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不远处有间低矮的小土房。
白天他们找人的时候进去过,房子里什么都没有,连窗户,门都没有。
是一间被废弃的,看鱼塘人住过的房子。
盛翰鈺指着小房子:“我们去小土屋住一晚上吧,总比露天强。”
“好。”
他扶着妻子站起来,俩人相互搀扶着向小土屋走过去。
手机现在能用的功能也就是手电筒了。
盛翰鈺在地上捡了几根芦苇拧成绳子,给手机栓在房梁上当灯用。
他让妻子在房子里休息,自己到外面去,不一会儿就抱回一大抱芦苇铺在土台上,让时莜萱坐在上面。
夜里寒露重,芦苇能隔凉保暖。
“你也过来休息下。”时莜萱给身边最好的位置让出来。
盛翰鈺没过去,而是在墙角翻找,边找边道:“我不累。”
“萱萱,你看这是什么?”他指着墙角,惊喜道。
时莜萱顺着老公指的地方望过去,只见墙角躺着几块黑乎乎的蜂窝煤,还有一只掉了耳朵的铁锅。
“锅能用吗?不会是漏的吧?”
有锅有灶还有煤,在这没有人的地方,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盛翰鈺对着光亮举起锅,很好,没有光漏过来。
“不是漏的,我去水边洗洗。”
洗干净就可以烧开水喝,俩人现在又渴又饿,但也没敢喝生水。
“还是我去吧。”
时莜萱挣扎着站起身。
虽然浑身还是酸痛的不得了,但刚才休息一会儿,力气恢复不少。
白天一直都是老公照顾她,忙个不停,她心疼。
“不行,水边太危险了,还是我去。”盛翰鈺拒绝。
“没事,我小心点。”
“那也不行。”
俩人僵持不下,最后一起出去。
盛翰鈺让妻子在岸边等着,他过去舀水。
“好,你小心点。”
“嗯。”
盛翰鈺答应着,边走边脱衣服。
时莜萱:……
“喂,你脱衣服做什么?不要到水里去,太危险了。”
时莜萱紧张的手心冒汗。
但老公没回应,而是一步步走到鱼塘里。
“翰鈺回来呀,老公你回来。”时莜萱声音都带了哭腔。
“不用担心,我水性很好的。”
盛翰鈺说完就一个猛子扎进鱼塘里,连朵浪花都没溅出来。
“老公!”
“翰鈺。”
时莜萱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十几秒后。
“哗啦啦——”
借着清冷的月光,她看见老公在鱼塘中间出现,才松口气。
盛翰鈺笑呵呵对妻子喊:“放心吧,我没事,中间的水干净一些。”
锅里舀了水,盛翰鈺顶在头上,一只手扶着,另一只手划水,慢慢往岸边游。
岸边的水里有不少漂浮的陈年芦苇,确实是中间的水更干净一些,但也太危险了。
妹妹还没找到,老公若是再出点什么事情,时莜萱就不要活了。
盛翰鈺终于游到岸边,她给锅接过来。
正要伸手去拉老公,盛翰鈺却返身又游回去。
他拿着自己衣服,拽住两边在水里接连兜了几下,然后给衣服两头系好,拖着游回来。
这次很快上岸,衣服扔在地上不停的蹦跶。
里面是一条大鱼,足有三斤重!
俩人煮了鱼汤。
吃饱喝足后依偎在一起休息。
虽然没有盐,滋味寡淡,但肚子里有了热的食物,身上也暖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