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时莜萱刚准备脱口答应。
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婉儿懊恼签协议的情景,不行,不能随便答应,做人要言而有信。
虽然她猜到了,但还是问一句:“少主是谁?”
“少主是婉儿小姐生的小小姐,是当初她和族长签的协议定下的。”
简宜宁听到这句,立刻问念音:“你将我女儿藏在哪儿?马上把孩子还给我。”
“不行,我说的不算,这是婉儿小姐和我们族长定下的事情……”须臾她又加一句:“您说的也不算。”
在姬家,女人才是绝对的权威,男人根本没有发言权。
简宜宁怒:“你这是犯法,我的孩子没有我的允许没有任何人可以带走她!”
念音:“您说的是你们的法律,我不认,我只认协议,白纸黑字上写着的,我没做错。”
简宜宁气的不得了,但跟她讲不清楚道理,完全就是鸡同鸭讲。
盛翰鈺给他递眼色,让他冷静一点。
现在他们还被绑着,等得到自由再从长计议。
刚才他一直没说话,不动声色观察这里。
从始至终都只有面前跪着的女人自己,而没有出现第二个人,盛翰鈺怀疑这里除了她,根本没有别人!
如果是这样,就好办了。
夫妻俩用眼睛余光交换个眼神,彼此心领神会!
盛翰鈺阻止简宜宁:“阿宁你不要激动,她说有协议但我们没见到又不知道真假,你拿出来看看。”
他是想给这女人支出去,给简宜宁出主意。
但没料到,女人顺手从衣服里拿出协议,展开,双手捧着递过去让仨人看:“您们看下,我没有说谎,确实是族长和婉儿小姐决定的。”
简宜宁:……
“不行,我没同意。”
念音:“您说的不算,我只听族长的话。”
事情仿若陷入一个死循环,很快又转回来了。
时莜萱要求:“我要见你们族长。”
念音沉默。
她在犹豫,衡量,在想要不要说实话。
最后,她如实相告:“小姐,族长没在这里,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否则您们就是再聪明,也进不到这里来。”
“那让我跟你们族长通电话也行。”时莜萱又退一步。
念音继续摇头:“抱歉小姐,族长现在不能和您说话,她被坏人挟持了,我这次到江州是专门接少主回去继位,绝不能让姬家大权旁落。”
简宜宁再次激动:“神经病啊?你们能不能长点脑子,刚出生的孩子能继什么位?你们是什么国家,什么家族,原始部落吗,还有皇位需要继承?”
他开始努力的挣脱绳子,但绳子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看着普普通通却结实的很,根本挣不脱。
“是啊,我们是姬家,姬家富可敌国,一般国家的皇位是不换的。”念音认真脸。
简宜宁:……
他和这个很年轻,但却迂腐的女人没办法沟通。
如果是换成别人的事情,简宜宁也能保持冷静,但现在他做不到,因为被抱走的孩子是他的。
“您们等下,我要去看看少主醒了没有?到时间我会送您们回到地面上,以后请您们不要再来了。”这是不打算谈下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