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九章 不可收拾

第九章不可收拾

那近在眼前的鞭子,让赵婵的心再次狂跳起来。1莫非今日就要殒命于此了吗突然,她看到一抹身影匆匆地自殿门行去。是小安只是,她会救自己吗或许在这种时刻,她只会选择明哲保身吧。

“啪”来不及多想什么,鞭子已然落在赵婵的身上。原本冬日里穿的衣服就厚,可那鞭子竟直接就将那衣服撕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原本如凝脂般洁白的肌肤上也立即染上了鲜红,顿时血肉模糊。

“公主,请公主明鉴”赵婵此时只能这般说。

“贱人”又是一鞭。那鞭子设计得巧妙,给朝阳省了不少力气。“本公主就是不明鉴又如何”

“嘶”赵婵疼得倒吸了口凉气,但却依旧不求饶,也不叫喊。眼前的女子是朝阳公主,她不能得罪。若她求饶,就坐实了她冒犯之罪;若她大喊大叫,就是藐视王室宗族。总之无论怎样,她都只能默默承受,否则她就没有理,事情闹大了,她能搭进去的就是一条命了。

“啪啪”鞭子狠狠落在赵婵的身上。

“贱人”朝阳咬咬牙,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语气尖酸:“竟然敢勾引异人哥哥本公主今日就要毁掉你这妖媚的脸蛋和身子,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异人哥哥”

却原来,是为了异人。看来自己与这刁蛮公主的梁子早就结下了,只道是,来得还晚了些呢。

那早已经泛红的鞭子再度挥起,赵婵闭眼,准备接受将要袭来的又一轮痛楚。半晌,一切没有如她所料想的那般,缓缓睁开眼,便看到血淋淋的大手紧紧抓住那鞭子。循着那手往上看去,出现在她眼中的那男子,是担忧是关切是愤怒

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赵婵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如此相信他,她只知道他会来,会来救她。

此刻,赵婵的心落了地,一口气松了下来,身上的痛意如波涛般袭来,她再也坚持不住,两眼一闭,昏迷前,脑中只剩下那张神色复杂的俊脸。

异人一把将那鞭子甩开,眼神之中带着少有的凛冽,狠狠瞪了朝阳一眼。随即一脚,踹开小娟,也顾不上已经受伤的手,直接将倒在地上那血肉模糊的女子打横抱在怀里,快步往殿内走去。

“李公,去叫御医”异人嗓音从未有过的急切,身后的李公便急急忙忙的往太医院去了。

地上只余下一滩鲜红,带着淡淡的腥味,醒目的提醒着方才的恶行,又似是在控诉做出此事之人的残忍。

小娟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刚才异人那一脚,着实用了不少劲力。

“公主”试探性的问。

“我没错”朝阳有些不知所措,声音有些颤抖。“是她对我不敬,我才罚的她。”

“是,公主不会错。”小娟立刻反应过来,安慰朝阳。“只是眼下,异人公子肯定是在气头上,咱们得想想对策”

“小月对,小月”朝阳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就朝自己住的朝华殿而去。

此时的西泉殿内室,异人直盯着跪坐榻前的老者。

老者鬓灰白,本是赵王专门派来照看异人的御医。因着异人身份特殊,御医也不敢有所怠慢。可这次,异人唤他前来,却是给一女子瞧病。那女子脸上红肿,身上还有多处鞭伤,也不知是哪个心狠之人的“杰作”。

“咦”老者给女子切脉,面带一丝犹疑。

“如何”异人很是急切的问。

“病者虽受了不轻的皮外伤,但所幸没有伤及肺腑。眼下她虽昏迷不醒,但也无性命之忧。”捋了捋胡子,老者又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这女子似乎已经有孕在身。日子太浅,老夫也无法给出个准信。”老者有些惭愧。

“什么”异人惊讶,但却更加惊喜。他,他,他有孩子了他要当父亲了

“老夫也不敢断言。”老者见异人如此喜悦,心道这事还是得说个清楚。“公子,若这女子有孕,那这药可能就得多斟酌斟酌了。”

“是是是是该斟酌”异人的声音仍是忍不住喜悦。

“老夫是说,斟酌之后的药效可能没有那么好”老者没料到异人如此兴奋,竟然连他的话都没有听懂,又补充道:“老夫的意思是,若要保住那不一定有的孩子,这女子可能就好不彻底,会留下病根”

“什么”异人只感觉有一盆冷水自上而下,浇得他一个冷战。如果是婵儿有孕,那么这个孩子将会是他的长子啊可若是因着孩子的原因,让婵儿落下病根,他又割舍不下,一时之间,也两难起来。

老者见异人如此神色,知他犹豫,道:“老夫先给病者开些止血的药,只明日,还请公子给老夫个准信”

“麻烦先生走这一遭,异人不胜感激”

“应该的。医者医人,本天经地义,公子”老者好像现了什么,一把抓住异人的手。“公子受伤了”

此时,异人才觉察到痛意。原来自己太担心婵儿,竟忽略了手上的伤。只是他的蝉儿受了那么多鞭,恐怕更是痛得十倍不止吧。想到此异人的心中五味杂陈:他不够强大,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异人看向那床榻上的女子,任由着老者为自己忙前忙后地包扎。此刻的赵婵已经陷入昏睡,对刚刚老者说过的话没有半点知觉。若是她醒来,她会如何选择呢异人禁不住想。望着她那红肿的脸颊,愧疚、心疼各种情绪都涌上心头。这次,若不是自己刚离开西泉殿不远,若不是自己半道折回来寻丢失的玉佩,若不是小安通风报信,否则否则他不敢想象。

只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小安这丫头不与婵儿亲近,但见到主子受到伤害,还第一时间来通风报信,很是难得。心中不由对这丫头有些刮目相看。

“公子。”李公轻唤。“吕婆子到了。”

异人收回思绪:“嗯,让她进来伺候着吧”

吕婆子进屋,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一老者跪在异人身边,正在给异人包扎。异人跪坐在榻边,直望着床榻上的女子。而床榻上的女子昏迷不醒,比那次因之前受的伤还要重,血肉模糊的,那原本艳丽的脸颊红肿不堪,神色更是苍白。

她虽与赵婵相识不久,但也知道她心里的苦,很是心疼。如今见赵婵伤得如此之重,鼻子一酸,竟红了眼眶。

“公子,这是怎么了”吕婆子看着坐在一旁的异人,口气里却带着点质问的味道。

“你且好好照看你家姑娘。”异人忽略掉吕婆子质问的语气,却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本公子还有事”是的,他还有事他要去见赵王,他要赵王给他个说法他带婵儿回宫第二日,就已经禀明赵王,婵儿是他的女人。如今他赵国公主明目张胆的动他的人,还害了他的孩儿,他如何能忍

况此时,秦国使节还在赵国邯郸,赵国就敢公然动他秦国宗室子孙,置秦王与何地又置秦国于何地不管怎样,此事他是绝不会就此罢休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