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十一章 明罚暗护

寒冬的夜晚总是漫长的,即使是烛火通明也改变不了什么。e小说1

“父王,事情就是这样”按照小月所教她的,朝阳公主理直气壮。“是赵姬先顶撞的儿臣”

“嗯”赵王眼睛一眯,又转向异人,道:“异人公子,事情可如公主说的这般,一切都是误会”赵王虽是在问异人,可语气之中却带着不容置疑。

“赵王,本公子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只知道赵国嫡长公主任性妄为,害了本公子的孩儿”言辞犀利,异人毫不退让。

“那就是说,确实是那赵姬冒犯了我赵国公主了”赵王到底处事果断。

异人沉默,只是袖中拳头紧握。他没有证据证明朝阳公主有意害赵婵,到底还是他冲动了,以为有秦国来使在,便有了依仗,可是却忘了自己身处赵国。

“既然如此,那赵姬也受到惩处了,此事便就此了了”赵王见异人不说话,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管怎样,我秦国的子孙不能受此委屈。”此时,异人只能抓住这点,逼赵王也让一步。

赵王深深看了一眼异人,随即撇过头去,又看了朝阳一眼,终是叹了口气:“来人,将朝阳公主带回朝华殿,从今日起,不得踏出殿门半步。”

“父王”朝阳公主怎么也没有想到父王会罚她那可是从小就疼爱她的父王啊她听错了吧

宫人听到命令,三三两两地上前,走至朝阳公主身边,不失恭敬:“公主,请”

“父王你怎么可以罚我”朝阳确定了父王并不是在说笑她的父王要禁她的足而且连期限都没有

“还不快带公主下去”赵王没有回答朝阳公主,却是冲着那站在朝阳身前的宫人们呵斥道。

在宫人们的“请”之下,朝阳公主离开了太和殿。

赵王待朝阳离开,转过身来,望向异人:“不知这交代,可令公子满意”

异人心知这是赵王在偏袒朝阳公主,明面上是在罚朝阳,可实际上,却是禁足以保护她。可是此时,自己也拿不出证据,也只得道:“诺。”

有些事来得快,去得也快,只那一直躺在床上的女子依旧昏迷不醒着。异人整日担忧着倒也罢了,随着女子昏迷日期的拖长,吕婆子的心也跟着提起来:吕先生吩咐,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保护赵姬肚子里的孩子

而小安,虽说救了赵婵,却也并没有什么邀功的意思,反倒有些要尽忠的味道即便她与赵婵也不是很亲近。

再说的就是那老者,知道此事的严重性,自诊出赵婵许有身孕,心便也跟着吊了起来,坏了他的医誉倒是其次,若是这孩子保不住,秦赵两国之间很有可能再次开战,到时候生灵涂炭,就真真是罪过了。

就在众人的期盼之中,三日后的晌午,赵婵醒了。这消息就像是冬日里的阳光般,瞬间照暖了西泉殿为数不多的人的心,也让许多提着的心落回肚中。

“姑娘,你现在感觉如何可有哪里不舒服”吕婆子最唠叨,这话自赵婵醒来,就不停的重复得问。

赵婵虽已经清醒,但身上的疼痛依旧未减,脸色苍白,因着伤痕未去,还泛着血丝。赵婵似乎也没有什么力气去回答吕婆子,只稍微抿嘴微笑摇头。

“吕婆子你别吵了老夫切脉呢”老者实在是受不了吕婆子的喧嚣,几回无法集中心思,虽然他内心里也忍不住的放松下来。

吕婆子见此,知趣地闭嘴,室内一时安静下来。

良久,老者总算放下了切脉的手:“总算不枉老夫彻夜钻研医术,总算是一切安好。”

“果真”异人微喘,一听到赵婵醒来,就赶紧奔过来了,额上还带着一层薄汗。“本公子的孩子如何了”

“公子,母子均安,只要按着老夫的方子,继续吃药就能好起来。”老者顿了顿,又道:“只是病者要多趟着,切忌大动,只要继续好好保养着,胎儿一定健健康康的”

赵婵听得糊里糊涂,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吕婆子,想着吕婆子该给她解释一番才是。可她搭眼瞧去,却看见吕婆子面色不善,那双眼睛眨也不眨。赵婵顺着那眼神瞧去,却是看到了站在异人身后不远处的小安。

赵婵心下疑惑,自己这才昏迷三日,怎么感觉生了很多似的。

异人见赵婵神色,却是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的手,抑制不住的兴奋,道:“婵儿,我们有孩子了”

“什什么”赵婵一怔,她有孩子了她怀孕了一时之间,她竟有些不知所措。伸手轻抚自己的小腹,那里,正在孕育着小生命,属于她的小生命

“我们有孩子了”异人重复,不厌其烦。“我们的孩子,婵儿”

“孩子”赵婵依旧虚弱,可却掩不住笑颜。

“公子,病者还需要静养,此时不宜有大的情绪波动。”老者在一旁提醒道。

“是是是”异人也意识到此时行为的不妥,忙道:“婵儿,你好好休息,我去处理完那边的事,就再来陪你。”

赵婵见此,微微点头。

众人纷纷离去,只余下吕婆子在旁伺候着。

吕婆子见众人离去,才缓缓开口:“这几日姑娘昏迷着,都不知道生了什么”

“说说看。”赵婵知是吕婆子的唠叨又要来了,但今日心情好,便有心要听听看。

“诺”赵婵很少这般有兴致,吕婆子更有动力说了。“姑娘你不知道,那天公子为了你,说是定要为你讨个公道,要大王给个说法,那眼神,那神气,我老婆子至今都还记得”

吕婆子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愣是一个人自言自语般的说了大半天,从异人去找赵王,到朝阳公主被禁足,再到公子这几日的寸步不离,最后还感叹说,姑娘的命格真好云云。

总算是说完了,吕婆子回头一看:赵婵哪里在听她说话,早就疲惫地睡着了,甚至还轻轻地打着鼾,只嘴角掩不住的笑意,让那本苍白的笑脸多了几分色彩。

“唉”吕婆子叹了口气,怎么就找不到个知己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