,得以解决。赵国太后本魏国公主,后和亲嫁入赵国,当今赵王是她的亲生孩子。如今虽年纪大了,满头银,但好在身边儿孙满堂,身子还算健朗,活得很是自由。可如今赵国缝此劫难,她只得出面,好在满朝文武对她还尚存敬意,故而一出面,便控制住了一锅粥的朝政。

一方面,派遣太子带上她亲笔文书,出使魏国,求助于魏;另一方面,广征能将,四处征兵,以缓解如今赵国无兵出战的现状;最后,这老太太还下旨意,严守赵王病倒的消息,不得外泄,防止军心、民心涣散。

一番作为下来,效用立马见效,邯郸城的气氛变得稍稍轻松了一些。

朝华殿,禁军层层把守,却掩不住殿内主人的喜气洋洋。

“你一直都没有告诉过我,你怎么进来的朝华殿”朝阳公主窝在一男子的怀里,细声呢喃。

“从墙上翻过来的。”异人回答地僵硬,下巴象征性地蹭了蹭女子的脸颊。

“真的吗可是外头那么多侍卫,你是怎么躲开的呀”朝阳公主不放弃任何的细节,似乎想想要问到底。

“每回禁军换防的时候,守备最是松懈。”异人有些不耐烦。

“哦,这样的啊。”朝阳公主若有所思,心中满是甜蜜。她每日守在这朝华殿,不知外界是何状况,一切都只能听异人说与她,心中虽然觉得无聊,但心中还是觉得幸福。

“你可知,平阳城破”异人将话题拉到秦赵之战上,“你猜猜,那个赵括现在如何了”

“难不成投降了没骨气”朝阳公主有些好笑,心中却是看不起这般的弱质名流。

“投降到不至于,只是逃了。”异人轻描淡写。

朝阳公主笑出声来,“逃了父王竟然想将我嫁给这样的人,真是好笑我朝阳公主的夫婿,得如你这般,胸怀天下,怎可做战争逃将”

朝阳公主已然忘记,自己是赵国公主,甚至都没有想过平阳城破意味着什么,只以为自私的想着终于不用嫁给这样的男人了。

“秦胜指日可待”异人分析时局,继续灌下汤,“只要秦胜,我就能带你回国,这样我们就能厮守终生了。”

“嗯。”朝阳公主甜甜应声,忽的又转过头去,“可是父王怎么办还有年迈的祖母我若是随你离开赵国,他们会不会思念我呢”朝阳公主每日在朝华殿内,消息闭锁,并不知如今朝局如何,更不清楚她心心念念的父王已经卧病在床,已然晕过去了好几日。

“放心,又不是再也不会赵国了,嗯”异人安慰朝阳,语气之中却满是敷衍。也就只有朝阳公主听不出其中意味,傻傻的一心一意,找不回往日里的聪明劲儿。

“可是赵婵给你生的孩子怎么办你会带回秦国吗”朝阳公主突然想起赵婵来。说实话,她一点都不喜欢赵婵那个女人,尤其是初见时,赵婵在异人怀里那一幕,如今想起来,心中还是不免刺痛。

“当然要带回秦国的。”异人不瞒着朝阳公主,也不想节外生枝,“那是我的亲生骨肉,怎么能留在赵国呢”

“可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带赵婵”朝阳再度回头,好看的眸子盯着男子的凤眸,一眨不眨,满是期待地望着男子。

岂料男子没有回答女子,反而的看着女子的眸子,随即便对着女子好看的眸子轻啄了一口。

女子心中欢喜,一时忘记想问的是何问题,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却始终忽视了男子眼中的嫌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