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

盛泽融担心:“如果我们不回去,阿宁会不会有危险?”
兄弟俩在一起商量办法。
因为不知道简宜宁是不是在那些神秘人手里,所以离开,还是留下,都两难。
姬英杰盯着屏幕,见他们还不走,恨的牙齿咬的咔咔响。
婉儿已经给他们送回去了,还赖在我的地盘上不走要闹哪样?
对,他们应该还想要婉儿老公!
很快,她的猜测就得到证实。
盛翰鈺让请的工人都走了,只留下他和盛泽融。
兄弟俩拉起横幅,横幅上硕大的字体:放了简宜宁我们立刻走,保证再也不来了。
没有别人在,只有兄弟俩留下。
云交流。
姬英杰面上好看了些,看着屏幕也没有那么生气了。
天上乌云越来越浓厚,本来就还是晴朗的天突然就下起雨来!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要是还站在外面很快就会被雨淋湿,盛泽融建议:“大哥,不要在外面站着了,去车里躲一躲。”
“好”。
俩人钻进车里,赫然车座上端端正正放在一封和刚才差不多的信封。
上面是同样的字迹:盛翰鈺亲启”。
“大哥,你什么时候给信放进车里的?”盛泽融举起信封。
他没回答,而是从兜里拿出张一模一样的。
盛泽融没等他说话,自己就给信封拆开了,抖开信纸,上面只有几个字:江州第七医院。
“阿宁被送进精神病院了?”
第七医院是著名的精神病院,母亲一直住在那里,盛泽融对那很熟悉。
……
金婉儿醒来。
发现在自己家卧室的床上,床边围着一圈人。
有姐姐,大姑姐,婆婆……但没有老公!
“醒了。”
“婉儿醒了。”
“太好了,婉儿你醒过来了,吓死我们了。”
婆婆激动的哭出声音。
“阿宁呢?”
她醒过来第一句话问的是老公。
简怡心:“婉儿,你渴不?喝点水。”
她倒了半杯温水递过来,金婉儿一点不渴,而且看见白水,现在有点上头,说不上是什么原因。
“不渴。”她摇头。
“我怎么了?为什么你们都在这?”
金婉儿脑袋中一片空白,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被她忘记了,她越是想想起来,就越是什么都想不起。
“姐,我们不是约好一起去逛街吗?为什么我会在家里?”
时莜萱:……
她和简怡心沉的住气,但简夫人不能。
婆婆问:“婉儿,你已经失踪三天了,这三天你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还有你是怎么回来的?阿宁去找你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我失踪三天了,阿宁也不见了?”
金婉儿疑惑的看向三人,婆婆虽然各种不可理喻,却没有信口开河的习惯。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这点从另外俩个人脸上也能看出来。
突然,脑袋一阵刺痛。
“我的头,好痛!”
金婉儿抱着脑袋,感觉像是针扎一样痛。
时莜萱抱住她,让她不要想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简怡心给妈递眼色,让她不要再问。
简家是开医院的,这种情况多少也知道一些。
好像是心理师催眠后,故意删掉一段不愿意让她想起来的事情。
这时候不能逼问,只怕适得其反。
简夫人换了话题,道:“婉儿你一定饿了吧?你不饿肚子里的孩子也是要吃东西的,想吃点什么?想吃什么告诉妈,妈给你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