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二十八章 激烈一战

秋风飒爽,夹杂寒意,吹拂过大地,给整个个世界染上白霜。1

“杀”伴随杀喊声,战场一片混乱,鲜红的血液提醒着世人这场战争的残酷。

战车在最前急奔,战马嘶鸣。秦军最后面,因为兵士跟不上,传来刀戟入肉和痛苦的声音。

此时的赵兵个个勇猛无比,即将胜利的喜悦充满心头,军心齐备,在后紧追不舍,早已杀红了眼。

平阳城城墙之上,赵奢挺拔地站着,身着盔甲,右手紧握佩戴在身旁的宝剑,鬓虽斑白,但眼神矍铄,显得精神奕奕。而此时,看着节节败退的秦军,他的眼中是掩不住的欣喜。此一战守住了平阳便守住了整个赵国,收复秦军夺去的土地城池将会是时间问题。

此次能够逼退秦军,到还多亏了陈力。早年他曾救过陈力一命,给自己做内应也算是报恩了,至于背叛秦军一事,虽然见不得光,但必要之时,他还是会尽全力保住他一命的。

“报禀报将军,秦军已经被我军逼退二十余里。”副将登上城楼,朗声道。

“好乘胜追击”赵奢毫不犹豫,随即便勾起嘴角,现如今的年轻人大多心浮气躁,也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三日前,他们断了秦军后路,烧了他们的粮草之后,又毁了他们的粮草补给,今日的秦军上下早就饿了整整三日,哪还有什么力气和赵兵拼杀败北早是预料之中的事。

“诺”副将得令而去,脚步轻快。

几乎是同时,在秦军最前的战车之上,看着不断追击的赵军将士,赵奢眼神冷漠,周身散着寒意,比那秋风还要冷上几分。

该死的,他还是低估了赵奢他完全没有想到赵奢的带出来的兵比之前的赵兵勇猛这么多,导致秦军在逃窜之中也损失不少。不过,既然如此,他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赵军的机会的。

“弓箭”王翦厉喝,眼神微眯。

一旁的副将急忙递上。

赵奢一把拿起弓,弯弓搭箭,动作顺畅,瞄准敌军最前的先锋将领。那先锋将没有顾忌,早已驱着战马,杀入了逃窜的秦军队伍中间。赵奢勾唇,右手一松,锋利的箭瞬时离弦。



箭极快,赵国先锋将没来得及防备,箭尖便插入他的心脏,随即他也应声从战马之上摔落而下。

赵军随着先锋将领的陨落,立即变得慌乱起来,失去了原本的整齐。

“传令,天黑之前赶至长平山”长平与平阳城只隔二十五里路,且长平一带地势特殊,是最佳的埋伏地点,秦军早在两日前就将精锐将士悄悄派往了那里。所以说,只要入了长平山,就将会是自己回击的时刻。

“诺”副将得令,立即传令三军。

众士兵见赵军先锋已被将军一箭射死,瞬时军心大振,得令之后,行进度快上不少。倒是后面的赵军已经因为慌乱,渐渐跟不上了。

半个时辰之后,大军行进之路变得崎岖,山脉延绵,直到行至一处低洼。此处三面地势都颇高,大军进来便有进无出,除非化整为零。

“报将军,一切准备就绪。”秦先锋将早已在此处等候。

“好众将听令,全部隐匿”王翦吩咐,眼中光芒四射。

“诺”众将领齐声。

赵军赶到之时已经是一炷香之后了,疲惫之间,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有大滚石自三面而下,将士们瞳孔放大,显然是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四处奔走之下,摔倒的、被砸中的,惨叫之声便不绝于耳,血肉模糊了整个山谷。

中间的士兵听到声响,立时便往回奔去。却不知后面的兵士还在行进,一时之间,场面混乱无比,叫喊声、打骂声、惨叫声混成一片,赵军早已溃散。

秦军乘势出击。原本赵军因赶路已经疲乏无比,如今又乱成一片,瞬间便被精锐有力的秦军击得溃不成军,瞬时间便死伤无数。

此次赵奢派遣的乃是赵军主力,可却完全没有想到王翦会来这么一出,更加没有想到当晚烧得根本就不是秦军粮草,而秦军将士根本就是每个人都吃得饱饱的才上的战场。

一场战事下来,从天亮打到天亮,却已经是第二日的天亮。原本还是黄色的土壤早已经被鲜血染得黑,空气中蔓延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让人愈加亢奋。

“报,将军,清点之后,我方死亡人数约为三万六千,赵军几乎全军覆没。”副将上前禀报。

“嗯。”虽然早已经有准备,但这个数目终究还是出乎了王翦的意料。招生不愧继廉颇之后赵国另一代名将,带兵果然有一手。此次战役虽然秦胜,但是损失终究还是过大了。

“给每个士兵家中稍寄些银钱吧。”王翦吩咐副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放开我你们没有资格抓我”一男子挣扎着被押解至王翦眼前。

王翦搭眼一瞧,被押之人正是陈力,背叛秦的副将。

“将军,末将冤枉”陈副跪在王翦面前,辩道:“我真的不是细作,将军明察”

“那你倒是说说粮草是怎么被烧的补给的粮草又是怎么被截的”王翦声音冷漠,不带一丝温度。

“当然是有细作,不然这等军情秘密赵奢怎么知道”不待陈力辩解,王翦再度开口。

陈副将一听,便知事情已经败露,但却依旧死咬牙关:“这些与末将有何干系”

“我可没说与你有干系,你就这么急着脱身吗可见你果然值得怀疑啊”王翦抓住陈力言语之中的漏洞。

“将军凭此如何能确信末将就是细作将军莫不是听了什么谗言吧将军如此作为,莫说末将不服,就是三军都不服”陈力极力开解,似乎是料定了王翦没有任何证据。

“不服吗好,让他心服口服。”王翦示意副将。

副将会意,立即从甲胄之中取出一叠布帛,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赵国字体,随即便扔至陈力面前:“陈副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陈力看着眼前物饰,瞬时便软倒在地上。那,那,那是他与赵奢通信的信件,自己竟不知王翦早已经盯上了自己

“来人,拉下去,明日公开处斩罢”王翦有些心痛,毕竟陈力也算是秦国猛将,可如今却

“还有,那个叫高的少年,叫他来见本将。”从一瞬的沉痛之中醒来,王翦想到的是高,那个瘦黑的少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