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六章 惊艳全场

经过吕宅上上下下几十口人的忙碌,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壹小说1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打扮”好的吕宅已经显得分外美丽。园子中的每处花草也都经过了精心的打理,变得更加规矩整齐;屋檐下挂着红色的灯笼,显得很是喜庆。

不多时,只见一个俊秀男子自大门处走来,身后跟着些许小厮。那男子身影高大,着一身玄色袍服,虽有些破旧,但依旧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敬畏感。他皮肤偏黑,表情虽有些郁郁,但眸中却透着一股坚毅。

“异人公子不韦有失远迎,还望公子赎罪。”迎面走来的吕不韦深深一揖,连带着跟在他身后的张检也拘了一礼。

“先生何出此言异人不敢当,快快请起罢”异人忙扶起吕不韦。

二人又寒暄了几句,便由吕不韦领着异人进了吕宅大厅。只见榻前的小几上早已摆好酒水点心之类。二人刚落座,便有年轻美貌的丫鬟,或站在后方、或跪坐在榻边服侍。

“邯郸城的冬日很是严寒,不知公子可过得习惯”吕不韦开了口,似乎意有所指。

“比之咸阳,这邯郸的严寒到还有些不值一提,先生多虑了。”异人的回答也很巧妙。顿了顿,又举起酒杯,道:“异人有今日的待遇,还劳先生从中斡旋。异人敬先生一杯,聊表谢意。先生,请。”

“不韦不才,能助公子是不韦的荣幸。”吕不韦推脱着,却还是满饮了杯中酒。随即放下酒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道:“这等良辰美景,没有歌舞相伴倒是显得辜负了上天美德了。”

“哦莫非先生府上也开始养乐师歌姬了”异人打趣道。

似乎是为了印证异人所说,吕不韦当即“啪啪啪”击掌,从大厅两侧的屏障之后便响起了动人心弦的乐声。那乐生轻缓悠长,似泉水叮咚,又如耳边低语。

“先生好兴致”异人当即轻笑。

“公子见笑了。”

可就在此时,一窈窕身影赫然从天而降,伴着那乐声缓缓落在地面。女子着一身艳红,轻纱蒙面,别有一番神秘与妖冶的美。随着女子翩然落地,乐声突地一转,变得铿锵有力,而女子也随着乐声舞起来。脚尖轻点地面,一个旋转,红纱挥舞,便染红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眸,也吞噬了他们跳动的心。

榻上的男子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女子的身姿,心也随之跌宕起伏,不得安宁。

吕不韦见异人如此神色,知此事已成了大半,一颗悬着的心也落回肚中。只是,他没有想到赵婵居然会以这般形式出场,冷漠如他,也着实惊艳了一把。

随着编钟“咚”的一声,赵婵收起姿势,盈盈一福道:“小女子赵婵见过异人公子。”

可此刻的异人早已沦陷在那绝妙的舞姿之中,一时征愣,竟没有听到赵婵的问安。

赵婵见此,虽腹诽这异人道貌岸然,竟也有如此好色之时,真真是人心难测。但却也只得依旧俯着身子,保持着半屈的姿势。

其实也不能怪赵婵如此想,只是此次她的舞实属世间罕见,再加上她自身的功底极好、身姿曼妙,再加上此次她从天而降、轻纱蒙面,竟使得众人以为谪仙下凡,一时讶异、又一时惊喜,回不过神来。

“公子公子”良久,吕不韦轻唤。他没有想到赵婵的如此用心,竟直接“勾”了异人的魂去。

“啊”异人依旧有些回不过来。

“公子,赵姬”

“哦哦”直至此刻,异人才回过神来。又见那惊为天人的女子依旧半蹲着,心里很是过不去。忙道:“快快请起,坐罢。”

赵婵起身,随即便有机灵的丫鬟在异人一侧放下垫子,让赵婵安坐。

赵婵也不忸怩,干脆的坐在了异人身旁。

异人见如此佳人就坐在自己身旁,忍不住雀跃,一时竟语无伦次了起来。

“你你”说了半天竟不知要对此佳人说些什么。

“她叫赵婵”。吕不韦见此,心中很是满意。“赵姬,还不快褪下面纱,让公子好好瞧瞧你。”

“诺。”赵婵轻语,随即素手一挥,便将面上轻纱轻轻解下。面纱滑落,一张美艳至极的容颜便印在了异人的眸中,一声吸气声便在安静的大厅之内响起。

今日的赵婵妆容精致,配上一席火红长裙,原本素颜的清秀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在跳跃烛火之下,竟显得妖冶至极。

异人不自觉地伸出手,轻抬起她的下巴,依旧语无伦次:“真美”

“不知公子可喜欢”吕不韦唇角轻勾,漏出一丝邪魅的笑。这一刻他竟有一些庆幸,庆幸当初韦氏做出了那事。若非是她将这宴会延迟,赵婵想必也也没有充分的时间来准备今日的舞蹈了。不过也辛亏此次那赵王竟再次出宫冶游似乎是迷上了什么景致一般,让他再次有机会将赵婵送至异人身边。

对于吕不韦而言,他不需要辅佐一个有主见、很英明的,他要的只是一个可以成君成王的身份,一个可以受他摆布的身份,然后借由这个身份获得他想要得到的。而眼前的异人就是如此。眼下秦国太子病故,王位迟早传给次子安国君;而异人又是安国君之子。或许他不怎么受宠,但他眼中的不甘、急于求成就是他选择他的真正原因。

而他的棋子,他只要他们可以听话,在完成棋盘之前,他可以尽其权利去保护;而在棋子无用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所以他永远不会动情,更不用说被改变。

所以与其说,赵婵作为一枚棋子是悲哀,但是她作为一枚棋子却爱上了下棋的人才是真正的悲哀。而更可悲的是异人,表面上,他好像可以得到所有他想得到的,可是实际上他却什么都不曾得到。就比如王位,他可以成王,却将永远掣肘于吕不韦;又好比赵婵,他可以得到赵婵,却永远得不到她的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