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现在事情闹到这一步,盛江只有挑事的能力,却没有平事的本事。
转而让自己给他收拾烂摊子,王颖好自信也做不到。
她实话实说:“恐怕是来不及了,俩人到现在都没回来,估计在一起呢。”
“啊?”
盛江傻眼了。
他一屁股跌坐到地板上,满脸都是生无可恋,喃喃道:“完了,这下完了……”
说谁,谁到。
楼下响起大门声,张妈和俩人打招呼:“先生,夫人回来了。”
“不行,我得藏起来。”
盛江惊慌失措,急的在房间里转圈,转了两圈,然后跪下往床底爬……
“那里藏不住人。”王颖好抚额,实在无奈,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于是盛江又爬出来,准备往衣柜里钻!
后脖领被老伴一把薅住:“你不用往里面藏,很快外面就会喊的。”
果然,张妈在外面道:“老爷,老夫人,开晚饭了。”
“你出去,就说我不在家。”盛江急中生智,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看你办的那些事。”
王颖好无奈,但也只能揽下来。
她出去到餐厅,小俩口和俩孩子都在。
本来计划好要说的话,在见到时莜萱后,她却说不出口了!
张妈是儿子心腹,下午他们回来张妈都是知道的,怎么瞒?
根本就瞒不住。
现在只能寄希望他们谁都不问。
但是……
盛翰鈺:“妈,爸爸怎么没来吃饭?”
时莜萱:“妈,爸爸是身体不舒服吗?”
她刚想回答“是啊!”
孙女时然的一句话,就给她想说的堵了回去:“我去看看爷爷。”
盛梓晨往椅子下面出溜:“姐姐等我,等我!”
时然:“你跑的太慢了,我还是抱你去吧。”
于是胖乎乎,软糯糯的盛梓晨被姐姐抱在怀里,走了几步放下——太重,抱不动。
改成背着的,又走了几步,再次放弃!
背着也重,还是领着走吧。
不管怎么样,俩孩子去叫了。
时莜萱笑眯眯看着婆婆,婆婆心虚低下头。
拖着行李箱十分硬气的出去,没多久又拖着行李箱自己灰溜溜的回来,这件事不管放在谁身上,都很难理直气壮的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时莜萱没有为难婆婆,也没有放过她。
“妈,下午发生的事情您知道吗?现在江州都快传遍了。”
王颖好当然知道是什么事情,却硬着头皮装不知道:“什么事情啊,我不知道。”
盛翰鈺不满的怼妻子下:“行了你,什么好事情你美滋滋的?我都觉得恶心。”
时莜萱:“那女人虽然叫的是你名字,但跟你也没关系啊,一下午你都和我在一起,我相信你你还怕别人说三道四吗?”
盛翰鈺:“我不是怕别人说三道四,而是她……在大街上那样,喊谁的名字不行?偏偏要喊我的名字!我能不觉得恶心吗?”
王颖好心头一跳。
她好怕儿子会问为什么喊他的名字?
但怕什么来什么。
盛翰鈺:“那女人脑子有病,你说都这么多年没见了,她大街上发疯为什么会想起我?哎!萱萱,你说她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她这么做?”
时莜萱没吱声,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婆婆。
王颖好低下头。
她现在也后悔下来到餐厅了,甚至她都后悔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