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三十章 梦醒时分

赵婵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壹小说1

梦中她还是没有长大的样子,在她身边的是那个黑俊的少年。

“姐姐,你怎么了”少年一脸担忧,还用自己的小手摸摸她的额头。

“姐姐,你会好起来的。”少年的语气坚定,将自己冒着挨打的危险从河边带回来的水喂给她喝,自己却好久没有喝过干净的水了。

“姐姐,喝点热水吧。”少年还把剩下的水烧开,用卷曲的叶子一口口喂给她。

“姐姐,你听说了吗”少年见赵婵微笑不语,得意地继续说下去:“那个总是欺负咱们的家伙想要逃出去,结果被抓回来,被狠狠地打了好多鞭子呢。”

“还有还有,我听说呀,工地新来了一批奴隶,以后我们干活就不用那么累了。”

突然画面一转,眼前的工地变成了茂密的树林,阳光透过层层的树叶,照在赵婵的脸上,暖暖的。

可是,小黑去哪了赵婵往四周看去,入眼全是绿色,哪里有那少年的影子

想要喊少年的名字,却嗓子不出声音。正想要去寻找,却现腿似有千金重一般,怎么都迈不开步伐。

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了小黑去哪了

“救命啊,姐姐姐姐救我,救我。”

是小黑的声音

赵婵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小黑怎么了是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办赵婵心中愈着急,嗓子却愈地不出声音,腿脚也变得更加地重,怎么也迈不动。

她多想在此刻见到他,然后告诉他,有姐姐在,姐姐会保护你的。可是这么简单地事她都做不到,她做不到

“啊”

一声惨叫从赵婵四面八方传来,声音不大,却足以震破她的耳膜,还有她的心。

小黑怎么了难道

不,不会的,不会的。

“哈哈哈,哈哈哈,”紧接着的是来自四面的笑声,似嘲笑,又似在可怜。

那笑声是在嘲笑自己信错了人,爱错了人,害得自己最亲近的人死于非命那笑声是在可怜自己被人利用了感情,还心甘情愿地为他赴汤蹈火这场情、这场爱,终究是错付了

“小黑”从梦魇之中坐起,赵婵的声音嘶哑却惨烈。

“姑娘,姑娘,你醒了”守在床边的吕婆子满脸惊喜,立即又回头对着身后的一面生的丫头吩咐道:“真儿,把汤药端过来”

那被唤作真儿的丫头听到声音,立即就将桌上的碗端过递给吕婆子。她手脚麻利,却也看得出来是个老实不多话的丫头。

赵婵对身旁的一切毫不在意,陷入在自己无声的世界里。小黑死了,永远永远离开了她,而这一切是她曾奉以为神明的人做的。几乎就是一瞬之间,赵婵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坍塌下来,剩下的一片荒芜,一片废墟。

吕婆子也不在意赵婵的情绪,只用勺子一勺勺地将黑乎乎的药汁喂进眼前女子的嘴中。

女子虽有些麻木,但却很自觉将药汁吞入口中,只是早已不知苦为何物。

“姑娘,不管生了什么事,你现在都是已经有两个孩子的人了,一定要振作才是。”吕婆子将空药碗递给身后的真儿,开始轻声劝到。

两个孩子两个孩子

赵婵在听到孩子这字眼时,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她的,孩子

“为了孩子的一切,姑娘就醒醒罢”吕婆子声音有些哽咽。自生产之日到今天,她已经昏迷了整整四天四夜。

赵婵望了望自己的小腹,那里早已经变得平坦。

“孩子”赵婵的声音依旧嘶哑,却开始带上了正常人的情感。

“是啊,是你的孩子,若姑娘再这般下去,恐怕那孩子就要被人抢走了”吕婆子说道这里,那长满皱纹的眼角再也忍不住地溢出了泪水。

孩子,孩子。是她的孩子啊。赵婵的脑袋终于清醒起来,忍着剧痛,她生下了孩子,是了,是一对儿女。

只是,被人抢走赵婵身体再度狠命的颤抖起来,她的孩子,谁要抢走

“谁,谁要抢走我的孩子”赵婵回复几丝神智。

“是朝阳公主。老奴听说”

原本在异人有意无意的开导之下,朝阳公主早已经放下了对赵婵的“偏见”。又因为身旁没了韦月,小娟又是个怕事的,便更加没有人提醒她一个赵婵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威胁,也就早不在意赵婵这个人的存在了。更何况,异人如今整日陪在她身旁,她也抽不出什么心思来对付一个赵婵,她可不想好不容易才迎来地幸福,因为自己的无理取闹丢了。

不过在听到赵婵生下了一对双生的儿女的时候,朝阳有了兴趣,又听说了赵婵昏迷不醒,很有可能以后就只能躺在床榻之上,朝阳就更加坐不下了。

不过这回朝阳倒是学乖了。

先是和异人撒娇,又好说歹说,说要抚养孩子,最后还威胁说什么要是不给她养着,就去赵王跟前捅破他们之间的事。要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有什么人知道,就因为异人说如今秦赵两国战事紧张,由不得胡来,这件事有待以后在好好商议。

如今在这关键时刻,绝不能失去朝阳的支持,所以异人向朝阳承诺,约定只要赵婵不能自己抚养孩子,就给朝阳公主养着。朝阳见此,知道这是异人的最低底线,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赵婵尽力集中心力听着吕婆子的叙述,心却再度沉至谷底。她的孩子啊,公子他怎么能如此轻易就送给别人怎么能

“姑娘也别着急,只要姑娘好好将养着身子,任谁也没有办法抢走孩子。”吕婆子见赵婵神色,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安慰道。

无声的泪水自脸颊缓缓流过,悄无声息地滑入被子中。

孩子啊孩子,从今以后,她只剩下孩子可以依靠了。她爱上的人害死了她最重要的人,她已经万念俱灰,可是为了她的孩子,她要振作起来,即使孤身一人,她也要好好活着。她要好好地抚养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她不容许任何人打她孩子的主意。

还有,那个少年,叫她姐姐的少年,她要为他报仇。即使仇人是她曾经最爱的人,可当一场情错付,变成了恨,她已经不能再错下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