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每年都有大量的偷猎者到那片沼泽里去偷捕麋鹿,假扮成偷猎者进去救人再合适不过了。
这个主意很好,但盛翰鈺反对王勇带队。
“朱一文和他的手下好多人都认识你,你不能去,太危险了。”
本来副总统都准备答应下来,见盛翰鈺这样说也反对让王勇去,军队有的是人,完全可以另外派人。
王勇道:“你们要是想给人救出来,非我不可。”
“那个地方我去过,军队里的不会有人比我对那片地方更熟悉,你们放心,我会安全给人质带回来的。”
王勇执意要去,L国也确实没有人会比他更合适。
于是俩人同意,人手都是现成的,王勇自己用惯的手下。
副总统给他配了最好的装备,最先进的通讯设备。
只不过再先进也用不上,沼泽深处没信号,唯一远程的联系方式就是信号弹!
……
三天后。
王勇回来了,带着朱兴业的儿子。
小家伙身上脸上都是脏兮兮的,但一点没受伤。
对比下,王勇和他手下就惨多了。
王勇左臂受了枪伤,虽然缠着厚厚的纱布,但鲜血还是侵染出来。
他腿上也受了伤,走路一瘸一拐,好在还能走。
他手下的人减员了,出去的时候二十几人,回来不到十个人,也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可见当时交火的激烈程度。
“哥,这小家伙给你带回来了。”
王勇将怀里的男孩放到地上,随即他自己也倒在地上,晕过去。
“快,送医院,立刻送他们去医院。”盛翰鈺招呼人过来。
伤员都被送到医院,得到及时的救治。
朱兴业也从米国飞过来接儿子,父子重逢,喜悦的心情不用说,父子俩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盛翰鈺答应的事情,全部都做到了。
现在是朱兴业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临上飞机前,他和盛翰鈺拥抱告别,在他耳边道:“那笔钱一直都没有离开江州。”
“再见了兄弟。”最后握手告别,一只U盘塞到盛翰鈺手里:“你用这个就能给那笔钱取出来,请代我对您父亲说抱歉。”
“他是个好人,但不是个生意人。”
盛翰鈺笑笑,不置可否。
人质是救回来了,朱兴业一家四口团聚。
但可惜的是朱一文并没有抓到,也没有击毙,又被他跑掉了!
叛乱的头子被击毙了。
L国经过这么一场动荡,经济倒退,百业待兴。
齐副总统希望盛翰鈺能留在L国帮他,但他是外国人,从政是不可能的,经济上的事情都可以交给他做。
盛翰鈺微笑拒绝:“谢谢您的好意,但我的根在江州,我家人也都在江州,我还是要回到江州去的。”
副总统也没有强求,表示理解。
他在江州流亡的日子,没有一天不在想念故土,没有谁会比他更了解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滋味。
盛翰鈺留不住,但该给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
L国几个大的项目,副总统大笔一挥,都批在顶盛集团名下。
别人眼馋也没有用,人家后台硬,你能咋地?
……
江州机场。
一家人在机场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
大人还好,孩子们等不及,尤其是盛梓晨,不停的道:“灰机,灰机,爸爸,吃!”吃是盛梓晨永恒的话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