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这两个男人,一个是简宜宁,另一个是盛翰鈺。
昨天盛翰鈺和时莜萱在沼泽中做的一切,全都在她监视下。
那辆神秘消失的车,也是她派人给藏起来的。
她本意是想吓他们一下,让他们吃点苦头,以后就不会到这来找人了。
不过早上时莜萱发烧,她就给车送了回去。
时莜萱和金婉儿一样,都是姐姐的孩子!
虽然金婉儿是她选中的族长继承人,但时莜萱也不能伤害。
那个孩子小时候吃过太多的苦,现在不能再让她吃苦受罪了。
姬英杰没想到,时莜萱回去后一点没闲着,她自己来不了还给别人派来了。
而且过来就阵势不小。
男人不是都没有担当的吗?
为什么这两个男人不一样呢?
不过这两个有担当的男人,是自己俩个外甥女的老公,姬英杰也没有那么生气。
手下问:“族长,要不要我们再用点手段,给他们赶走?”
她阻止:“不用了,就这几个人发现不了我们的秘密,愿意找就让他们找去吧,随便折腾。”
中午。
热辣辣的太阳,明晃晃挂在天上。
阳光照在身上,像是针扎一般刺痛。
这个地方很特殊。
特殊的不只是各种难以理解的现象,还有天气。
早晚温差太大,晚上冷的能给人冻死,白天又能晒的人头晕!
“咣!”
跟在简宜宁身边的男人,突然毫无征兆的往后仰倒。
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额头不停冒出豆大的汗珠,看样子应该是中暑了。
“阿武,阿武!”
简宜宁急忙拿出水壶,拧开后捏住阿武下巴,往他嘴里灌点水。
“咳咳……”
阿武醒了。
他挣扎着要站起来:“我刚才没注意脚下被绊倒了,没事,我还能走。”
都这样了还能走?
简宜宁虽然寻妻心切,但也不能不给兄弟的命放在心上。
“躺着别动。”
他让阿武躺在芦苇上。
然后几个人就地取材,拔了些芦苇扎一个简单的遮阳棚,让阿武进去休息。
虽然只是扎个简单的帐篷,却也透支了全部的力量。
这样下去不行,恐怕没等找到人,大家就都会被晒晕了!
简宜宁道:“休息一下。”
几个人给随身带的食物和水拿出来,开始午餐。
出来找人不是郊游,带的食物自然不能在乎美味,在乎的只是热量。
人手一袋压缩饼干,干嚼。
包里带的水也不多了,但没关系,跑掉的那些人丢在芦苇荡里不少背包,背包里有水有食物。
压缩饼干真难吃,不过是真顶用。
一包饼干下肚,失去的力气就重新回来了。
吃过午饭,大家躺在芦苇荡里短暂休息,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没有,简宜宁很快就昏昏欲睡!
突然,有什么东西晃他的眼睛。
像是金属反射的光。
开始他没在意,但这个光点很奇怪,形状很熟悉。
他坐起身,顺着光亮看过去,只是一眼就愣住了——心脏“怦怦”跳的厉害!
简宜宁狂喜。
他爬起来,跌跌撞撞往前跑。
芦苇杆上挂着一条手链。
手链随着清风轻轻摇曳,像是在跟他打招呼。
他颤抖着手给手链拿下来,没错,这是自己在情人节送给妻子那条!
全世界独一无二,唯一的一条手链。
当初金婉儿撒娇对他要定制手链,说要唯一的,代表她是独一无二,和别人不一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