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警方就凭这本日记给盛翰鈺带走,询问他和王冰冰之间,是否是情人关系。
盛翰鈺当然不会承认,根本没有的事情,承认什么?
不过日记上的笔迹确实是王冰冰本人写的,她又死在盛翰鈺的别墅里,这件事还真一时半会说不清。
盛家。
盛江和王颖好爆发一次激烈的争吵。
他给多年前那份断绝关系的声明翻出来,要用这份声明再次曝光,撇清和盛翰鈺的关系!
王颖好坚决不同意,明确表示你要真敢这么做,我就立刻跟你离婚,都撇清关系好了。
他振振有词:“你一个女人真是什么都不懂,我跟翰鈺撇清关系只是表面的,实际上我们可以悄悄帮他啊。”
王颖好不同意,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同意。
明着都不管,还悄悄帮?
别人可能会,但盛江不会。
他是一贯见事就躲。
但别的事情也就算了,这么大的事情还要躲,王颖好接受不了这么自私的男人。
果然美好只适合在回忆里。
回忆几十年都是很美的感情,一旦朝夕相处了,就发现毛病一大堆。
这次王颖好的坚持有了结果,盛江见状只能作罢。
这个主意是董事长给他出的,妻子不同意,他就想让董事长出面说服妻子,董事长说那就算了吧,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
看守所。
时莜萱好话说尽,希望能见老公一面。
但所长就一口咬定:“不行,不符合规定。”
她想用钱收买,不过递过去多少就被退回来多少。
后来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美琪打电话。
齐先生不知道找的什么门路,让她进去见到人。
盛翰鈺看见妻子,第一句话是:“老婆你相信我,我跟王冰冰一点关系都没有。”
时莜萱苦笑:“你可真行,现在你是杀人嫌疑犯,不说让我帮你想办法洗脱这个罪名,反而给我解释你和王冰冰没关系。”
“你是急糊涂了吗?哪边轻,哪边重分不出来?”
盛翰鈺:“我分的出来,我除了你没有别的女人,这是最重要的。”
时莜萱:……
夫妻俩见面后,时莜萱从看守所出来已经比进去的时候淡定很多。
……
一家位置幽静的茶馆。
满头银发的张律师比时莜萱到的时间还早。
时莜萱到了,带着歉意:“对不起啊张爷爷,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张律师是盛家老爷子生前最好的朋友,也是江州最著名的律师。
几年前他就已经退休,平常人就是有再多的钱也请不来。
老爷子听说盛翰鈺惹上杀人官司,没等别人请,他就给时莜萱打电话,主动请缨要求做盛翰鈺的辩护律师。
时莜萱求之不得。
她提前出来的,只是没想到堵车,反而迟到了。
“没关系,盛夫人请做坐。”
老爷子拿出一沓资料让时莜萱看,不愧是著名律师,所有对他们有利的,和不利的关键节点,老爷子都做了标注。
他的资料和时莜萱这两天做的事情,不谋而合。
她也从包里拿出一沓打印好的A4纸,双手拿着恭敬递过去:“您看看,这些东西有用吧?”
她手里的东西,有王冰冰在A国这两年接触过的男人名单,和暧昧对象的证言——好多人都能证明她根本没有记日记的习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