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母狼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很快,它叼着几株翠绿的草回来,放在简宜宁面前。
简宜宁:……
止血的草药。
很名贵,很稀少。
他惊喜的瞪圆眼睛,甚至都忘记母狼一周前凶狠的样子,问它:“还有吗?你还能多弄几株这样的草过来吗?你看我是医生,医生出诊是要给钱的,你是狼没有钱,就多给我弄几株愈合草当出诊费吧。”
时莜萱,盛翰鈺:……
俩人扶额,无语。
这家伙是钻进钱眼里不出来了。
跟狼都讨价还价。
母狼仿若是听懂了,它像是离弦的箭一般窜出去,瞬间消失不见。
简宜宁给草药放在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用另一块石头砸烂。
另一边。
盛翰鈺和时莜萱从树上下来,虽然多费些时间,但俩人一起下来,过来给简宜宁帮忙。
草药砸烂。
简宜宁脱下自己T恤,这是身上唯一一件纯棉的衣服了。
他给T恤撕成一条条,准备一会儿做完手术包扎伤口用。
盛翰鈺生起一堆火,给匕首放在火堆上烤,消毒。
准备工作就绪,手术开始。
小白紧紧依偎在公狼身边,看的出来父子感情很好,小家伙把自己缩成一团,不敢看。
时莜萱给它抱开。
“嗷呜——”
它趴在时莜萱怀里,颤抖着身子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
像是小孩子一样的。
“小白别怕,你宁叔叔一定会治好你爸爸,别怕啊……”
匕首烤热,手术开始。
一切都很顺利,公狼虽然睁开眼睛,但眼中没有凶光。
它淡定的看着人类在自己身体上动刀子——子弹取出,带着血丝闪着金属特有的幽光。
“成功!”
简宜宁兴奋的大喊。
给狼做手术啊,谁能做到?
虽然不做医生很多年,但这段经历以后就是炫耀的资本,太有成就感了!
盛翰鈺把捣乱的草药敷在公狼伤口上,然后用布条包扎,全程公狼都老老实实没有动一下。
“完成,你站起来试试。”
公狼站起身,活动下四肢:“嗷呜——”发出愉快的吼叫。
小白一下跃到爸爸背上,父子俩很快跑远了。
母狼跟上,一家三口瞬间消失不见。
“不是吧不是吧?工钱还没给我,怎么就走了呢?卸磨杀驴,这些狼也太狡猾了吧?”简宜宁愤愤不平。
但盛翰鈺盯着刚才从公狼身上取下的子弹出神。
时莜萱和简宜宁都没注意,俩人在斗嘴。
时莜萱取笑他:“阿宁,我看你是钻进钱眼里不出来了,人家不是把工钱都给你了吗?怎么还要?”
他振振有词:“多新鲜,就这几株草药就够我的工钱了?我堂堂集团公司总经理,出诊费很贵的好不好?起码得多一些才够,这点太少了。”
这种草药,只怕除了白狼,别人根本找不到。
他们在森林里十几天了,连一株都没见到过!
简宜宁是学过医术,但本职是商人,商人当然不能做赔本的买卖,不管人在哪儿,都要把利益最大化!
时莜萱嘲笑他:“你这人,就是要死了都得打听好哪家棺材便宜,活该你发财。”
俩人斗半天嘴,然后发现盛翰鈺还在看着子弹出神。
简宜宁好奇:“翰鈺哥,子弹是金子做的?你一直盯着它看什么呢。”
盛翰鈺给子弹递给他:“你看这枚子弹,熟悉不?”
简宜宁接过看都不看,丢到一边,还嫌弃的擦擦手:“熟悉,当然熟悉了,我刚从小白爸爸身上取出来的,能不熟悉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