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二十章 共同逼迫

赵王宫中的西泉殿虽偏僻,但却依旧无法掩饰曾经的辉煌。壹小说1当落日的余晖缓缓撒在整座邯郸城的时候,即使荒芜,但西泉殿依旧显得尤为壮丽,不落俗套。

此时的西泉殿书房之内,李公正站在书桌一旁,面向异人,神情严肃却没能掩住眸中迸出来的欣喜,就连声音也因喜悦而显得有些颤抖:“恭喜公子,华阳夫人已经将您认至名下。”

“好”异人听闻这消息,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秦国人谁不知道,华阳夫人是秦太子安国君,也就是异人之父的嫡妻,且颇受安国君宠爱。只不过这华阳夫人膝下无子,故而众庶子谁都想讨得她的欢心,只可惜,被自己抢了个头。

如今自己也算是华阳夫人的儿子,也算秦太子半个嫡子,这将来的秦王之位不是他的还会是谁的只不过,吕不韦是如何做到的呢异人心下疑惑,嘴便问出了口:“吕先生是如何做到的”

“这奴才也不知道啊。”李公只是个传话的,至于吕先生在怎么做的,他确实是不知道的。不过,他反正是坚信只要是吕先生想做的事,就绝难不倒他就是了。

“嗯。对了,吕先生可还有什么谋划”异人没有再纠缠这点,却是问起了他处。

“这到没有。只不过吕先生要奴才转告公子一句话。”

“哦什么话”

“万事有度,请公子好自处之。”

“哦不知吕先生这是何意”异人被这句话吓了一跳,莫非吕先生料事如神,知道了自己与小安的事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毕竟小安之事并无他人知道,遂故作糊涂。

“吕先生并无他意,只是希望公子能够将此事了断得清楚明白,毕竟为了一个贱婢不值。”李公声音诚恳。

异人心下大骇,却依旧强自镇定:“请转告吕先生,异人定将此事处理干净。”

即使吕先生不说,自己也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只不过眼下事情颇为忙乱,一时之间还未顾得上罢了。

二人言语至此,门外却有小厮回禀,说是赵姬来了。

异人与李公对视一眼,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与不解。

赵婵推门而入,素手轻轻附在隆起的小腹之上,脚步轻缓,脸色却不怎么好。

“婵儿,你来此何事”异人先开口了。

“妾身不与公子打什么哑谜,就直接说了。”赵婵直视异人,眼神灼灼。“妾身请问公子,如何打算小安之事”

本来应该在自己知道了小安有孕之后,就直接来问异人的打算的。可当时的自己相信了小安的一面之词,以为是异人要害那孩子,身心惧怕之下,竟忘了要找他求证。可如今知道小安的居心,回头一思索,才现这一疑点。况且,此刻她也想要知道异人的打算。

异人显然是没有料到赵婵已经知道这回事,还如此单刀直入地将此事摊在明面上来说,一时之间征愣着,不知如何回答。

却是一旁的李公先打破沉寂:“赵姬,公子会好好待小安的。”

李公说完,却是引来了两道惊诧的目光。

一道来自赵婵,她显然没有想到公子会善待小安,一时之间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先是惊讶,又觉得小安居心不良,感到不安,随即又有些妒意,因为是李公所言,所以赵婵认定这样的安排是吕不韦所做。

另一道则是来自异人。他显然是没有想到为什么李公方才还要他好好了断小安之事,可现在又突然在赵婵面前改口,还说什么会好好待小安虽然不解,异人却并没有马上开口反驳李公之言。

一时之间,室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那么公子也会善待小安的孩子吧”半晌,赵婵开口,说的是疑问句,却毋庸置疑,很是肯定的语气。

“是。”异人此时开口,却已经是顺着李公的意思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样做的目的。

可就在他抬眸看到赵婵的神色之时,他就开始后悔了。只见赵婵盯着自己,双眸泪水盈盈,眼眶泛红,连带着鼻尖都有些红,嘴角还不断地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异人顿时心猿意马,拉住赵婵的手,顺手一带,便有温香软玉在怀。再也顾不得李公方才那般言语的用意,急忙辩解:“婵儿,我逗你呢”

怀里的人儿刚开始还在挣扎,可听到异人这般解释,动作便小了些。

异人轻手拂去赵婵眼角的泪水,声音放缓,极为温柔:“婵儿,我不该和小安有什么的。”异人开始解释。

原来那日,小安去请异人救赵婵之时,确实是令异人有所感激的。可就是那日,异人赵王讨个说法,却被赵王和朝阳公主轻轻几句话给打,最后也没有真正逃回公道。回到西泉殿的异人心中抑郁,竟是借酒浇愁,最后却是醉了个稀巴烂。醒来的时候却现自己身无一物,而旁边睡着的,正是全身着的小安

辛而这件事并无人知晓,也就顺利地瞒了下来。

“婵儿,我错了。”异人将双手收紧,语气诚恳。他害怕失去眼前的人儿,这是他这一辈子以来,遇见的唯一美好,而且还是只属于自己的美好。当然,后来的后来,他才知道从头到尾都只是他的妄想。

“嗯。”赵婵吸了吸鼻子,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蝉儿,此事交给你处置可好”半晌,异人终于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道。他原本是想要留下那个孩子的,但现在此事被婵儿知晓了,便只好交给她了。在异人的心里,赵婵终究还是占了很大一份比重的。

“嗯。”虽然带着浓浓的鼻音,但此时却已经没有了抽咽的声音。

异人心中甜蜜,却同时有些怅然。知道赵婵不会离开自己、不会不原谅自己,就觉得开心,又因为自己的另一个孩子可能会心中又不觉怅然。但最终,异人还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毕竟,赵婵没有作此事。

只是沉浸在纠结的小心思里的异人,此时却忽视了赵婵与李公那相视一笑和默契的眼神。

赵婵确实是想知道异人对小安之事的看法,可当李公抢在异人之前说出那话,赵婵虽刚开始信了,可却在短暂的沉默之中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吕不韦怎么可能会允许不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事情生而小安就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他又怎么可能会护着小安呢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的赵婵,几乎也同时明白了李公的用意逼迫异人对小安之事下定决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