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还有一个月总要有那么几天伺候姬英杰那个女人,更让他抓狂!
他对女人没兴趣。
否则也不会在当年守着时莜萱那个大美女,却彼此相安无事五年。
回想起那段日子,朱一文现在还是很怀念。
那五年是人生中最完美的五年。
时莜萱在幕后不为名不为利,也不图他这个人。
时莜萱利用自己的优势,在他需要钱的时候,就能在很短的时候为他赚到所有需要的数额。
她是一棵行走的摇钱树啊。
而他只需要给那对母女俩做表面上的丈夫和爸爸,为她俩提供一个能遮风挡雨的房子,就可以了。
至于他想做什么,他喜欢怎么玩,和谁玩,时莜萱一概不管!
多么完美的合作。
只是后来盛翰鈺出现,这一切就都改变了,他会落到现在的悲惨地步,全都是盛翰鈺造成的!
“盛翰鈺,我一定要弄死你。”朱一文眼中喷出怒火,一拳砸在墙上。
浴缸里的热水放好了。
水汽氤氲。
“亲爱的,达令,甜心……”
朱一文从浴室出来,早已经收起厌恶,换上另一幅嘴脸。
……
三天后。
族里召开长老会议。
会议室破天荒坐了个男人——朱一文。
千百年来,姬家家族都是女人说的算,像是这样重大的会议,男人根本没有权利参加!
但现在不一样。
朱一文手里有一张“授权书”。
“授权书”上面的日期是半年期。
上面写到: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族里的大小事务暂时交给朱一文全权处理,直到等她回来。
这份“授权书”还是半年前,姬英杰准备去江州的时候亲笔写下的。
她写的时候,只是为了让朱一文帮自己管理家族事务的时候方便些,避免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大权旁落。
只是她没想到,会有如今的一天。
如今,姬英杰躺在床上人事不省已经三天了!
三天前的晚上,前半夜是朱一文伺寝,后半夜又换了另外两名美男。
但清晨,太阳出来了,姬英杰却没有醒过来。
这几天,家族里和Q国所有的名医都被请来了,大家绞尽脑汁想尽各种办法,也没有给族长救醒。
虽然没就醒,诊断结果却是惊人的一致——马上风。
翻译成白话就是纵欲过度,累晕过去了。
这种事情不光彩,又事关族长不能往外宣扬,但后半夜伺候的那两个男人被秘密处置了。
没有人提要处置朱一文,原因很简单。
他在半夜被从族长房间里赶出来,就是因为他拒绝房事,还劝族长要爱惜身体。
为此,朱一文被罚跪在门外半宿。
当时他被罚跪,好多人都知道,但谁都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族长会昏迷不醒。
这么大个家族,每天需要处理的事情千头万绪,群龙不能无首,所以现在选出一个代理族长很有必要。
会议室里的人分成两派。
保守派要求在长老里选出一个人,当代理族长。
等族长病好后,再给位置让出来!
另一派以姬英杰身边的亲信为主,她们不想从长老里面选代理族长,主推朱一文做代理族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