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盛翰鈺,你给我出来。”
“盛翰鈺——”
“盛翰鈺!”
时莜萱一间间寻找,边找边大声嚷嚷。
没有见到老公之前,时莜萱不会相信王冰冰的鬼话。
总统套房的房间实在是太多了,她已经找到第三个洗手间,依然没有见到老公踪影。
“时莜萱,你一定要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心里就不能有点数么?”王冰冰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
“啪!”
时莜萱回身,用尽全力又扇她一记耳光:“贱人,等我找到人再跟你算账!”
王冰冰的话,她一个字都不相信。
她和老公经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如果只是一张照片就能让她相信老公出轨,那也太天真了。
她是怕老公着了王冰冰的道,有危险。
……
靠近大门的洗手间。
透过“哗哗”的水声,盛翰鈺能听见有人在喊自己。
是萱萱。
酒店的隔音做的实在太好了,时莜萱扯着嗓子喊,盛翰鈺也只是隐约能听见。
他关掉花洒,声音稍微大了点,也更清晰。
……
“时莜萱你给我出去,这是我的房间,我不欢迎你……出去,听见没有?”
王冰冰见没有给她气走,开始慌了。
她明明给事情计划的很完美,但又出状况了。
她现在严重怀疑,自己跟他们夫妻俩都是八字不合,相生相克。
对付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每次都吃瘪,就连被验证过多少次都好用的招数,在他俩这都不好用。
“出去,出去听见没有?”
最后一个门没有被打开了。
时莜萱手握在门把手上,下摁,锁上了。
“咣咣!”
她开始敲门,边敲边喊:“盛翰鈺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
门开了。
盛翰鈺浑身湿漉漉的冒着寒气,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但一颗纽扣都没松。
“老婆,你听我解释……”
“你等会儿再解释。”
时莜萱转身,面对王冰冰,笑的邪魅。
“你要干什么?时莜萱我警告你,我是外籍人士,你打我是要引起国际纠纷的!”
王冰冰被她打怕了。
这女人还没有捉奸在床就打人,这样真是被她……王冰冰后悔没有给防狼喷雾带在身边。
“是吗?国际纠纷啊,我好怕呀……”她说是怕,脸上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时莜萱对外面击掌两下,十六带两个人进来了。
“给桌上的酒,给她灌下去。”
“不要,不要——”
她刚才只是虚晃着酒杯,并没有真的喝杯子里的酒。
现在被十六往下灌,可是实打实的喝下去,不喝也得喝!
“丢到大街上去。”时莜萱道。
没等王冰冰开口,十六一记手刀劈在她脑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萱萱,你什么都知道了?”
盛翰鈺不用解释了。
如果老婆只是吃醋来捉奸的,就不会让十六灌王冰冰喝桌上的红酒,但她是怎么知道酒有问题的?
不想还能好一些,但想到这点,体内那种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的燥热再次涌上来。
他一把拉起时莜萱就往外跑:“回家,马上!”
……
郊外。
盛翰鈺的劳斯莱斯孤零零停在土路上,车身在微微晃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