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七章 得入赵宫

这是夜最深的时刻,也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壹小说1北风依旧狂傲,似要席卷整个辽阔的草原,把月吓得躲入黑云,再也不敢出来照亮黑暗中行人的路。

哒哒哒

马蹄声由远及近,划破夜的寂静。

“将军,穿过这片草原,就可以到达雍地了”一低沉的嗓音混杂在马蹄声之中,显得格外喜悦。只要到达雍地,就离咸阳城不远了。

“好从义渠绕道赶回秦国,果然能够免去很多麻烦。”队伍最前面的王翦感叹一句。

此次能够从私访赵国本是受人之托,却不料被赵人察觉,只得狼狈逃回秦国,这中间还对亏了吕不韦的帮忙。要不是借助他的商队,想必自己早就已经成为赵国的阶下囚了。目前秦赵两国关系紧张,自己作为秦国大将,指不定要怎么折磨了。

策马又往前赶了会路,王翦便令众人原地休息一会,待天明十分再行赶路。这一路日夜兼程,马不停蹄,众人都很是疲惫,不久便入了梦,时不时还传来轻轻的鼾声。

此刻的王翦却着实睡不着。他的脑中总是浮现那一抹丽影,忍不住从怀中掏出那方红色的手帕,手指不住的摸索着右下角的“婵”。一想到此次回国之后,只要自己说动秦王再次向赵国开战,并救出公子异人,便能得到她,他的心就忍不住地雀跃。

与此同时,赵婵躺在宽大的床上,凝视着那不断跳跃的烛火,目光呆滞。她已经身处赵宫了这里是异人的居所,而她的身旁睡着一个半裸的男子。那男子睡得极香,脸上带着满足,唇角更是带着笑。

从今往后,自己就是他的女人了。从这一夜起,她便失去了她最宝贵的东西了。而身旁熟睡着的这个男人,她觉得很陌生。她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他的过去,以后的一切似乎都是未知的,但却又很清晰她要得到他的心,即使不能够让他言听计从,但也要做到能够影响他。她应该做得到的吧,赵婵想。

“睡不着嗯”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慵懒与疲惫。

“妾吵到公子了”声音甜甜,又有些惊惧。

“没有睡罢。”男子伸手将女子揽入怀中,不久就再次陷入了梦香。

女子第一次这般躺在别人的怀中,睡得很是不习惯,但又不敢乱动,怕吵着男子,便一直这般僵硬地躺着,直到天色有些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赵婵醒来的时候,现身旁的男子早已不见,而时间已是晌午时分了。人都道,冰雪融化的时候最是彻骨的寒。此刻的赵婵便有此深刻的体会,即使是缩在被窝之中,她也感觉到了冷意。

赵婵正欲坐起身来,才觉自己竟身无寸缕,而雪白的肌肤上那一颗颗粉红的“草莓”似乎在提醒她,昨夜生的一切。尝试着动了动身体,痛楚便由肌肤传至心里,令赵婵倒吸了一口气。罢了,权当还他救命之恩,而那浓浓的情意怕是从今往后都要深深地埋藏在心里了罢。赵婵苦笑。

“赵姬,可要洗漱”听到赵婵的声响,一年轻丫头自外间进来,言语之间颇为不敬。

“你是谁”赵婵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丫头。只见她一身标准的宫装,梳着简单的髻,

“我叫小安,你的贴身侍女”小安理直气壮,也不自称奴婢,眼睛里充满着不屑。小安想,她只一介舞姬,自己没有什么好忌惮的,得罪了更好,可以更快地离开这鬼地方。开玩笑,这里可是除冷宫之外最荒凉的地方了,她才不愿意多待呢

赵婵对这趾高气昂的小安没有什么好感,但也没有什么厌恶感。她知道在宫中生存的不易,更何况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这般恃强凌弱实属正常。赵婵没再说话,一双美目眨也不眨地盯着小安,神色十分淡然,似乎是要一眼就将小安看穿。

室内逐渐变得沉寂与压抑。一开始,小安还能够与赵婵对视,可慢慢的,她被赵婵看得毛,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一丝恐惧感竟然慢慢涌上了心头。突的,她竟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小安没有想到,眼前这坐在床榻之上的妖冶女子,即使只是这样淡然地盯着她,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上位者的高贵与冷漠。

“你,叫小安”见小安就这样直直的跪了下来,赵婵一点也不吃惊。在听舞阁,她见过许许多多如小安这般的女子,出身微贱,却自命不凡,恃强凌弱。而事实上,这样的人的表面上有多嚣张,内心就有多么脆弱。

“是。”小安带着一丝颤音。眼前这舞姬似乎不简单,那来自她身上的压抑感,让她不由自主地臣服。而这种感觉,她只在之前遇到的一个贵人身上见过。

“更衣。”赵婵不再多说她知道怎么驯服她。

小安似乎还有些惧怕,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又颤抖着服侍着赵婵穿好衣衫。接着又麻利地端来水盆,拧干毛巾,小心翼翼地递给赵婵。

待一切妥当,小安才稍稍松了口气。她心中明明带着不甘与不屑,可她行为却很不乖地出卖了她。

“我不管你以前如何风光,”赵婵坐在桌边,颇有架势这么多年在听舞阁的历练,倒也养出了几分主子的贵气。“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顿了顿,赵婵眉目微敛,不怒自威。

“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不屑于服侍一个舞姬。”

感觉到周遭的气氛再度变得压抑,小安心里又是一跳,赶忙低头,似乎是本能地想要掩饰。

“但你现在是我的人,只要你敢出卖我,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语气森冷。赵婵知道,这丫头,她必须收为己用,才好便宜行事。

恐惧感再度袭上心头,小安再度腿软。可这次她还没有跪下去,便被一双素手扶起。

“可只要你忠心,有我一口饭吃,便少不了你的一口。”赵婵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温和,丝毫看不出一刻之前,她还面露狰狞地威胁着眼前的小丫头。

“诺”小安对赵婵的转变摸不着头脑,却也只得低声道。只不过她算是明白了,眼前这女人,绝不是她能欺负的主儿。都怪那个该死的小太监,居然敢卖出这样的假消息,她得罪了领事公公,被派遣到这般冷清的地方已经很少憋屈了。如今还要被小公公戏弄,真是倒霉不行,回头她要好好找他算算账才是

赵婵将小安的表情都收入眼中,不再多说什么,便就此放过了小安,挥手让她退下。她知道,要让着丫头帮自己办事,还得慢慢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