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宸札记》正文 第五章 交易先行

夜已黑透,可那洁白依旧不愿错过这难得来人间走上一回的机会,继续在空中飞扬着、跳跃着。1吕先生站在窗前,眉头蹙起,似乎眼前的一切美好均不能打动他硬冷的心。

“吕先生,”站在他背后的男子终究是忍不住,了声。“考虑得如何这场交易再加上你那远房表妹。”自那日傍晚起,那抹红色的身影便时常浮现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那女子衣衫单薄,眼眸微红,却在他心中最软的地方刻上了无法抹去的痕迹,从此魂牵梦绕,似乎要一生羁绊。

许是冲动,在今日听到吕先生告诉他,那女子是吕家远房表妹的时候,他毅然地决定在这笔交易之上,加上这样的“筹码”。

“王某不才,虽已成家,但是王某保证,只要吕先生将令妹嫁与在下,在下必当万般疼惜,决不让她受半点委屈。”王翦有些心急,再度开口。

窗前的吕先生转过身来,鹰般的眸子深不见底。他盯着眼前俊朗的男子,就好像是要透过他的面容看透他的心一般。

半晌,他道:“好。”看着眼前的男子,此时竟没有一丝血战沙场的将军风范,反而是带着少年的意气风与轻狂。他之觉有一丝刺痛涌上了心头,让他再也无法忽视眼前男子的欢呼雀跃。

“不过,此事还是待大事已成之时,吕某再与将军详议罢”。吕先生道:“毕竟现在将军还在赵国。”

“好好好”似乎已经有温香软玉在怀,王翦忘乎所以,满口答应。又同吕先生寒暄了几句,乐呵呵地告辞离开。

吕先生看着王翦离去的身影,眼中闪过阴鸷。这个王翦太过狂妄,人还在赵国,就敢这么和他谈条件,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不过,此次自己助王翦回秦,并达成交易,已经是向自己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思及此,吕先生又不觉有些欣喜,至于赵婵,待他将她献给异人、木已成舟之时,还怕他区区王翦

日子有时候就像是火焰之上的雪花,稍纵即逝,今日已是腊八节了。真想在吕宅过年啊,或许可以再次看到吕先生的笑容呢。是了,她从很少见过他笑,唯一的一次是那次他救了她,对她说“跟我走吧”,那一刻,他的笑如春风般温暖和煦,让人想永远沉浸其中。只是那之后她便很少见到过他笑,就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赵婵任由自己的思绪徜徉于回忆之中,直到一小厮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赵姑娘,”那小厮嗓音低沉,语气却很是疏离。

“嗯”赵婵回过神来,一转身便看见了张检。她识得他。他本是吕先生的门客,有才华,有智谋,却甘愿做最卑贱的奴才,日夜看护着吕先生,忠心不二。

“主子请赵姑娘准备好。日子就定在三日后”

嘭赵婵感觉什么东西碎了一地。但却只是眼神空洞着,目视着前方。

而那张检早已经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一声声的呼唤。

“姑娘,姑娘,姑娘”是吕婆子。“姑娘何苦呢,不是早就知道这是迟早的事吗上次韦氏一事是侥幸,可这本就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事”

是啊,躲不过的。她自己何尝不知道:她不该心存着侥幸,也不该有所期盼与奢望。只是前一刻还在想象这他的笑,下一刻却被这现实击得粉碎,她的心还是忍不住地抽搐。

这世间有许多事情都是人力不可求的,就比如说别人的心、还有时光。

就如此刻的赵婵有多么希望不要离开他,又有多么希望时光停留哪怕一下下,让她可以多待些世间。

可终究那都是不可求的。

仿佛只在眨眼之间,三日的时光便从指间溜过。

这日的吕宅显得十分喧嚣,上至管事婆子,下至小厮丫鬟,从清晨起,便一直有忙碌的脚步与身影。

是了,这是他准备了这么久的宴会,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出现任何差错的。赵婵想着。

吕先生看着眼前杏眼微垂的女子,心想,以赵婵之姿,定能俘获异人的心,让那异人言听计从

“赵婵,我至今还记得初见时,你眼中的那份不甘。”吕先生感叹道。

“所以先生才从那些人手中救走赵婵吗”赵婵的心不自觉的漏跳了半拍。

“或许是吧。”

“赵婵也会永远记得先生那时所说的话。”还有先生那一日似能熔化所有坚冰的笑。赵婵在心中补充道,只是此刻的赵婵却忽视了吕先生眼中一闪即逝的愤恨。许多年以后,当赵婵回想这一刻时,才现自己所做的一切,竟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笑话当然这是后话。

“嗯,那就好。”吕先生顿了顿,突然又道:“当年和你一起逃难难的男孩,我一直在找。”

是小黑意识到这个,赵婵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若能寻到失散的小黑,也算是了了自己一桩藏在心头已久的心事他终究还是关心她的,她想。

“可寻到他”赵婵有些焦急。

“只是至今还没有找到”吕先生见赵婵面上的失望之色,又继续道:“不过你放心,我还会替你一直找下去。”

听及此,赵婵很是激动,当即福身一礼道:“多谢先生先生之恩,赵婵没齿难忘。赵婵也定不负先生所托。”

吕先生忙扶起赵婵。她还是这般重情重义,自己只稍微一提,便打消了他的顾虑。可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却浮现一张张狂的脸孔王翦如果这人和眼前的女子

“你”吕先生试探道:“和王翦很熟”

“王翦”当日只匆匆一面,赵婵却看出他出身不凡,便多留意了一些,故而便有些印象。只是令他不知道的是,为什么吕先生会问起他。虽有疑问,却依旧坦言道:“只机缘巧合,远远见过一面。先生何有此一问”

吕先生仔细的打量她的表情,不放过一个细节。良久才缓缓道:“没什么。只是随意一问罢了,你不用放在心上。下去准备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