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十五章 却是原来

小安端着一碗药碗,小心翼翼的,好像是在呵护着什么宝贝似的,慢慢地朝赵婵走来。壹小说1

“赵姬,请喝药。”

赵婵看了看那黑乎乎的药汁,又是安胎药。黛眉皱起:“放下吧。我待会喝。”

“可是御医说”小安似乎有些挫败。

“说什么”赵婵打断她的话,反问道。

“说着药冷了就没有效果了。”

“哦,这样啊。”赵婵似有所感,眸中却闪过一丝兴味:“那你喝吧。”

“可是可是这是给您安胎用的啊,奴婢身份卑微”小安连忙摆手。

“没什么可是的,你不也怀着孩子的吗”赵婵似乎是极不愿意喝那苦涩的药汁,立即便将那要推到小安面前。

“奴婢不敢喝。”小安显得惶恐不安。

“姑娘让你喝,你就喝,难不成还会害你。”吕婆子端着洗好的衣物进了屋子,没好气地道。

“快喝吧,你也补补。”赵婵见吕婆子进来,又对她道:“这么快就洗完了”唉,自从秦使离开邯郸城,这日子更加难过的了,连浣衣局最低等的宫女都给人脸色看。这不,为了自个活得轻松自在,吕婆子开始自己洗起衣服来,左右西泉殿也就那么几个人。

“那可不,年轻时干得多了,现在也不含糊。”吕婆子有些得意,说着话时,又看向小安:“若不是你现下怀着身子,老婆子定教你做这事的技巧。”

“好了,别得意了。”赵婵扶额,有些无奈,随即又看向小安:“快喝了罢,仔细没了药效。”

小安本以为二人都已经忘了这茬,可说来说去,就是不离那药,语带颤抖:“赵姬,奴婢不敢喝呀”

她没有想到赵婵会让她喝,难道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小安又仔仔细细地回忆了自己的表情、行为,并没有现什么不妥,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敢喝难不成你又在药里做了什么手脚不成”吕婆子一语中的。

不知是害怕误会,还是被吕婆子猜中,小安一个哆嗦,腿一软,跪了下来,直说:“奴婢不敢。”

“好啦,别逗她了。”赵婵见此,轻轻扶起小安:“都要做母亲的人了,别动不动就跪,小心伤了孩子。”

“诺。”小安松了口气。

“这药放在这里吧,我待会再喝。”赵婵吩咐,语气不容置疑。

“诺。”小安心里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乖乖退下:那药总不能自己喝吧

吕婆子见小安退下,才缓缓开口:“姑娘,你看这药”

“到了吧”赵婵有些失望。她本以为小安对她是真心的,可却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做戏最开始,小安救她,是为了得到公子的感激和自己的信任,而现在,表面上说什么药亲手照顾自己,可转过身来又端上一碗打胎药想来,她说的公子害她的孩儿也是子虚乌有的吧。

她想,如果方才小安有一点点想要喝那药的心思,她都会相信她,可是她没有。

或许一开始,她相信她是真诚的、是值得信任的,可是今天的一碗药却拆穿了她所有的伪装,也让自己把之前生一切都串联了起来。可笑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精通医药,把这样的漏洞摆在她的面前。

赵婵至今还记得,小黑拿给他看的草。那根本不是什么能让人昏睡的草小黑认错了。所以那些人会追来,所以她再也找不到小黑,那个笑容可亲的人。

后来,吕不韦救了他,他教她识字,可认的却都是医书。

赵婵冷笑一声,原本以为忠于自己的人,从头到尾都在背叛自己。这种滋味还真是不好受啊。

“姑娘怎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赵婵苦笑。自己如今身怀六甲,又无权无势,地位尴尬,也就防着些就是了。

“那她的孩子”吕婆子一想到小安肚子里的孩子,是在赵婵卧病在床时有的,就有些气恼。乘人之危,实在不可饶恕

“稚子何辜”赵婵道。孩子是无辜的,她也将为人母,她知道的。所以,即使小安再如何过分,她不会对她的孩子动手。更何况,她要为自己的肚中的孩子积善德,让孩子福气延绵。

“诺。”吕婆子知道她不忍心了。可是似小安这种从最底层往上爬的人,你放过她,她可不一定放过你呢。可是她能做什么呢相处了这么久,赵婵的性格她也了解。善良又不善良,固执又不固执,但只要自己想做的谁也阻止不了。

吕婆子转过身,顺便将那碗药带走,随手便倒在了屋内那修剪得宜的盆栽之内。

“老奴再去熬一碗。”

“不必了。”赵婵阻止:“我们目前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即便那老御医仁心,我们也不好总麻烦他。况且我自己的身子我很清楚,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诺。”吕婆子知道,这里面可能还有小安的原因,但却很默契的没有点破。

晚间,吃过晚饭,赵婵便慵懒的躺在异人的怀里先前的恐惧感消逝得无影无踪。

“婵儿,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平了。”异人双手环着女子的腰,双手不自觉抚摸着那隆起的肚子。

“怎么了”赵婵回头,眼神迷茫。

“秦使在赵国边境遇害,秦赵两国可能兵戎相见。”

什么赵婵一惊,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可是现下异人的状况能够容许两国交战吗若两国交战,第一个会受牵连的就是异人了吧。身为秦在赵的质子,存在的意义不就是约束秦国,防止秦国起战争吗可如今,秦使在赵遇害一事必然成为秦国开战的借口。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绝不会是赵国所为:为什么要在秦使将回国之时方动手谁又会蠢到在自己的地盘上动手杀人可这并不能阻止秦国放弃异人、动战争。

“放心,我不会有事。”比起赵婵的惊异与担忧,异人的语气明显冷静:“不到最后一刻,赵王还不会动我。”

“嗯。”赵婵应得心不在焉。

身后的男子却只当女子信任自己,全然忽略了女子眼眸深处掩不住的恐慌。

他不会有事,可是她呢秦赵两国开战,看似与她这卑微的歌姬无关,可事实上,这也意味着,她将失去庇护,连带着她的孩子。即便是吕不韦,想必也无法护她周全。思及此,赵婵的心便凉了半截。今后她将何去何从呢不,她要寻找属于自己的出路,否则,她会连带着孩子,一起葬在这可怕的赵宫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