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十章 坐立难安

有人说,当夜幕将整个大地笼罩的时候,人们畏惧的往往不是即将到来的黑暗,而是这样循环往复、永无终止的黑暗。1就像是你一次次地看到希望,却又要一次次地亲眼看着希望的破灭,却无可奈何。

此时的朝阳公主就是这样一种心情。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异人的时候,她是瞧不起他的,即便他长相俊朗。因为他是秦国质子,而她是高高在上的赵国嫡公主。他们应当是云泥之别的,至少在她是这样想的。

她是怎样喜欢上他的呢朝阳也想不清楚。

是因为他的不卑不亢吗还是因为他眼眸之中偶尔流露出来的隐忍吗又或者是因为他的疏离和敬而远之

不知不觉之中,她就总想要靠近他。可是她是嫡长公主啊她无法对一个质子温柔体贴,更加不可能低声下气可偏偏就是因为这样,他离她越来越远。

而今天,她似乎又做错了什么,那样的可怕的眼神,她从来不曾在异人眼中看到过。她是不是不应该惩罚那个女人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就那样依偎在他怀里,她就气恼。她堂堂公主,竟连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都比不上

小娟见自家主子坐立难安,也无可奈何。自公主从西泉殿回来以后,就魂不守舍的。她虽不能理解公主对异人公子的小心翼翼,但也知道公主此时心中定然不好受,便也只有保持着沉默,维持着这奇妙的平衡。

“公主殿下”一悦耳声音打破原有的平衡,自大殿门口处传来。

朝阳一听这声音,似乎立刻便有了主心骨般,直接奔向殿门口处的丽影:“小月你可回来啦”

那殿门口赫然站着一青衣女子,身姿窈窕,鬓高挽,缀着最简单的青色玉簪。

“见过公主”那青衣女子轻俯,行李道。

“我们哪用得着这么见外”朝阳少有的客气,忙将女子扶起。

“月姑娘快帮公主想想法子”一旁的小娟最先开口,提起之前生的事。

朝阳没有再说什么,只寻着一旁的座榻,松了口气似得坐下。

“生了什么”小月怔忪。自己只是离开一日而已,又生了什么吗“不着急的,慢慢说吧”

小娟遂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告诉小月。原来,几日前,公主去寻太子,本想要又求着太子带她出宫玩。可却意外听到太子和近侍公公的对话,说什么异人公子、舞姬、身份不明之类的话。公主本来不信,可却终究拗不过自己内心的挣扎,这不,今天好不容易打听到异人公子回来,兴冲冲的去找他,想要核实那件事的真假。

“可结果,结果却”小娟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的看了眼朝阳公主,见公主脸上没有气氛,只有忐忑,才敢继续往下说。

“结果却看到一个女人与异人公子拉拉扯扯的奴婢好不容易劝住公主,公主才没有当场作。愣是等着公子离开才去找那个贱人,谁知道,谁知道”说道这里,小娟忍不住愤愤。

“谁知道,就在你们找那女人的难处的时候,公子出现了,还把那个女人带走了”小月接口道。

“月姑娘,你怎么知道”小娟有些不可思议。

“看公主现在的神色就知道”小月得意,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朝阳。“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可能他当时的眼神明明那么可怕”朝阳见小月如此淡定,心总算安定稍许,但却还是不敢相信:她打伤了他的女人,还用那样可怕的眼神看她。

“没事的。请公主安心。”小月依旧一派气定神闲。

“而且那个女人还被我,被我用鞭子抽得血肉模糊的。”朝阳忍不住补充。

“不管公主将那女子惩罚成什么样子,公主金枝玉叶,莫非还不能惩处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吗”小月知道,即使那个人是赵王的女人,只要没名没分,公主就可以任意惩处。“再说,公主回宫这么久,可有人来找公主麻烦”

“那倒没有。”朝阳公主心下大定,可随即又忙道:“可是异人他”

“公主放心”小月打断她的话。“您只要一口咬定,你不知道那女子是谁。只说那女人对您无礼,您作为公主,惩戒了一番,谁又敢说您的不是。至于异人公子,小月觉得,公主到还可以借着道歉的名义,邀请他前来,留给他一个大度的好形象呢”

“太好了我就说小月你是本公主的福星”朝阳的心彻底安下,感激道。

说来,小月还真是她的福星。这小月本是个青楼女子。那一次,她溜出宫玩,却不小心和小娟走散。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迷路的时候,竟被那人贩子看中迷晕。醒来的时候,却现自己已经身处于一青楼之中。她在青楼待了整整一日,若不是后来遇到小月,她恐怕早就已经清白不保了。也幸亏小月信她,找到小娟,才将她救出火海。

后来,她便将小月留在了身边。毕竟青楼这种地方,并不是一个女子长待之所。

不过,也亏得这个小月,她才开始一步步的向异人靠近,开始借机接近他,并获取好感。以至于今日她这般地依赖小月。

“福星,小月还真当不得。”小月推辞,顿了顿,又道:“公主最好,现在带些补品之类的物饰,前去瞧瞧那女人。”

“为什么”朝阳公主不笨,只从小便被宠坏了而已。一听到自己还要去看那女人,心里又有些不忿。

“公主”小月劝着。“又不是真去表达歉意,只做给异人看,博个好印象罢了。公主也别较真。”

“好吧”朝阳公主知道小月在理,但还是不情愿,只吩咐小娟:“去库房随意取几样好东西,待会替本公主送去,就说是赔礼”

小月知道,这已经是这个刁蛮的公主做的最大的让步了,便不再多说。

与此同时,太和殿中灯火通明。作为赵王平时批阅政事的地方,这里虽奢华,却处处庄严。

赵王拧了拧紧皱的眉头,眼角的皱纹不自觉的又多了几条。看着眼前那俊朗的男子,半晌才开口,却是对着服侍在一旁的大太监:“叫朝阳来”

“赵王”男子似乎是在提醒赵王什么。

“异人公子,此事孤必然是要弄清楚来龙去脉的。”想起那个总是闯祸的女儿,赵王再次拧眉:“孤必定给你一个交代,也给秦国一个交代。请公子放心才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