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虽然母狼眼里没有凶光,但万一它是伪装的怎么办?
念音说过白狼智商高,时莜萱担心老公有危险,不想让他下去。
盛翰鈺指着公狼对妻子道:“萱萱你看,那只公狼受伤了,我怀疑它是向我们求助。”
时莜萱:……
她也不知道老公是怎么回事。
小白那么萌,他不是要吃它, 就是吓唬它,反正这几天就没给小白好脸色。
那头公狼又凶又冷,看着就危险。
他却要去近距离看它是不是受伤?
“不行,反正我就是不让你去,太危险了。”劝说无效,时莜萱干脆双手搂住老公腰,紧紧抱住,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不允许!
“翰鈺哥你陪着萱萱,我去看看。”
简宜宁说着已经下去了。
俩人谁都没想到,当然也没来得及阻止。
简宜宁胆子小,平时连狗都怕。
他能主动凑近公狼,是给危险留给自己,安全留给盛翰鈺。
“阿宁,回来!”
时莜萱喊他,他回头笑下,笑容灿烂带着胆怯:“萱萱,如果我被吃了,你帮婉儿给我闺女们养大成人啊,别让她们被欺负。”
“我不管,你赶紧上来!”
晚了。
简宜宁抓着藤条几下呲溜到底,并且用匕首给藤条割断。
他紧紧握着拳头,一步步向公狼走去……
腿像是灌了铅有千斤重,每往前走一步都很艰难!
汗水顺着脸颊不停滴落,他太紧张了。
公狼,母狼盯着简宜宁。
他觉得它们随时都能对他发起进攻,然后瞬间把他拆吃入腹。
“别吃我,别吃我啊,我没,没有恶意……”
简宜宁看见公狼身上的伤口了,伤口貌似很深,还有鲜血顺着皮毛往下滴落。
但应该没有伤到内脏,否则它坚持不了这么久。
他试探着轻抚公狼受伤的位置,边摸边对它们解释:“我是医生,你受伤了需要治疗,现在我要给你查看伤口,你得保证我安全……”
盛翰鈺在树上看着,无语了都。
阿宁从小就是话痨。
他跟谁都自来熟,人缘也好。
只要不是特别讨厌,他就很快能跟对方打成一片。
简宜宁交际能力强,他是知道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家伙跟狼都能聊天!
聊的还挺好。
母狼貌似看出简宜宁害怕自己,主动走远了些,警惕的看着四周,担起警卫的职责。
公狼收起眼中的凶狠——它干脆给眼睛闭上了。
老老实实趴在那里,让简宜宁检查伤口。
小白不停的前后蹿,讨好的用头蹭简宜宁腿,奶萌奶萌的样子,确实让简宜宁紧张的心情缓解不少。
这一家子都通人性。
他仔细看过,还好。
伤口不是很大,但四周已经化脓感染了。
里面好像有东西。
简宜宁上学的时候学过医术,虽然不是很专业,但当个兽医应该足够用了。
他随身携带匕首,可以当手术刀用。
做手术之前,还需要做点准备。
简宜宁喋喋不休道:“小白爸爸,你身体里好像有子弹,我准备给你取出来,只有子弹取出来,身体才能好的快,不过取子弹的过程会很疼,我现在没有麻药也没有止血药,你只能忍着了,千万不能咬我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