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
盛翰鈺和时莜萱联系不上,家里乱成一团。
金婉儿失踪就够让人心焦,现在连盛翰鈺和时莜萱也联系不上,大家猜测他们会不会也被坏人绑架?
简夫人:“是不是婉儿是盛翰鈺和时莜萱绑架的?就是为了报复我!”
当初时莜萱生盛梓晨的时候,她因为嫉妒,和妹妹合谋给盛梓晨偷走。
现在她怀疑盛翰鈺是为了当初那件事情报复她。
简宜宁:……
简怡心:……
姐弟俩无语。
平时胡闹也就算了,在这种时候还胡搅蛮缠,姐弟俩对母亲都不想再多话,就连以后也不想理她。
“你能不胡说八道吗?”简父一贯的好脾气,但现在被妻子气的也发火了。
“来人,给夫人关进房间,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许放她出来。”
简夫人怒:“你疯了吗?都这个时候了还胳膊肘往外拐,你们听我说……”没有人听她说。
就连她引以为傲的一双儿女,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
她被佣人关进房间里,客厅终于清静。
……
金婉儿再次被关进最初进来的房间。
佣人没有像是前几次一样离开,而是留下来劝说:“少主,族长是为了您好,您答应跟我们族长回去吧……那些臭男人,我们那有很多,您想要多少要多少,要他们做什么都行。”
金婉儿:……
想要多少要多少?
她以为男人是物件吗?
多多益善。
“男女是平等的,我不明白姨妈为什么一定要东风压倒西风?”金婉儿问。
佣人像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震惊的瞪圆眼睛:“怎么可能平等?女人天生就比男人优越,臭男人们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是贱民,只配做最下等,最苦最累的活……”
“男女平等这种话,少主请您以后不要再说,尤其是不要当着族长的面说,族长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金婉儿:……
她又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话不投机半句多。
但这个人仿若一定要她接受自己的理念,滔滔不绝给金婉儿灌输“男卑女尊”的思想。
“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她不愿意听这些废话,问起有用的事情:“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怎么给我弄到这来的?和我随行的人都在哪?”
“您放心,他们都很安全,在他们应该在的地方。”
“族长神通广大,她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是我们族长亲自去给您接到这来的,这里是姬家在江州的产业。”
金婉儿:……
好吧,说了一大堆,和没说是一样的。
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打听出来。
佣人给食物端到她面前,道:“您还是吃点东西吧,您不饿,您肚子里的小少主也是要吃东西的。”
最开始进来的时候,不知道情况她没有胃口。
现在知道掠自己来的人是谁,金婉儿也感觉到肚子饿。
她说的对,自己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是要吃东西的。
金婉儿吃过饭,佣人端着盘子喜滋滋告辞:“少主您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了。”
“等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