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跟着他一起来的,大多数都是简宜宁花钱请的人。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虽然这地方不太好,但只要钱给足够多了,照样有很多人争先恐后往跟着来!
有备而来,闹出的动静自然就比时莜萱和盛翰鈺大多了。
“婉儿,金婉儿,你在哪?”
“我是阿宁。”
“婉儿,我爱你。”
“婉儿,回答我!”
以上都是扩音器里发出来的声音。
简宜宁有备而来,他准备了几百个扩音器,全部都录上他的声音,在沼泽地里循环播放!
荒凉的沼泽地,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扑棱棱——”
受到惊吓的小鸟飞到天上,才发现悲催了——没有地方落。
十个人为一组,两个人为一队,整齐有序往芦苇荡里推进。
芦苇被成片成片的推倒。
……
监控室内。
姬英杰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齿:“可恶,这些可恶的男人!”
手下在后面惊慌问:“族长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必须马上阻止他们,否则您经营多年的事业就会毁于一旦了啊……”
“住嘴,呱噪什么?”姬英杰呵斥下属。
她嘴角扯出一丝嘲讽,自言自语:“这点小伎俩就想摧毁我的王国?做梦!”
……
沼泽地里。
“婉儿我爱你,我是……”
扩音器突然没有了声音,热闹的沼泽地重新安静下来。
不只如此。
人们发现割芦苇的镰刀突然不听使唤,有的突然变的很重,就像是地下有只手在往下拽!
有的人还感觉到手里的镰刀往两边使劲,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向右。
而自己左右的人明明没有伸手啊,并且大家也都是同样的情况。
寒风乍起。
吹在脸上像是刀子割一般的痛。
“鬼啊!”
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
“有鬼,快跑呀,晚就来不及了。”
有一个起头的人带头逃跑,后面立刻有更多的人附和,纷纷丢掉镰刀喇叭,逃跑了。
很快。
浩浩荡荡的人群跑的只剩下寥寥几个人——简宜宁和他心腹手下。
简宜宁对手下道:“如果你们也害怕,可以跟他们一起走,我不会怪你们的。”
手下纷纷摇头,表示要跟他一起留下来。
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
“谢谢。”
千言万语涌在嗓子眼,平时侃侃而谈,话痨一样的简宜宁,现在能说的只有一句“谢谢。”
生死之交,不过如此。
几个人没有退缩,继续前进。
他们还是保持刚才的队形,排成一排用木棍拨着芦苇细细的找……
扩音器不能用了。
镰刀也不能用了。
那就用木棍,好在木棍没有问题,没有被无形的力量摆布。
……
地下宫殿,监控室。
姬英杰盯着屏幕上的几个人,有点意外。
可恶,这几个人居然没被吓跑?
这个发现让她很不舒服,因为超出她一贯的认知。
姬家家族千百年传下的观念,都是女尊男卑,女人是高贵的,高高在上。
男人只配做最粗苯的活,是下等人。
除了在传宗接代还能用上男人,剩下就没有什么用了。
男人在她的观念中,向来都是猥琐,胆小,有力气没智商,有贪念没担当。
但短短的两天内,竟然有两个男人颠覆她的认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