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朱兴业给当初为什么接近盛江。
接近他想要干什么,全都一五一十告诉他。
语气冷酷无情,字字诛心。
盛江彻底傻眼了。
他这些天来虽然过的很苦,但依然不愿意相信董事长是骗子。
然而他现在亲口承认了。
承认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骗钱!
那些夸赞他,给他建立信心的话不过就是洗脑而已,就是为了赢的他的信任。
朱兴业还在电话中嘲讽他。
大喇喇的嘲讽他是猪脑子,一团浆糊,不辨是非,好坏人分不出来。
真正为他好的人,他认为人家对他有所图。
而真想利用他,给他当猴耍的人正是朱兴业,偏偏他被自己骗成这样,还没有意识到……
最后盛江给电话摔了。
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硬气,给自己电话砸坏宣泄内心的愤怒。
“啊——”
盛江凄厉的嚎叫声,在客厅都听得到。
“妈,爷爷没事吧?”时然担心。
时莜萱:“我也不知道,应该……没事吧!”
她现在有点后悔。
后悔不应该不听老公的话。
盛翰鈺出国前,曾经叮嘱她,让她不要管这件事。
但最后她还是没忍住插手了。
万一盛江因为这通电话受刺激,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呢?
那她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时然:“妈妈,我想上去看下,可以吗?”
“可以,你去吧。”
时然做事情很有分寸,她能去看看正合适。
小姑娘转身“哒哒”往自己房间跑。
时莜萱:……
很快,她又从房间里出来了。
左手抱着一只存钱罐,右手拿着一只卡。
卡里是她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时莜萱给女儿在银行办了张儿童卡,让她自己保存,培养从小就会理财的意识。
“笃笃笃”。
“有人敲门,你别哭了。”
王颖好以为是儿媳妇过来,急忙给纸抽盒塞到老公怀里,让他擦眼泪。
但打开门,孙女站在门口。
“奶奶,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宝贝进来吧。”
王颖好往她身后看,确定只有孙女自己,稍微有点失望,但也只是一点点。
她关上门,回头看孙女已经到爷爷面前,歪着头看他:“爷爷,您眼眶湿了,是因为灰尘掉到眼睛里了吗?”
小姑娘人虽然不大,但知道给人留面子,这点做的比时莜萱要好。
“嗯,是啊,灰尘掉到眼睛里了。”盛江再无能,也没有到在孙女面前诉苦的地步,急忙掩饰道。
时然给手里的卡和存钱罐塞到爷爷怀里:“爷爷,我所有的钱都在这,您拿去应急。”
“不用不用,好孩子,我不能要你的钱……”
盛江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哗掉。
他说什么都不要时然的钱,并且也没脸提向时莜萱借钱的事情。
第二天。
盛江出现在公司,差点让暴怒的群众给他撕了。
他一声不吭的承受大家的咒骂,厮打。
很快,盛江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脸也肿的像是猪头一样!
不知道谁喊一句:“别打了,给他打死我们钱就更要不回来了,大家还得吃官司。”
暴怒的人们冷静下来,盛江虽然没在挨打,但大家给他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管他要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