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十二章 良药苦口

看着眼前那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女子一脸苦涩。1这药还要喝多久啊

一旁的男子见女子这般神色,似乎知道女子心中所想,摇摇头,劝道:“为了咱们的孩子,好好吃药,乖。”

男子说着就端过那药碗,用勺子舀上一勺,又吃了吹,缓缓的放到女子的唇边。

女子见此,也只得张开嘴,将那一勺黑色的药汁吞下。随即,女子小脸就扭曲成一团:真是苦

男子见此,立即又忙将一颗野果塞入女子嘴中。就这般反复,一口药,一颗野果,一碗药总算是喝完了。

男子放下碗,将女子拥入怀中,轻声道:“婵儿,你说咱们的孩子像谁呢”

赵婵不语。虽说如今胎儿已经稳定,但是这药却从没有断过,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异人会这么看重她腹中的孩子。

就这般胡思乱想之中,赵婵的思绪渐渐深陷,直到慢慢睡着。

男子许久都没听到女子的回答,低头一看,却原来,女子早已熟睡。御医院的那老者说过,有孕之人嗜睡,果然不假。异人想。

男子换个姿势,轻而易举地就将女子打横一抱,缓步朝床榻上走去。

女子不适应这变化,小脑袋使劲的蹭了蹭男子紧抱着他的手臂,似乎是在眷恋男子的温暖般。

男子将女子轻轻地平放在榻上,紧了紧被褥,又看了女子睡颜半晌,才转身离开。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三月,本是阳春时节,草长莺飞,却偏偏是在这个时候,秦国使臣离开了赵国。

秦国使臣一走,西泉殿众人的日子瞬间就变回了最初的模样。只一点令人松口气,朝阳公主年后便再也没有来找过赵婵的麻烦。随着秦国使臣的离开,异人也不再忙碌,多出来的时间都用来陪着赵婵。

生活虽不如从前那般奢华,但也很是安逸。而赵婵每日依旧喝着黑乎乎的药汁,有时候还去院子里逛逛,算作是散心了。

风和日丽、微风拂面,正是适合踏春的好日子。只可惜,要被困在这金丝笼般的宫中了,也不知道这一生会不会也永远地困在这般地方坐井观天了。

站在院前柳树之下,柳絮纷纷扬扬的。赵婵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有抓住。

她算是完成了他交给她的任务了吧接下来呢,她要做什么她的一生又将怎样度过是守着眼前的“幸福”,还是抓住自己最向往的美好不放手

异人待她很好很好,但她却始终无法从内心去接纳他。因为心里住了一个人,便再也赶不出去了

此刻的赵婵迷茫、不知所措。不自觉地摸了摸腹部的突起,那里,有她的孩儿。或许,此刻的赵婵还没有想清楚,但接下来生的事却让她一瞬间醒悟。

小安近来越来越奇怪了,不仅行踪难定,而且还总是鬼鬼祟祟的。这是吕婆子最新的现。好吧,谁让赵婵不信她呢。

这不,为了确定小安到底在搞什么鬼,吕婆子干脆什么都不做,从一大早就开始跟着小安。当然,吕婆子的跟踪技术不错,虽然好几次差点就被现了,但也还是险险地避过。

一开始,小安的行为还是很正常的:从清晨烧水开始,一直到午饭时分。可就在熬药的时候,小安先是支开了周边人,然后还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最后才从怀里拿出一包粉末状的物体,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竟全部倒进了盛药的碗中。

吕婆子看到这,再也躲不下去,一把抓住小安倒药粉的手:“你居然在姑娘吃食里下药这回让老婆子我抓个正着看你怎么狡辩走,让姑娘看看女人的心到底有多黑”

吕婆子说着,便要拽着小安往前殿走去。

“婆婆,我冤枉啊”小安耐不住吕婆子的力道,被拽着往前走。“我没有,婆婆”

殿内的赵婵听到声响,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小安被吕婆子拉扯着往前,髻凌乱,衣裳也因拉扯有些不整。

“怎么了这是”赵婵疑惑。

“姑娘,小安在你的安胎药中下药,老奴亲眼所见”吕婆子抢先道。

“可是真的”赵婵望向小安,有些不信。虽然很久之前,她就觉得小安有些奇怪,但是她打心眼里觉得,小安是不会害她的。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小安有些结巴。

“那是怎么样的我都亲眼看到你下了药”吕婆子打断她。

“那药是给我自己吃的”小安急了,一下子就把真相说了出来。

“什么”赵婵讶异,小安看起来健健康康的,喝药做什么。“怎么回事”

“姑娘还是别问得好”说道这里的时候,小安的声音颤抖着,俨然已经有了哽咽,紧接着直接就跪在了赵婵的脚边。

吕婆子起初还是有些不信小安所说,但此刻见她这般呜呜咽咽的,到也信了分,只不知这其中还有什么弯弯绕绕的。

“说罢,那是什么药”赵婵话了。

“是是堕胎药”小安吞吞吐吐,眼泪唰的一下就夺眶而出。

“你为什么要堕胎药难道你”赵婵心头一跳。

“是公子的。”小安的头低得不能再低,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脸。公子嘱咐过,不让她声张,尤其是不能让赵婵知道。可如今

“什么”一旁的吕婆子惊讶的合不拢嘴,怎么、怎么会这样小安什么时候和公子

赵婵和吕婆子关心的似乎并不是一个点:“为什么要打掉孩子”赵婵并不生气,语气也一直保持着冷淡。

“是公子的意思”赵婵见小安跪在地上不开口,心口又是剧烈一颤,却依旧强自压制着内心的恐惧。

“是”小安轻轻的应道。

“你喜欢公子”赵婵面色虽然平静,可心中似乎是打翻了五味坛一般。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可以无情至此

小安已经不敢抬头,身体开始颤抖。

“什么时候开始的”赵婵吸了口气,继续问道。

“就就是那次朝阳公主打伤姑娘的时候”小安的脑袋几乎伏在地面上,声音也随着身体不住的颤抖。

原来从这么早就开始了,就只瞒着她。赵婵自心中涌出一股无法抑制的恐惧感,有一天,异人烦了自己,是不是也会如此待她

“起来吧。今日之事,我就当没有生过。”半晌,赵婵稍稍平复了心情,伸手扶起小安,随即又吩咐吕婆子:“婆婆,去御医院找那老者给她切个脉。”

她,决定要保护这个孩子。因为她也即将成为母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